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爭鳴 >> 編輯推薦
比較文化視角的觀影記 從《坐看流年輕度》到《漏聲未殘》
2020年01月28日 16:39 來源:南方日報 作者:鄒高翔 字號

內容摘要:電影作為綜合性的藝術形式,娛樂性帶來短期流量,文化底蘊決定生命力。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電影作為綜合性的藝術形式,娛樂性帶來短期流量,文化底蘊決定生命力。說電影是國家的文化名片,并不為過。所以管理有別,電影和廣播電視分離,正是因為電影多方面的獨特性。電影理論大師克拉考爾認為,觀影的意義在于,把注意力從內心世界轉移到生活的外部現象,人們非常需要這個“轉移”。沒有文化內涵的電影,一笑而過,一哄而散,承擔不起“轉移”的責任。

  田東江老師第二本觀影記《漏聲未殘》面世,著實讓我折服于他的高產。距他的第一本《坐看流年輕度》出版,僅僅一年時間,余味尚在裊繞,他又拿出了50余篇。

  東江老師涉獵電影之廣,他外甥在一篇作文亦即《漏聲未殘》序文中,“童眼無欺”地進行了“劇透”——“大姨爹家里的幾個小型儲物柜里塞滿了碟盒,并整齊有序地貼滿了標簽,有‘美國’‘意大利’‘英國’‘東南亞’……簡直比書店里擺放得還要整潔。大姨爹還風趣地起了一個名字,叫‘碟盒美學’。”他經眼逾3000部電影,在“報人讀史”“潮白時評”之外,“觀影記”又收獲了第三塊天地。

  這塊天地,他也耕耘得別有光景。我們是乒乓球友,我也愛看電影,寫點兒影評,卻不敢稱“影友”。他觀影的廣度和深度,都讓我望塵莫及。兩本觀影記中,外國電影出現頻率,遠高于國內電影。有些我知其名而未看,有些聞所未聞,如日本、韓國、古巴、意大利、匈牙利、哈薩克斯坦、前蘇聯的電影。他到國外公干之余,把當地的電影名作與風土人情勾連,世界頓時立體。讀慣了他密集的文章和詩詞,被帶到鮮活的光影世界,發現潮白夫子原來很“潮”。

  東江老師評論電影的方式更獨樹一幟。他是人類學科班出身,用文化人類學及至文化比較的方法,看電影看出了高段位的門道。電影作為綜合性的藝術形式,娛樂性帶來短期流量,文化底蘊決定生命力。說電影是國家的文化名片,并不為過。所以管理有別,電影和廣播電視分離,正是因為電影多方面的獨特性,其中文化軟實力的屬性不可替代。電影理論大師克拉考爾認為,觀影的意義在于,把注意力從內心世界轉移到生活的外部現象,人們非常需要這個“轉移”,因為患了“思想空虛癥”和“認識抽象癥”。沒有文化內涵的電影,一笑而過,一哄而散,承擔不起“轉移”的責任。

  文化,并不意味著都是高大上的“國家敘事”。東江老師的旨趣,在于用“文化特質”以小見大。從書稿標題可見,小部分寫大題材,如《偷襲珍珠港》《最漫長最關鍵的一天》《廣島,長崎》《“沖繩”原來叫“琉球”》《列寧在1918》《西西里并不美麗的傳說》《陌生的阿爾及利亞戰爭》;大部分為社會萬象中一瞥,如《無法回去的故鄉》《鄉村女教師》《忠犬》《郵遞員》《文工團》《皮影戲》《失業者》《過年》《病房里》。這些劇目,均為寫實,無玄幻、科幻、神魔、武俠、動畫、驚悚之類,反襯出新聞人關照現實的秉性。沿襲“報人讀史”小切口大內涵的風格,“影料”取代了“史料”,照樣信手拈來。有的篇章以新聞事件為由頭,轉入對電影的解析,這也是“報人讀史”的套路。通讀后會心一笑:還是熟悉的田氏文風嘛。

  看電影的規律,男人愛戰爭,女人愛情感。書中戰爭題材尤其是二戰題材有若干,這一點我和東江老師趣味相同。《普通人為二戰反思什么》讓我沉思良久。文中所列眾多電影,我看過一些,關注戰爭本身,沒有想過民眾也是戰爭的一部分。德國電影《帝國陷落》,通過一個速記員之口承認了普通德國人也對戰爭負有責任。這種認識超越日本。他由此提醒,“顯而易見,包括貌似手無寸鐵的蕓蕓眾生在內,歷史的教訓不能客觀吸取,新的戰爭危險就仍然存在”。

  《家族史折射社會史》以陳忠實病逝為由頭,由小說《白鹿原》寫到電影,又提及《霸王別姬》《活著》。這幾部電影我都看了,遺憾的是,文中列舉的外國同類影片,《西部開拓史》(美)、《戰爭與人》(日)、《1900》《燦爛人生》(意),尚緣慳一面。倒感受到了“文化比較式影評”的魅力,睜眼看世界,用電影反映和反思國家歷史,早已成為通用語言,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電影《白鹿原》吊足了胃口,上映后反響平平。東江老師點評,“在于它把原本屬于復雜社會群體的原生態生活,‘簡化’成了‘白鹿原之田小娥’”,可謂一針見血。

  賈樟柯的《小武》我也看過,但沒有像東江老師這樣,能再看外國以小偷為主角的電影。《那些干“手藝活兒”的人》比較了中國、俄羅斯、法國的小偷,發現生存狀態相同。觀影視角沒有停留于此,而是思考扒手的去留。有經濟學家認為,移動支付改變了帶現金的習慣,也會讓小偷失業。本文卻提出,三部電影反映了小偷產生的復雜社會原因,不是支付方式能解決的,“惡人”沒變,可以換花樣危害社會。這樣,文化比較和時事評論實現了無縫對接。

  終于在《漏聲未殘》找到一個篇目《“三線”往事》,所列電影我都看過。他細寫看“三線三部曲”的感受,《青紅》《我11》《闖入者》,仿佛影片再現。我家鄉有三線工廠,同學有三線子弟,因此關注三線題材,看過非常小眾的“三線三部曲”。讀此篇目,大有知音之感。條分縷析,印證那篇“作文序”所透露的東江老師自述觀影風格,“看一部電影要看它的細節之處,細節最能反映導演的思想,情節往往不那么重要”。

  由是觀之,“潮白觀影記”與“報人讀史”“潮白時評”為一體三面,一個新聞人,更準確地說,是一個新聞評論員眼中的歷史與現實。“掉書袋”免不了曲高和寡,影評則天然有讀者緣。影評是東江老師寫作的副產品,為休閑而看電影,看了又給自己找活。正因為這種輕松的心態,文風也自然灑脫。以電影為載體,時評視野更開闊,讀史和時評在縱向的時間領域,觀影則是在橫向的空間領域。他展示了一個多元文化的世界,對中國樹立文化自信提供了有益借鑒。

  相比之下,《坐看流年輕度》更注重樹立電影的共性文化特質,《漏聲未殘》更傾向個性的情感表達。《父親在世時》《我工作的“國寶”工廠》《病房里》從自己的生活引出,《巴黎圣母院不會消失》《綠皮書》《命運交叉點》《現代離婚故事》由頭都是熱點事件和影片,《漏聲未殘》書名是一如既往的“田系書”風格,古樸雅致,內容其實頗為時尚。新聞的時效性、生活的親切感、文風的鮮活度明顯增強,更接地氣,讀來更為輕松。

  兩本影評的精髓是一致的,構成了一份獨特的觀影片目清單:極少商業大片,文藝片擔綱。不看“爽片”,偏偏醉心于“沉重”,這很難復制。須知,蕓蕓眾生進電影院的首要訴求,在于視聽享受,絕大多數電影也得講票房。由此更感文藝片的難得,東江老師品評的可貴。

作者簡介

姓名:鄒高翔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賈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