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爭鳴 >> 落墨文池
一泡巖茶的氣質
2020年01月31日 00:14 來源:文匯報 作者:蔣雪孩 字號

內容摘要:很多年以前,我看過這樣一張照片:在一處喀斯特溶洞內,巨大的石灰巖互相擠壓,拱若穹隆,其下空曠寬廣,而洞頂處簇擁的巨巖百密一疏,留出了一處天窗似的口子。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很多年以前,我看過這樣一張照片:在一處喀斯特溶洞內,巨大的石灰巖互相擠壓,拱若穹隆,其下空曠寬廣,而洞頂處簇擁的巨巖百密一疏,留出了一處天窗似的口子。正午時的陽光通過那袖珍的窗口凝聚成一根光柱穿透黑暗,直直射向地面,在洞底形成一塊炫目的光斑。站在光柱的范圍內仰望,頭頂是藍天白云和燦爛艷陽,洞中的黑暗在鮮明光柱頗有氣勢的襯托下一時間顯得無所遁形起來。黑黢黢的洞穴中,唯獨沐浴在光中的部分清晰可見。

  那張照片因細膩地還原出了當時當地景象的視覺和質感,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壯觀的山巖溶洞和璀璨的光柱相輔相成,混合出一種奇異且脫俗出塵的靈氣。如今,那種鮮活的感受被再度喚起,映在盛著石乳茶的白瓷杯里。

  托大紅袍、肉桂、水仙、北斗等武夷名叢的福,我對巖茶的體系并不陌生。但也正是因為和它們有一些“交情”,才更明白巖茶的品種之多和分類之繁。武夷山素以丹霞地貌聞名于世,地形有“三十六峰,七十二洞,九十九巖”之說。且氣候環境獨特,土壤有機質含量極高,“巖巖有茶,非巖不茶”絕非浪得虛名。只是對于茶客來說,試圖嘗遍大大小小近千種記錄在冊的巖茶絕非易事。

  第一次喝石乳的時候并沒覺得有多新奇,因為我喝過的巖茶品種幾乎都來自正巖核心產區的“三坑兩澗”,自然生態環境極佳,理論上出產的是品質最優的武夷巖茶。石乳也不例外,它產自慧苑坑及大坑口一帶,產量相較其他名叢少。石乳不論外形的觀感還是茶湯的口感都給人一種難以言明的距離感,后來我才意識到,那或許是山岳無窮無盡延伸般的感覺。

  如果只能用只言片語來評價石乳,那么我會說它是一種可以催生人各方面體驗的茶,好在我有足夠的篇幅隨心所欲地表達對它的喜愛。泡開前的干茶葉修長纖細,色呈近墨般的深褐,堆在杯底龍蟠虬結,待葉子泡開之后反倒條條分明。

  我總愿意把品茶的時段選在陽光甚好的午后,石乳則尤其適合這種非常具有印象派觀感的氛圍:比如滾開的沸水閃著水晶般的光澤下墜到蓋碗中,濺出的水滴好似小而碎的筆觸,呈現出當下動態場景的真實光感和顏色——瑩白色的茶具、紅調焦糖色的清澈茶湯、褐綠的厚實茶葉,自然還要配合老蔣倒水和我品茶的動作。我們像是觀眾,卻又確實參與到了那個瞬間之中,借開水擁抱住杯中茶葉那樣的姿態,得以窺見悠悠歷史長河中的水文。

  石乳的香味濃郁大氣,茶底韌勁強,泡上七八輪馥香仍存。更讓我驚喜的是它的口味有種“重巒疊嶂”的清晰層次感:初入口時甘潤醇滑的茶湯甚燙,但烘焙感極強的木質烤香已經迫不及待地竄入鼻間。隨著沖泡次數的增加,木香的余味里還伴隨著悠遠的花香和清爽的果香。石乳的茶湯有一種收斂的甜味,過喉時甘甜尤甚,幾巡過后則回甘異常明顯。

  曾見一些茶客把石乳之香形容成茶如其名的“乳香”,我雖沒發現它在味道上和真正的奶有什么關聯,但它的韻味之濃之醇之厚,倒真和鮮奶有幾分相似——顧名思義,石乳就是由巖石孕育而生、從石縫“榨”出來的精華。它浮于舌苔之上,留下久久不散的鮮靈余韻,其氣質既有嶙峋巨巖的厚重,又有山澗溪流的清秀,可謂剛柔并濟。

  石乳的資料和它的產量一樣,都不算多。根據宋元時期史料的記載,石乳曾貴為御茶,與龍團鳳餅茶同列上品北苑貢茶。宋朝茶典《宣和北苑貢茶錄》有“……有一種茶,叢生石崖,枝葉尤茂。至道初有詔造之,別號石乳”的記載。經過千余年的興衰變遷,貢茶推陳出新,制作工藝不斷衍變,石乳一度銷聲匿跡。現在的石乳茶是否和之前的品種一脈相承,也不得而知。于是,我當下品嘗的石乳以相對神秘的姿態構建出了一種微妙的語境,為啜飲入口的茶湯帶來不同尋常的密度——仿佛每一口都充滿了數量難以估量的物質——那是失而復得的韻味,是與當下情緒和精神與美感體驗相呼應的生命的填充。

  不管有沒有喝過好巖茶,人們似乎都愛提及“巖韻”,喜歡用“韻”來概括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可以任意彌漫飄散開的口感與感觸。和其他上品巖茶一樣,石乳的“巖韻”之所以濃厚悠長,得益于武夷山優越的大環境,山的庇護厚重而久遠,古風古韻的古典味道就這樣自然而然地產生了。

  當人們更多地把“巖韻”的有無和茶樹品種、自然環境、栽培管理以及制作工藝等條件聯系起來的時候,我很想再為巖茶“巖韻”的形成加上一條歷史的意義,因為“巖韻”源自飄散著芬芳的“時間”本身。它更是一種飽滿的精神,把山、巖和水的力量聚合在一起,共同成就武夷巖茶獨有的“巖韻”,婉轉卻有力。

  看看石乳的湯色,那是丹霞的顏色。在流水和風力的溶蝕和侵蝕作用下,平坦的紅色砂礫巖層分割、斷裂或崩塌成陡崖及孤立突出的山峰和高地。曾經的巖石在相當長的日子里化成了石崖肌理中的泥土,而石乳就在這些石縫間自由生長。“似水流年”在石乳的語境里被還原成了它字面的本來意思,沏開了巖石也泡開了葉子,所以溶化在醇厚茶湯里的當然還有巖石的自言自語。所以“巖韻”之外更顯玄妙的“巖骨”,借著“內外兼修”的石乳其實也不是那么難以理解。在石乳的生長環境中,一切存在于自然中的角色都擁有自己的語言,它們組成了天然的風化與教化,共同成就了綿密的“巖韻”和威儀的“巖骨”。所以好巖茶對感官的刺激性和后味的收斂性絕非聳人聽聞,畢竟那亦是山巖氣質的具象化表達。

  拉赫瑪尼諾夫于1893年編寫過一部名為《巖石》的交響詩致敬俄國作曲家尼科萊·里姆斯基-科薩科夫。作為音樂和文學作品結合的直接產物,《巖石》引用了俄國浪漫主義詩人米哈伊爾·萊蒙托夫的同名詩作“在巨巖的胸懷之上,金色的云于夜晚安眠”和契訶夫的小說 《歸途》。整部作品受到柴可夫斯基的影響,有一種斯拉夫式的浪漫,多種樂器配合,呈現出豐富的色彩與豐沛的感情。那種照片似的畫面感同樣引人入勝,曠野中的山巖在與風雨雷電的親切交談和傾情訴說中發出某種類似歌聲的音韻。晴天時巖石的向陽面被曬得暖烘烘的,和悠閑飄過的白云相映成趣。

  我在喝石乳的時候總愛聽這首交響詩,覺得它們的情調非常相配。我喜歡巖茶石乳的佳味,更令我心下熨帖的是這樸素又珍貴的茶總讓人想起很多溫暖的東西——彼時我暫借一束天光投入盛著石乳的白瓷杯里,至少在那一刻,山巖和陽光的韻味都為我所有。

作者簡介

姓名:蔣雪孩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賈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规则 爱配资 排列五技巧和规律公式 南阳股票配资 st板块股票推荐 陕西11选五走势图 快乐扑克下载 快乐10分专家预测方法 明天股市行情* 内蒙古快三形态走势图 北京11选5专家预测任 疯狂飞艇的骗局 快3开奖结果吉林 中国配资服务网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号码查询 快乐双彩开奖时间 股票杠杆配资平台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