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爭鳴 >> 落墨文池
上學記
2020年01月31日 02:10 來源:文匯報 作者:程旸 字號

內容摘要:我在中國人民大學附中念的書。六年之間,每天從北京學院路北段教育部某小區騎車到學校,早晨六點半出發,下午四點多返家,風雨無阻。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我在中國人民大學附中念的書。六年之間,每天從北京學院路北段教育部某小區騎車到學校,早晨六點半出發,下午四點多返家,風雨無阻。這番情景,讓我想起原先讀過的何兆武先生的《上學記》。

  何先生家住北溝沿,現在叫趙登禹路。對面街上有個小商鋪,賣油鹽醬醋,有時也賣青菜。一個掌柜,兩個學徒,總是這三個人。當時是土路,經常有趕大車的人從鄉間來,一進門掏出兩個銅板,說:“掌柜的,來兩口酒。”掌柜的就把一杯酒,一盤花生,一起移到他面前。北圖以前在北海西側,星期六下午沒有課,他就從家里騎車十幾分鐘,到北圖借書。北圖環境不錯,周圍是柏油路,騎在上面便發出沙沙沙的聲音。等考上北師大附中,騎車花在路上的時間可就多了去了。

  每天清晨六點從家里出發,經北京科技大學南門,左轉至北航東門,在學知路口再右轉,就到了知春路,路上大約要花半個小時,是距附中最近的一條路線。如果從科技大學西門拐到地質大學、北京語言大學,要經五道口、清華南門、北大東門,路上大概要多花二十分鐘。因為每天急于趕到學校上第一節課,所以不敢玩心太大,選擇后一條路。不管怎么說,我走的兩條線,都算是 “學院之路”了。著名的八大學院——北京鋼鐵學院(1988年更名為北京科技大學)、北大醫學部、地質學院、石油學院、礦業學院、農大、北林和北航,分布在兩旁,“學院路”的地名便由此而來。更不用說學院路附近的北大、清華、人大和師大四大名校了。

  原以為民國時的小學中學,是一路玩著讀書的。經讀何先生的《上學記》,卻發現完全相反,那時念好中學,也是十分辛苦的。人民文學出版社2016年版該書27頁寫道,小學三年級的英文老師極其嚴厲,每天須默寫十個生字,寫不出來不準回家,錯多了還要打手板。23頁又記述,他上中學的主課是國文、英文和數學三門,“那是真正吃分的”。上學的那一輩學生中,除了極少數有家學淵源外,絕大多數的古文根底都不行。每天不僅要學古文,而且還要寫文言文作業,可是苦極了,想不及格不容易,但拿高分也別想。更何況何先生的兩個姐姐,一個上北大經濟系,一個考上了化學系,這就更令他在整個中學階段過的是如履薄冰的日子了。所以,寫去北海國圖(1998年12月12日,北京圖書館更名為國家圖書館)借書,一路上騎車飛奔的情景,大概是苦中作樂了。

  1997年我上人大附中時,附中已躍升為海淀第一中學,排名在清華附中、北大附中之上,在北京僅次于赫赫有名的四中,也即過去的男四中。人大附中有兩個重點理科班,學生的目標沖著北大、清華。我在文科班,幾個文科班也是人才濟濟,有很多是人大、北大、清華和中科院的子弟,同學之間的競爭處于白熱化狀態。從學院路騎車到附中,路上三三兩兩的附中學生,也許都是懷著一種直奔戰場的心理吧。何先生從小學到中學,始終處在動蕩年代。上中學時抗戰爆發,他還跟家人從北京逃回湖南岳陽老家,有一段避居鄉下的日子。身處和平年代的我是幸運的,雖然課業負擔重,我那時的心情,是明朗的。

  學院路一帶的春天,是在綠樹成蔭的環境中靜靜地過去的。從家里七拐八拐到學校,仿佛是從一個幽靜的公園里穿過去的。在冬天,北京有時白雪皚皚,從十八層家里的客廳,可以望見二十幾公里之外的西山,是白茫茫一片,不過,卻是雄偉肅穆的風格。騎車在天冷路滑的學院路,有時候要避汽車、行人,然而那時候外來人口不多,每逢路上人少,也可以放開飛速前進,只要不滑倒就好。一個十幾歲少年,就在這四季分明的轉換中,成長著,思索著……終于有一天,走完了漫漫的中學路,考上了大學。

  2019.12.11

作者簡介

姓名:程旸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賈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