首頁 >> 社科關注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的邏輯要點
2020年01月31日 08:47 來源:《馬克思主義研究》2019年第9期 作者:陶文昭 字號

內容摘要:內容提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是個新概念,準確把握有四個要點。在理論邏輯上,這個新時代是特殊意義上的“小”時代,與原有時代概念既相聯系又有很大的區別,是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個階段。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是個新概念,準確把握有四個要點。在理論邏輯上,這個新時代是特殊意義上的“小”時代,與原有時代概念既相聯系又有很大的區別,是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個階段。在歷史邏輯上,這個新時代是“新”時代,與改革開放以來的新時期、新世紀、新起點既是前后相繼的,又有新的寓意。在過程邏輯上,這個新時代是“進”時代,進入新時代有比較鮮明的節點,是連續性與階段性相統一的。在使命邏輯上,這個新時代是“強”時代,具有全面豐富的內涵,最關鍵的是實現強起來的偉大飛躍。

  關 鍵 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新時代 改革開放

  作者簡介:陶文昭(1965- ),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人民大學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院副院長(北京 100872)。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是黨的十九大提出的一個重大論斷。無論在政治理論上,還是在社會生活中,十九大之后新時代這個概念使用頻率極高、范圍極廣、影響極大。這個新時代與馬克思主義時代理論是什么關系,與改革開放以來關于發展階段的判斷是什么關系,新時代究竟以什么作為標志、負載什么樣的使命等,都是理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的基本問題,卻也是還存在不少疑惑和爭議的問題。精準地把握這些問題,對理解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具有基礎性意義。

  一、理論邏輯之“特”

  探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首先和最自然的就是如何從馬克思主義時代觀來看這個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對馬克思主義的繼承和發展,黨的十八大以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新時代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個重要理論創新,必須放到馬克思主義發展的大視野中去研究。

  眾所周知,時代是一個常用而多義的詞。這樣的詞一方面豐富多彩,另一方面則可能是:多義意味著容易被混淆,常用則意味著經常被混淆。在時代問題上一直存在著視角、大小、長短等各種各樣的理解,而且與時期、階段等有微妙的區別和聯系。正是如此,時代問題是思想史上最容易出現爭議、最難達成共識的問題之一。每當社會有大的變化,對時代問題的議論就喧囂一時、爭論激烈、各執己見。19世紀末、20世紀初是這樣,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后是這樣,冷戰結束后、21世紀伊始還是這樣。正是如此,自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以來,在鋪天蓋地地使用新時代這個表述當中,也出現了一些對新時代誤用和泛化的現象,諸如張口閉口新時代,凡事貼上新時代標簽,并不是少見的。精確地理解新時代,無疑是理論和實踐的迫切需要。

  對一個概念的準確理解,正面要指出其“是什么”,反面則要指出其“不是什么”,兩者是相互關聯的。一般而言,指出其“是什么”比指出其“不是什么”要困難,這也使得指出其“不是什么”往往成為指出其“是什么”的開端。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史上,鄧小平在回答“什么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這個重大課題時,曾提出一系列“不是社會主義”的論斷,諸如貧窮不是社會主義、發展太慢也不是社會主義、平均主義不是社會主義、兩極分化也不是社會主義等等,首先將社會主義與這些“不是”實行切割。直到在視察南方談話中,鄧小平才最終完整地闡述社會主義本質。如何理解新時代,也可以遵循這樣的思路,首先將其與學術界常用的制度時代、技術時代、時代主題等作出區分,在比較中把握新時代的性質和定位。

  第一,新時代不同于制度時代。時代是一個狀態穩定的時間段。不同的狀態形成不同的時代,狀態發生變化,促使時代發生變化。對人類社會發展而言,最大的變化就是社會制度的不同。馬克思提出人類社會的五種社會形態: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和共產主義社會。每一社會形態都是特定的經濟基礎和與之相適應的特定的上層建筑的統一,都是人類社會發展的特定階段。馬克思有時也稱不同的社會制度為不同的時代。很顯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不同于這樣意義的大的制度時代。我們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同時我們強調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一以貫之,完全沒有社會制度變化之意。

  更進一步,新時代也不同于社會發展大階段的時代。一種社會形態延續的時間很長,依照階段性的質變可以分為幾個大的階段。對于資本主義,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曾將其分為自由資本主義階段、壟斷資本主義階段等,有時也稱為自由資本主義時代、壟斷資本主義時代。列寧著名的《帝國主義論》就是闡述資本主義從自由資本主義轉變為壟斷資本主義,進入了帝國主義時代。社會主義發展進程也可依照發展水平分為幾個大的發展階段。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實踐中人們作過這樣的嘗試,尤其是中國創造性地提出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是一個實現現代化、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階段,從20世紀50年代中期社會主義改造完成開始,延續到21世紀中葉,是一個以百年計的大階段。很顯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也不等同于這樣社會發展的大階段。黨的十九大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同時堅持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沒有變,這說明新時代不是初級階段之外的新時代,而是初級階段之內的新時代。

  如果說社會制度意義上的時代是大時代,一個社會制度內的大階段是中時代,那么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就是從中國實際出發的、一種特殊意義上的時代,也是更短的小時代。新時代的這個定性非常重要,如果將之混淆或等同于中時代、大時代,就可能引發邏輯上的混亂和理論上的沖突。

  要注重從變化的性質和幅度上把握大、中、小時代。不同社會制度的變化是最根本的變化,涉及生產關系、上層建筑的帶有根本性的變化,諸如所有制的變化、社會統治階級的變化等。社會主義代替資本主義就是這樣的大時代變化,公有制代替私有制,無產階級代替資產階級。同一制度內的大階段的變化,也是在所有制、統治階級方面有較大的轉變。從自由資本主義到壟斷資本主義,就是資本主義所有制形式有很大的變化,托拉斯等壟斷組織處于主導地位,國家統治階層有很大的變化,金融寡頭處于特殊的地位。這是中時代的變化。與這些時代相比,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的變化性質和幅度不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意味著發生較大的變化,如黨的十九大所指出的歷史性成就和歷史性變革,以及社會主要矛盾的轉化等。這包括生產力、生產關系、上層建筑都有一定的甚至較大的變化。沒有較大的變化,就無以稱之為新時代。與此同時,又不能夸大這些變化。總的來說,這些變化都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內的變化,都是初級階段內的變化,是小時代的變化。

  第二,新時代不同于科技時代。科學技術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動力。一般而言,有什么樣的生產力就有什么樣的生產方式,因此象征不同生產力的生產工具在一定意義上也可以作為劃分不同時代的參照。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非常重視從科技發展角度觀察社會,有時也用一些標志性的科技水平來指稱時代。馬克思曾說,“手推磨產生的是封建主的社會,蒸汽磨產生的是工業資本家的社會”,將標志性技術與社會制度聯系起來。恩格斯指出:“現在我們可以把摩爾根的分期概括如下:蒙昧時代是以獲取現成的天然產物為主的時期;人工產品主要是用作獲取天然產物的輔助工具。野蠻時代是學會畜牧和農耕的時期,是學會靠人的活動來增加天然產物生產的方法的時期。文明時代是學會對天然產物進一步加工的時期,是真正的工業和藝術的時期。”這里的“蒙昧時代”“野蠻時代”“文明時代”相并列,還有其他諸如石器時代、青銅器時代、鐵器時代等技術時代的稱謂。當今科技進步對一個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起到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因此以科技劃分時代有很多的說法。比如,曾經產生很大社會影響的未來學家阿爾文·托夫勒的第三次浪潮、約翰·奈斯比特的信息文明等,著名社會學家丹尼爾·貝爾的后工業社會、曼紐爾·卡斯特的信息時代等。尤其是信息技術的興起,人們對其改變社會寄予巨大期望,產生出許多關于信息時代的新提法。

  習近平多次從科技角度闡述農業時代、工業時代、信息時代等。“歷史證明,工程科技創新驅動著歷史車輪飛速旋轉,為人類文明進步提供了不竭動力源泉,推動人類從蒙昧走向文明、從游牧文明走向農業文明、工業文明,走向信息化時代。”當今時代,以信息技術為代表的新一輪科技革命正在孕育興起,互聯網等日益成為創新驅動發展的先導力量,深刻改變著人們的生產生活,有力地推動著社會的迅速發展。

  科技時代是主要從科技方面進行判斷,是一種單視角時代。很顯然,新時代不同于科技時代,新時代是一個全視角時代,是從社會整體作出的判斷,而不僅僅是或主要是從科技進步作出的論述。僅用科技這種單一視角,不能全方位理解新時代的豐富性和復雜性。

  要注意“科技時代”與“社會時代”的辯證關系。新時代作為對社會發展的判斷,當然也包含著科技發展的因素。一方面,科技發展成為新時代的條件之一。黨的十九大在闡述歷史性成就時就列舉了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和創新型國家建設的成就,諸如天宮、天眼、悟空、墨子、蛟龍等重大科技成果。另一方面,進入新時代要更加重視科學技術進步。新時代總目標是強起來,要求科學技術也要強起來。在黨的十九大戰略部署中對科技發展有很多新要求,諸如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建設科技強國、質量強國、航天強國、網絡強國、交通強國、數字中國等。

  第三,新時代不能混淆于時代主題。時代主題是社會主義發展中的重要概念。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上對時代主題問題曾有兩個著名的論斷:一是戰爭與革命時代。1924年,斯大林指出:“列寧主義是帝國主義和無產階級革命時代的馬克思主義。” 1939年,毛澤東指出:“現在世界是處在戰爭與革命的新時代,是社會主義革命勢力向上高漲與資本主義反動勢力向下衰落的時代。”二是和平與發展時代。中國改革開放之后,鄧小平于20世紀80年代明確提出“和平與發展”是當今時代的主題,這個基本判斷一直沿用至今。

  盡管“戰爭與革命”“和平與發展”嚴格來說是時代主題而不是時代,但有時這些話語也與時代混用。一般情況下,人們也知道其所指的意義,并沒有太多的歧義。但是,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出現之后,有必要對之作出精細區別。時代與時代主題并不是一回事。時代主題是在時代基礎上提出的,是時代問題的一個方面。時代主題中的時代,主要指的是國際大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是基于國內發展階段的論斷,而不是針對國際大勢的判斷。有些人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的論斷,簡單地套用到國際上也進入“新時代”,至少是不準確的,偏離了新時代的原意。正是如此,黨的十九大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同時指出“和平與發展仍然是時代主題”,這意在防止在新時代與時代主題上出現混淆。

  要注意新時代與國際大勢之間的關系。新時代主要立足于中國發展,同時也包含對國際關系的判斷。一方面,對外關系的成就和變革是歷史性成就之一。黨的十九大指出,十八大以來全面推進中國特色的大國外交,形成全方位、多層次、立體化的新的外交大布局。實施共建“一帶一路”倡議,倡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國的國際影響力、感召力、塑造力進一步提高。另一方面,黨的十九大對新時代國際關系發展進行了預判和部署,主要是:“三大”,即世界正處于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和平與發展仍然是時代主題;“四化”,即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社會信息化、文化多樣化深入發展,全球治理體系和國際秩序變革加速推進。與此同時,世界面臨突出的不穩定性不確定性,人類面臨許多共同的挑戰。中國將高舉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旗幟,推動建設相互尊重、公平正義、合作共贏的新型國際關系。需要特別指出的是,我們提出了“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一起,形成了國際國內的重大判斷,兩者之間的內在關系非常密切,需要進一步深化研究。

  第四,新時代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黨的十九大后不久,習近平在2018年1月5日的講話中指出:“黨的十九大作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這個重大政治論斷,我們必須認識到,這個新時代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而不是別的什么新時代。”這句話言簡意賅、意味深長,既指出新時代“是什么”,即“新時代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從正面闡述新時代的性質;又強調新時代“不是什么”,正如我們在前文中討論的,與包括制度時代、科技時代、時代主題等進行了切割,劃出新時代的邊界。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是一個完整的新概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是一般的修飾詞,而是對新時代的定性、定位。離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新時代而論新時代是不正確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改革開放以來黨的全部理論和實踐的主題,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一以貫之。在理解新時代時,我們須臾不可離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二、歷史邏輯之“新”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是黨的十九大對當下中國歷史方位所作的判斷。須知,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黨在不同時期對所處的階段有多種表述,諸如新的歷史時期、新的發展階段、新世紀新階段、新的歷史起點等。從歷史邏輯看,改革開放是一以貫之的,新時代無疑是這些重要判斷的延續,是對發展階段的最新表述。在詞義上,新時代與它們在許多方面是相同、相通和相近的,在有些場合是可以互換的。準確把握新時代,必須對這些都冠之以“新”的名詞進行歷史考察,對它們之間的異同進行細致的辨析。

  1.不同階段的話語變化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新的歷史時期”是最基本、最重要和最常用的表述。這體現在《鄧小平文選》中,體現在黨的十二大、十三大報告中,也為后來重要文獻所延續。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20周年時,江澤民指出:“這次全會,標志著建國以來黨和國家歷史的偉大轉折,開辟了改革開放和集中力量進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歷史新時期。”在30周年時,胡錦濤指出:“這次全會,實現了黨的歷史上具有深遠意義的偉大轉折,開辟了改革開放和集中力量進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歷史新時期。”

  黨的十四大之后,“新的階段”用得比較多。黨的十四大指出:“以鄧小平同志的談話和今年三月中央政治局全體會議為標志,我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事業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十四大之后則這樣表述:“鄧小平同志南方談話以后,十四大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目標,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進入新的階段。”“在鄧小平同志南方談話指引下,黨的十四大確立了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目標,推動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進入21世紀之后,“新世紀新階段”用得比較多。黨的十五屆五中全會明確提出,從新世紀開始,我國進入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加快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的新的發展階段。江澤民指出,“從新世紀開始,我國進入了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加快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的新的發展階段”;“為完成黨在新世紀新階段的這個奮斗目標,發展要有新思路,改革要有新突破,開放要有新局面,各項工作要有新舉措”。胡錦濤擔任總書記后指出,剛剛閉幕的黨的十六大,“從思想上政治上組織上為黨和國家事業在新世紀新階段的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今天,在新世紀新階段,我們黨要帶領人民實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奮斗目標,不斷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新局面”。

  黨的十七大之后,“新的歷史起點”用得比較多。在總結十六大以來歷史成就時,胡錦濤指出,新世紀新階段,黨中央抓住重要戰略機遇期,在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進程中推進實踐創新、理論創新、制度創新,“成功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堅持和發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全黨必須堅定不移地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帶領人民從新的歷史起點出發,抓住和用好重要戰略機遇期,求真務實,銳意進取,繼續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加快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完成時代賦予的崇高使命”;“我國發展已站在一個新的歷史起點上,我們面臨的發展機遇前所未有,面對的挑戰也前所未有”。

  習近平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指出:“改革開放40年來,從開啟新時期到跨入新世紀,從站上新起點到進入新時代”。這是對改革開放以來有關階段判斷的最權威、最經典的總結性表述,即新時期、新世紀、新起點、新階段。

  2.階段話語的主要考量

  用新時期、新世紀、新起點、新階段等話語表述既定的時期,主要有三個方面的考慮。一是政治考慮。時代話語具有政治性。這些話語首先是政治話語,不同政治時期使用不同的話語以示區分。二是發展考慮。社會發展的不同階段,用不同的話語表達。三是時間考慮。時代總是以時間為基礎的。重大的時間節點是自然的分界線,往往也是話語切換的契機。

  “新時期”的政治考慮凸顯。新的歷史時期以十一屆三中全會為起點,而1978年在自然年上并不是特殊的年份。就發展水平而言,1978年也不是明顯的階段節點。新時期的“新”,指的是工作重點的轉移、歷史性轉折,當然也是新的領導集體核心的確立。新時期曾比照“中國民主革命期間發生過的兩次歷史性轉變”,“在黨中央領導下,經過全黨上下的緊張努力,經過全黨同志同全國億萬人民的團結戰斗,我們終于實現了又一次歷史性的偉大轉變”。黨的工作著重點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這是我國歷史上的一個偉大的轉折”,“這是一個新的歷史發展階段的開端”。

  “新的發展階段”有政治和發展上的考量。在政治上,十三屆四中全會江澤民擔任總書記,并且鄧小平提出了“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第三代”等重要政治話語。在發展上,1992年初,鄧小平發表具有重大影響的南方談話,下半年,黨的十四大提出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大改革舉措。江澤民指出:“一九九二年鄧小平南方談話,是在國際國內政治風波嚴峻考驗的重大歷史關頭,堅持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理論和路線,深刻回答長期束縛人們思想的許多重大認識問題,把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推進到新階段的又一個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宣言書。”

  “新世紀新階段”的提法在時間上權重很大。世紀之交是一百年的時間節點,而這個新世紀也是一千年的時間節點。對于這個所謂的“千禧年”,世界各國都作了很多的文章,中國充分利用這個時間點也是很自然的。與此同時,這也是發展上的重要節點。中國在改革開放初期就提出了“三步走”的戰略,世紀之交正逢發展階段的轉換。21世紀之初,我們在完成基本小康的任務之后,提出了在21世紀頭20年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新目標,作為我們在新世紀新階段要奮力實現的目標。

  “新的歷史起點”側重于發展。早在改革開放之初,鄧小平就指出,“翻兩番還有個重要意義,就是這是一個新的起點”;“我們擺在第一位的任務是在本世紀末實現現代化的一個初步目標,這就是達到小康的水平。如果能實現這個目標,我們的情況就比較好了。更重要的是我們取得了一個新起點,再花三十年到五十年時間,接近發達國家的水平”。進入21世紀之后,我們完成了既定的發展目標,當然可以說是“站在新的歷史起點”朝著新的目標奮進。

  3.階段話語的使用閾值

  在話語的使用時限上,新時期使用最長,從改革開放之初一直使用到現在。乃至在黨的十九大提出新時代后,我們也在一些方面還繼續使用新時期,諸如做好新時期宣傳思想工作等。20世紀90年代使用新階段,指的是鄧小平南方談話和黨的十四大之后,延續到20世紀末。新世紀新階段,顯然是從21世紀開始的。新的歷史起點是在十七大之后經常使用的。新階段、新世紀新階段、新的歷史起點等話語,一方面有前后相繼的關系,另一方面它們之間有時出現交叉,一個時期中央重要文獻中幾個概念也同時存在和使用。

  在話語的覆蓋面上,新時期覆蓋最廣,我們在新時期的話語之下闡釋各個方面的問題,包括經濟、政治、文化各個方面的論述,很多時候都冠之以新時期。其他幾個重要的表述也有相當的覆蓋。比如,新階段主要用來修飾現代化和改革開放。新起點除了用于發展外,還有諸如:當前,祖國內地和香港的發展都處在一個新的歷史起點上;兩岸關系歷經風雨坎坷,站在了新的歷史起點上;西部大開發正處在新的歷史起點上。

  4.新時代的歷史闡釋

  新時代對應的話語就是改革開放以來關于新時期、新世紀、新起點,以及一定意義上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等。新時代與它們既有相同、相似之處,也有重要的不同和區分。

  新時代也是政治、發展和時間上的綜合考慮。在政治上,黨的十八大實現了最高領導層的交替,習近平擔任黨的總書記、國家主席、軍委主席等最高領導職務,成為黨中央和全黨的核心。在發展上,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取得了長足的進步,正面臨著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開啟現代化建設的新征程,是重要的發展節點。在時間上,我們已經和將要經歷改革開放40年、新中國成立70年、建黨100年等重大節點,這些時間節點無不負載重大的歷史使命。所以,新時代是從黨和國家事業發展的大局提出來的,是多重因素相互作用的結果。

  新時代的詞意極為鮮明。從中文本義上和人們日常感知上,時代應該是比階段更大、更長的詞。但我們提出的新時代,實質上指的是階段,而且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之內的一個階段,這與常識有一定的反差。之所以用時代這樣非常鮮明的詞,重要的是因為用“時代”能表達比以前更大的變化。尤其是時代是思想之母,新時代為理論創新提供更大的空間,對論述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顯得更契合、更有力。

  新時代的論述極為充分。改革開放以來,新時期、新世紀、新起點等雖然成為一個時期的重要話語,但在中央權威文獻中,并沒有對它們作集中的展開的論述。新時代則不一樣,在黨的十九大報告這種黨的重要文獻中作了全面的闡述,包括進入新時代、新時代的內涵、新時代的意義等。這樣集中的論述,在黨的重要文獻中類似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黨的十三大和十五大對其分別作了展開論述。并且,對比黨的十九大報告與十三大、十五大報告的文本不難發現,新時代展開論述的邏輯和形式與論述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是一致的。改革開放以來我們提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重大論斷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石。黨的十九大提出新時代,這一論斷同樣也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基礎。

  這里特別要注意新時代與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關系。新時代與過去的新時期、新世紀、新起點等話語一樣,都是對現狀進行判斷。而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對大的歷史方位的基本判斷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并且將之延續指向21世紀中葉。在這個很長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歷史過程中,必然會經歷若干具體的發展階段。改革開放以來各種有關發展階段表述的變化,都是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范圍之內的變化,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是我們討論新時代等表述的前提。新時代與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之間,總的來說還是“小”與“大”、“部分”與“整體”的關系。如同黨的十九大在闡述新時代時所特地指出的:“我國仍處于并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沒有變,我國是世界最大發展中國家的國際地位沒有變。全黨要牢牢把握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基本國情,牢牢立足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最大實際,牢牢堅持黨的基本路線這個黨和國家的生命線、人民的幸福線。”

  三、過程邏輯之“進”

  新時代是一個較長時間的過程。既然是過程,就有進入、發展、完成等階段,不同階段的特征會有所不一樣。黨的十九大報告的論斷是:“經過長期努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這是我國發展新的歷史方位。”這個論斷中的“進入”,非常貼切地標識了我們在新時代中的當下狀態。因此,“進入”也是我們討論新時代的焦點。“進入”作為一個動詞,指的是從一個階段到另一個階段的轉換。“新”是相對于過去而言的,從過去走來的。如同所有的時代轉換一樣,新時代之所以被稱為一個時代,必須有與以前相比的巨大變化,必有作為節點標識的歷史性時刻、歷史性事件和歷史性人物。

  1.新時代是基于歷史性成就

  新時代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的新階段,必有重大的發展成就為基礎。這個成就不是一般性的成就,而是與時代相配的歷史性成就;這個成就不是短時間的成就,而是與時代相配的長期累積成就。黨的十九大闡述新時代是從歷史性成就著手的。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了黨的十八大以來的五年是極不平凡的五年,取得了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歷史性成就。“極不平凡”“歷史性成就”都是烘托和支撐新時代的詞。報告列舉了成就的十個方面:經濟建設取得重大成就,全面深化改革取得重大突破,民主法治建設邁出重大步伐,思想文化建設取得重大進展,人民生活不斷改善,生態文明建設成效顯著,強軍興軍開創新局面,港澳臺工作取得新進展,全方位外交布局深入展開,全面從嚴治黨成效卓著。黨的十九大形容這些成就是“全方位的、開創性的”。所謂全方位的,就是全面的,如黨的十九大所列舉的包括但不限于十個方面的成就。“十”這個詞在中文里也有全面的意思。所謂開創性的,就是成就不是簡單的量的增加,而是前所未有的新領域、新增量、新質變。

  新時代的成就以什么時間段計算?可以選取的時間點包括:一是十八大以來的五年;二是改革開放以來的四十年。黨的十九大闡述的成就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的五年成就。從這個意義上看,新時代是從黨的十八大開始的。但要看到,歷史性成就也是改革開放以來累積的。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改革開放之初,我們黨發出了走自己的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號召。從那時以來,我們黨團結帶領全國各族人民不懈奮斗,推動我國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國防實力、綜合國力進入世界前列,推動我國國際地位實現前所未有的提升,黨的面貌、國家的面貌、人民的面貌、軍隊的面貌、中華民族的面貌發生了前所未有的變化,中華民族正以嶄新姿態屹立于世界的東方”。是“經過長期努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才進入了新時代的。這里面出現了兩個時間概念,即“改革開放之初”“經過長期努力”。很顯然,新時代的參照對象是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命題,是改革開放伊始的歲月。習近平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指出,現在我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制造業第一大國、貨物貿易第一大國、商品消費第二大國、外資流入第二大國,我國外匯儲備連續多年位居世界第一,我們迎來了“三個偉大飛躍”,即“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迎來了從創立、發展到完善的偉大飛躍!中國人民迎來了從溫飽不足到小康富裕的偉大飛躍!”

  2.新時代是基于歷史性變革

  如果歷史性成就側重于量變,那么歷史性變革則側重于質變。成就和變革都是新時代的重要依據,但成就和變革對于新時代的功能和意義并不一樣。一般而言,時代的躍升中既有量變、也有質變。僅有量變不足以進入新時代,質變往往是最關鍵的因素。歷史性變革對把握新時代具有特殊的意義。

  縱觀歷史上,大的時代都是與歷史性變革乃至革命緊密關聯的。世界近代史上,法國大革命開啟一個時代,十月革命開啟一個時代,新中國的成立開始了中華民族歷史的新紀元。這種關涉社會制度變革的大時代,都是與革命關聯的。一個大的社會制度內重大階段性變化的時代,也是與深刻的變革關聯的。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啟的新時期就是與“偉大的歷史性轉折”緊密關聯的。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新時代,一方面不同于制度變革的那種大時代,也不完全等同于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那樣的大轉折;另一方面,歷史性變革對新時代是非常重要的前提。在形式上,黨的十九大報告第一部分循例是對過去五年工作的總結,而這部分的題目是“過去五年的工作和歷史性變革”,歷史性變革出現在標題上,意味深長。報告指出,五年來我們黨“提出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出臺一系列重大方針政策,推出一系列重大舉措,推進一系列重大工作,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難題,辦成了許多過去想辦而沒有辦成的大事,推動黨和國家事業發生歷史性變革。這些歷史性變革,對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具有重大而深遠的影響”。變革中出現的新氣象無疑是新時代的重要標識。

  黨的十九大報告是將歷史性成就與歷史性變革融合在一起闡述的。如果將有關變革的論述系統總結一下,就有諸如:黨的領導被忽視、淡化、削弱的狀況得到明顯改變,發展觀念不正確、發展方式粗放的狀況得到明顯改變,各方面體制機制弊端制約發展活力和社會活力的狀況得到明顯改變,有法不依、執法不嚴、違法不究、司法不公問題嚴重的狀況得到明顯改變,社會思想輿論環境中的混亂狀況得到明顯改變,忽視生態環境保護、生態環境惡化的狀況得到明顯改變,人民軍隊中一度存在的不良政治狀況得到明顯改變,我國在國際力量對比中面臨的不利狀況得到明顯改變,管黨治黨“寬松軟”的狀況得到明顯改變等。這些具體的各個方面的變革匯聚在一起,就構成了“歷史性變革”。

  新時代的變革也體現為社會主要矛盾的轉化。社會主要矛盾是社會發展的重要指標。我們黨對社會主要矛盾的認識有幾次調整。1956年基本建成社會主義制度,黨的八大就主要矛盾作了這樣的判斷,即“人民對于經濟文化迅速發展的需要同當前經濟文化不能滿足人民需要的狀況之間的矛盾”。1981年,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對主要矛盾的判斷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黨的十九大報告的新論斷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是關系全局的歷史性變化,也是“歷史性變革”的重要體現。

  3.新時代的標志性節點

  時代是最直觀的衡量時間的詞,必有時間上的標志。在人類社會發展中,歷史時代與時間時代是辯證統一的,歷史事件總是發生在一定的時間。如果單純從時間角度看,一些時間容易成為時代的節點,比如自然時間的整數年代,逢十年、百年、千年等,千禧之年、世紀之交都是這樣的表述;又如歷史紀念時間,建黨、新中國成立、改革開放開始的重大年份。中國“兩個一百年”的發展目標,從時間角度就是考慮了建黨一百年和新中國成立一百年;還有發展目標的重要時間,全面小康、現代化目標的實現,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即將完成之際,我們迫切思考新征程;還有重大政治活動,黨的代表大會和重要會議等等,黨的十八大、十九大等都是近年重大的節點。

  與新時代關聯的還有許多重要事件的節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過程中,有許多反映部分質變和階段質變的節點。諸如,“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國防實力、綜合國力”進入世界前列,我們能找出相關的時間點。中國經濟總量2010年躍升到世界第二位,很明顯就是這樣的節點。其他節點,諸如天宮、蛟龍等是科技實力的標志,大型艦船、新型飛機等是國防實力的標志,也能找出對應的時間。

  新時代的進入點選擇在黨的十八大比較適宜。一是黨的代表大會是重大事件。在承平時期,黨的代表大會就是最重要的政治事件。因為中國共產黨是執政黨,是領導一切的黨,黨的代表大會是黨內最高會議,是決定重要戰略方針政策的會議。黨的十八大是最高領導層交接的會議,意義更為重大。改革開放以來,有關新時期、新世紀、新起點等,都與黨的主要領導交替有關。二是臨近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發展中的一個重要臺階,是實現現代化的重要階段。黨的十八大提出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將建設改為“建成”是很重要的。三是社會主要矛盾轉化。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對黨和國家工作提出了許多新要求,這也是新時代的因素。我們工作的重心從數量轉到質量上,突出地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2019年1月,習近平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六次會議上的講話中指出:“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是劃時代的,開啟了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歷史新時期。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也是劃時代的,開啟了全面深化改革、系統整體設計推進改革的新時代,開創了我國改革開放的全新局面。”這里直接講的改革,其實也可以作為整個新時代的說明。

  理解進入新時代的標志性節點,需要有辯證思維。有關時代的變化,有的存在一個明確的標志,有的則是一系列相互關聯的標志;有些有明確的節點,有些則顯得比較模糊。馬克思指出,“因為社會史上的各個時代,正如地球史上的各個時代一樣,是不能劃出抽象的嚴格的界限的”。列寧也指出,“兩個時代沒有被一堵墻隔開,而是由許多過渡環節聯系在一起”,“這里的分界線也同自然界和社會中所有的分界線一樣,是有條件的、可變的、相對的,而不是絕對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是“承前啟后、繼往開來”的時代。這個新時代是同一方向躍升的時代,而不同于那種歷史大轉折的時代。轉折性的時代,總能找到一些乃至一個關鍵的也是鮮明的轉折點。而同向躍升的時代,是階段性和連續性統一的,往往是量變與質變交織在一起。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過程中,有一系列漸進的節點。因此,在理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時,要辯證地將階段性與連續性統一起來。

  四、使命邏輯之“強”

  “進入”新時代,是“過去時”,因為我們已經進入了;新時代“是什么”,是“進行時”,因為我們正處在新時代;新時代“要干什么”,則多有“將來時”的意味,因為我們正朝著既定的目標奮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使中國的發展站到一個更高的歷史方位上。如果說歷史方位回答“處于什么階段”的問題,那么歷史使命就是回答“實現什么目標”的問題。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任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中國共產黨矢志不渝的歷史使命,新時代最突出就是“強起來”,我們所要做的就是如何“強起來”。

  1.“強起來”的使命

  新時代是貫穿黨的十九大報告的基礎性論斷。一是新時代出現在報告的大標題上,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大標題對整個報告具有統領性。二是新時代出現在報告的主題詞中,即大會的主題是: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不懈奮斗。三是新時代出現在報告的二級標題上,如第二部分的“新時代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使命”、第三部分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基本方略”等。四是新時代在報告的全文中出現了37次之多。報告中的新使命、新思想、新征程、新戰略、新黨建等,都是建立在新時代的基礎之上的。

  “強”是新時代最突出的要求。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對新時代作了展開論述,這包括“五個是”“三個意味著”。“五個是”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發展、人民生活、民族復興、世界影響等方面闡述了新時代是什么;“三個意味著”從民族復興、社會主義、世界影響等方面闡述了新時代的意義。總覽黨的十九大的論述,新時代最關鍵的就是“強起來”。“三個意味著”中,第一個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意味著近代以來久經磨難的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迎來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光明前景”。以新時代的“強起來”,強烈地對比過去的“站起來”“富起來”,這也成為闡述中國共產黨奮斗歷史的一種新的邏輯范式。“五個是”中也直接提出,新時代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而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時代。我們過去確定的21世紀中葉的奮斗目標是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十九大則提出到21世紀中葉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這樣在總目標上也突出了“強國”。十九大報告還在各個方面突出了“強”的要求,文字上直接出現了12個強國目標,諸如制造強國、科技強國、質量強國、航天強國、網絡強國、交通強國、海洋強國、貿易強國、文化強國、體育強國、教育強國、人才強國,以及一流企業、一流大學、一流軍隊等。

  2.“強起來”的部署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是我國發展新的歷史方位。所謂發展的歷史方位,就是我們從哪里來、現在何處、朝哪里去。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是新時代的總目標。而如何實現強起來的目標,黨的十九大作了方方面面的戰略部署。

  強起來的思想要強。恩格斯說過:“一個民族要想站在科學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沒有理論思維。”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階段,需要而且也產生偉大的思想。思想是行動的指南,新時代需要新思想,新思想指引新時代。新時代提出了堅持和發展什么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怎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大課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在理論和實踐中系統回答了這個課題,創立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包括“八個明確”“十四個堅持”等核心內容。什么樣的時代,就有什么樣的思想。新時代是“強起來”的時代,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強起來”的思想。在新時代的歷史時空中,我們要觀察時代、解讀時代、引領時代,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時代化,不斷開辟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21世紀馬克思主義新境界。

  強起來的步驟要明。任何目標都是既定時限的目標。達到了既定的目標,出現階段性變化,就要規劃下一階段的目標。新時代是一個較長的過程,強起來要一步步實現。改革開放以來,我們確定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總的奮斗目標,這就是實現現代化、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在這個總目標下,每一個階段都有具體的目標,這包括提出了溫飽、小康、現代化的“三步走”戰略,21世紀提出了21世紀前20年實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戰略。新時代我們對未來的發展目標作出了分兩步走的更為具體的安排:即第一個階段的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第二個階段的21世紀中葉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新時代我們對既定的總目標豐富了、提前了、提高了,即“五位一體”總體布局豐富了現代化目標,基本實現現代化的目標從21世紀中葉提前到2035年,對21世紀中葉的目標提升到“強國”。

  強起來的方略要強。新時代要對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和生態文明建設“五位一體”統籌推進,還要對國防和軍隊、“一國兩制”和祖國統一、統一戰線、外交等各方面重要工作進行全面部署。黨的十九大以新時代為基礎,對各個方面工作作了新要求。在經濟方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在政治方面,健全人民當家作主制度體系,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在文化方面,堅定文化自信,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繁榮興盛;在社會方面,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在生態方面,加快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建設美麗中國;我們還要堅持走中國特色強軍之路,全面推進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堅持“一國兩制”,推進祖國統一;堅持和平發展道路,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些具體戰略有機融匯成現代化建設的總戰略。

  強起來的政黨要強。中國共產黨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中處于極為重要的地位。辦好中國的事情,關鍵在黨。治國必先治黨,治黨務必從嚴。黨和人民事業發展到什么階段,黨的建設就要推進到什么階段。強國與強黨是一體的,沒有黨的堅強領導,不加強黨的建設,就不可能實現強國的目標。因此,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黨的建設一定要加強。“我們現在所處的,是一個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的時候,是一個愈進愈難、愈進愈險而又不進則退、非進不可的時候”,打鐵必須自身硬,強起來必須毫不動搖地把黨建設得更加堅強有力。黨的十九大提出了新時代黨的建設的總要求,將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不斷提高黨的建設質量,把黨建設成為始終走在時代前列、人民衷心擁護、勇于自我革命、經得起各種風浪考驗、朝氣蓬勃的馬克思主義執政黨。

  參考文獻:

  [1]《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2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年。

  [2]《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三十講》,北京:學習出版社,2018年。

  [3]王偉光:《唯物史觀大的“歷史時代”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馬克思主義研究》2019年第1期。

  [4]李慎明:《科學判定當今世界所處的時代方位》,《紅旗文稿》2019年第1期。

  [5]《我們依然處在馬克思主義所指明的歷史時代——訪中國社會科學院黨組成員、當代中國研究所所長姜輝》,《馬克思主義研究》2019年第1期。

 

作者簡介

姓名:陶文昭 工作單位: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规则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