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爭鳴 >> 落墨文池
雪峰老井
2020年01月29日 14:12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肖智群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生活在雪峰山下的少年時光,給我留下最美最深印象的便是那些井。井面變化萬千,日里白云朵朵看不夠,夜來繁星點點數不清。井水夏夜冰涼,能撫慰我悶熱了一天的心;冬晨溫暖,用彌漫的白霧開啟我充滿期待的一天。在沿山路開鑿的那些老井邊,我曾經無數次目睹汗流浹背的挑柴人、扛樹漢,卸下肩上的活計,嫻熟地拿起井臺上的竹筒,“撲通”一聲舀滿井水,然后將竹筒放到嘴邊,“咕嚕、咕嚕”地喝起水來,末了,雙手叉腰張開大嘴酣暢呼吸。井,點綴出偏僻山村的鮮活氣象,滋養著一代代不辭勞苦的山里人。

  說到那些鑲嵌在我心坎上的井,首先要說的,是與我家隔河相望的江口村老街上的井。那井棲息于田邊地頭,井壁、井臺全由青石板鋪就,古色古香,我剛呱呱落地就蒙受她的恩澤。那是一口雙胞井,靠里邊的是飲用井,外頭是洗刷井。在四米見方的井臺上,最常發出的是女人們洗衣的聲音。只要哪個女人一開槌,便會引來同伴,而后就是此起彼伏的棒槌聲,在這雪峰山腹地、資水上游的江口老街久久回蕩。這熟悉的棒槌聲,又讓人想起由這些洗衣女人組成的“趕場娘子軍”。改革開放的浩蕩春風,讓雪峰山的古老趕場煥發出勃勃生機,漸漸形成一個以洞口縣江口集市為中心,輻射洞口縣月溪集市、綏寧縣草寨集市、洪江市塘灣集市和洗馬集市的集市經濟網絡。這些“趕場娘子軍”三五成群,肩扛手提大袋小包,披星戴月,搭乘三輪車、小四輪、中巴,在五個集市往來奔波。幾度風雨,幾度春秋,“趕場娘子軍”的規模越來越大,不想帶動了山鄉運輸業的空前發展。時至今日,我對那口井和井邊的“趕場娘子軍”仍心存敬意,很是懷念。

  滋潤過我的第二口井,是位于山腰的江口村老崮上的井,一口依山開鑿的泉井。苔蘚爬滿井臺,連供人行走的石板兩端,也隱約可見苔痕。這口井很有些年月了。井底有水藻、水草張臂自樂,在日光的照射下曼妙生動。井面卻是靜靜的,溫柔得很。每每我爬到老崮上去挑水,只見那泉眼不住地眨巴眨巴著,親人般的溫馨感便油然而生,此景此情讓我一生難忘。

  帶著對雪峰老井的留戀,我走遍家鄉山區鄉鎮。進入新時代,脫貧攻堅安全飲水工程提速上馬,村村寨寨擺開修建自來水的戰場。駐村扶貧工作隊選擇高海拔的優質山泉砌井封閉蓄水,順勢接入家家戶戶,山里人再也不用朝朝暮暮去老井挑水。一打開那房前屋后的水龍頭,泉水唱著歡歌奔瀉而出,噴珠濺玉。我雙手捧住一看,那水格外清亮,再入口一嘗,甜絲絲的,沁人心脾。一位老者見我對水如此虔誠,與我拉起家常。他說,自打有了這自來水,先前的一些老井就無人問津了,井邊還長出了雜草。想想幾十年來老井的養育之恩,他和幾位老伙計便時不時去那些井邊轉悠轉悠,拔拔茅草,踩踩井坎。村干部獲悉此事后,便上門與他們商議,如何妥善處置散布在旮旮旯旯的廢棄井眼,以免給美麗鄉村建設埋下隱患。聞聽此言,我仿佛看見那些飽經歲月滄桑的老井,重歸整齊潔凈、清澈漾綠,心中對老井的惦念終于釋然。

  “不見定王城舊處,長懷賈傅井依然。”前不久游覽長沙,杜甫留在賈誼故居的井邊詩,又讓我懷想起鄉井當年的模樣。今天,家鄉的那些老井,也許在時代大潮中不再發揮作用,但它們作為一種歷史遺存,折射著雪峰山腳下的人們,熱愛生活、感恩生活、建設美好新生活的奮斗身影和昂揚姿態。

作者簡介

姓名:肖智群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賈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