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爭鳴 >> 落墨文池
病愈
2020年01月31日 00:10 來源:文匯報 作者:陸蓓容 字號

內容摘要:以兩項不大好受的檢查為代價,醫生宣告我暫時病愈,雖然從此要三餐定時,起居有度,與一切新鮮生猛寒涼熱辣的食物告別。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以兩項不大好受的檢查為代價,醫生宣告我暫時病愈,雖然從此要三餐定時,起居有度,與一切新鮮生猛寒涼熱辣的食物告別。

  第一項名為食道測壓。取一根五毫米粗管,一頭連著儀器,另一頭從鼻孔塞到食道下端。插管實在不甚容易,醫生小姐姐發出指令:坐下,低頭。我便如一條受訓的狗,搖搖并不存在的尾巴,老實照辦。可能還吐了吐舌頭,以示討好。但設備是沒有感情的殺手。它以凌厲的攻勢穿入黑洞,滑過喉嚨口,想要順著食管長驅直入。

  情理之中,我流了點鼻涕,可能還有眼淚。它失去了阻力,鎩羽而歸。小姐姐慈眉善目,語笑春溫,揚揚手,抹凈管口,怨一句“你要相信我呀”。蛇蝎美人不過如此,我剛一心軟,那設備就卷土重來。此番還沒來得及哭,它便銜枚疾走,深入腹地,被幾條膠帶貼在鼻頭上,固定完成。

  小時候讀金庸,覺得《連城訣》里穿琵琶骨的酷刑最為可怖。在這科技救人的文明時代,我的喉嚨像被穿了琵琶骨,立時悶痛滯澀,喑啞不能言。然而還要說話,以表適應;還要吞咽,以供觀察。這根管子使我深刻意識到嗓子眼兒的存在:因它飄蕩游移,飲水如回波蕩漾;拜它磨礪所賜,吃飯像碎石滾落山崖。如果我是狗,那時真想舔舔自己,以示同情。

  第二項叫做食道酸堿度測定。粗管子咻一下拔出來,“擦擦鼻涕擦擦淚”。玉旨綸音還未消散,兩毫米細管又拿到眼前。有前一次的經驗,這一回不費什么事,只不過要與十幾萬元的金貴小機器相伴一整天。這期間非但必須吃飯,而且要比平時吃得更多。我前腳離開醫院,后腳就悲憤地進了館子。結果當然不出意料:在偉大的摩擦力作用下,魚湯雞肉白米飯,統統是百年粗糲腐儒餐。

  這根細管聰明伶俐,能記住每一次返流的時間與長度。但它像一條拴狗繩,使我全天沒有精神。次日去拔,小姐姐問:可難受?我掙脫了桎梏,嘴上說“挺好玩的”,心里只想沖她汪一聲。

作者簡介

姓名:陸蓓容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賈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