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哲學 >> 外國哲學
——以“實際生活經驗”為視點 論海德格爾思想道路的“轉折”
2020年01月31日 08:19 來源:《哲學動態》 作者:朱松峰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The “Turning” of Heidegger's Path of Thought:From the Perspective of “Factual Life-experience”

  作者簡介:朱松峰,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哲學院。

  原發信息:《哲學動態》第20192期

  內容提要:要理解海德格爾在20世紀30年代的思想“轉折”,最為關鍵之處就是返回“實際生活經驗”的“動蕩”特征而對運動性存在重新徹底肯認,返回“實際生活經驗”的“前理論”特征而對運動性存在更加原初地言說。把握住這一點,就能更加恰當地理解他“轉折”后的方法和思想,從而更加深入地把握其整條思想道路。

  關鍵詞:存在/轉折/實際生活經驗/前理論/動蕩

  標題注釋:本文系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青年項目“海德格爾的‘自由’思想研究”(13CZX054)的階段性成果。

 

  在1929/1930年冬季學期開始的時候,海德格爾曾給布洛赫曼寫信說:“隨著我冬季的形而上學講座,我應當會達到一個新的開端。”①這“開端”顯然是指通常所謂的海德格爾在20世紀30年代的思想“轉折(Kehre)”②。那么,如何恰當地理解這一“轉折”,如何由此而理解他的整條思想道路,至今依然是聚訟紛紜的問題。本文力圖以海德格爾早期弗萊堡時期的“實際生活經驗(faktische Lebenserfahrung)”思想為基點,以“實際生活經驗”的“前理論”和“動蕩(Bewegtheit)”特征為關節點,對其“思想轉折”及整條思想道路進行新的闡釋。

  一、“轉折”時期的海德格爾向“實際生活經驗”思想的回返

  海德格爾在20世紀30年代的思想“轉折”的直接結果是:“存在的意義”被“存在的歷史”取代,作為先天視域的時間圖式被“存在的真理”取代。不單是人及其對存在的領會,而且存在自身都獲得了一種徹底的歷史性,乃至“作為居有事件(Ereignis)的存在就是歷史”③。在與歷史學完全不同的意義上,這存在的“歷史”是存在自身遣送自身的時代性發生事件,而人對存在的領會就是在其此時此地(Da)中對這遣送的應和。在此基礎上,“本質”不再被看作一個名詞,不再被理解為永恒的基礎,而是被看作一個動詞或“時間詞語(Zeit-Wort)”,被理解為“無底深淵(Ab-grund)”。這個由“Abgrund(深淵)”拆分而來的詞突顯的是其“去-根基”“無-根基”的含義。因而,“本質”意味著一個不斷地去掉根基而永遠觸不到底的運動。簡言之,根本就沒有什么所謂不可移易的、穩固牢靠的根基、基底、根據等,唯一可以被稱作“本質”或“根基”的就是不斷地去本質、去根基的歷史性運動。因此,“真理的本質”被等同于“本質的真理”,這意味著:真理的本質就是不斷地去除終極不變之本質意義上的真理而成為自身的運動,就是真理與非真理之間的爭執和擺蕩。甚而言之,只有這真與非真之間的雙重運作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真理。轉折時期的海德格爾意識到,正是這雙重運作才給出了時間和存在,它就是一切事物從之而出的“無”。它在其不在場中在場,以自身隱退的方式顯現自身。所以,“無”并不是一個可被當作客體來考察的現成對象,它也并不意味著“不存在”“無意義”,而是所謂的“無之無化”,亦即“無”成為“無”自身的運動。可見,海德格爾筆下的“存在的真理”實際上就是遮蔽與澄明、真與非真、在場與不在場、有與無之間的雙重運作,這也就是他后期所說的“事情自身”。被比梅爾(Walter Biemel)看作海德格爾的雙重主導思想的存在和真理,實際上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即都是這雙重的運動。這種意義上的存在與其說指的是“去蔽與遮蔽的沖突中所生成的存在者的‘無蔽狀態’”④,不如說是生成存在者之“無蔽狀態”的去蔽與遮蔽的沖突或海德格爾所說的“爭執(Streit)”。

  于是,時間不再被解釋為時間性(Zeitlichkeit)或時間狀態( ),而是被理解為時間-空間的相互通達和游戲,被理解為時機化(Zeitigung),即最本源的運動現象,從而不再被看作先天的基礎,而是動力學地被理解為原初的震蕩(Schwindung)和搖蕩(Erschwindung)。相應地,世界的前理論的展開狀態也不再被思為靜止的指涉結構和因緣整體,而是依據世界的形成,在動力學的意義上被思為天-地-神-人之間的相互映射、相互游戲、相互緣起,被思為世界自身的歷史性的世界化。自然則被理解為“涌現(physis)”。而原初的藝術作品的“本質”就在于維持了世界與大地或自然之間的遮蔽與去蔽的雙重運動,現代科學技術及其造成的世界圖像時代的根本問題恰恰就在于:試圖平息存在自身之動蕩,以便人作為世界中心和主體,牢靠地操控一切存在者。

  簡而言之,在海德格爾思想“轉折”時期所思考的“存在的歷史”和“存在的真理”中,“存在”“歷史”“真理”“本質”“根據”“無”“時間”“世界”“自然”“技術”“藝術”等關鍵詞語,都指向了一種“雙重的運作或運動”,而這顯然是向他早期弗萊堡時期的“實際生活經驗”,尤其是它的“動蕩”和“前理論”特征的回返。

  在早期弗萊堡時期,海德格爾把“動蕩”和“前理論”看作“實際生活經驗”的兩個根本特征,而且“動蕩”已是在“雙重運作”和“無之無化”的意義上被理解的。他指出,在意蘊(Bedeutsamkeit)的世界境域中,“實際生活經驗”總是在“前握-后握(vorgreifend-rückgreifend)”中自足地實現著屬于自身的動機和傾向,這一點決定了它總是處身于對世界的“回溯著的和前構著的(praestruktiv)”牽掛之中,并總是首先傾向于被誘惑著墮入周圍世界之中,尋求著簡易化,鎖閉了本真自我出現的可能性,從而將自身完全交付給了“沒落(Ruinanz)”狀態。“它就是‘實際生活的無’。”⑤這“無”在特定的無化(Nichtung)、不觸目的“說不(Nein-Rede)”中被時機化。⑥不過,沒落的實際生活又總有可能發現自身是可被追問的,是充滿著緊張和不安的,從而蘊涵著“反沒落”的運動,即不斷地重新尋得本真自身的可能性。這“回溯-前構”“沒落-反沒落”之間的來回擺動,就是實際生活的動蕩。這“動蕩”是一種前理論的特征,它不是客觀時空中的位移,不是需要被研究和反思的客觀對象,而是實際生活經驗自身的實際存在和實現方式。也正是基于此,海德格爾對“存在”的理解才超越了傳統哲學,從而保證了對“存在自身”之理解的原初性。

  “實際生活經驗”之“前握-后握”“回溯-前構”“沒落-反沒落”的“動蕩”,就是海德格爾早期弗萊堡時期所謂的“生活的真理”;而且,“生活的本質,即是它的不安和運動”⑦。可見,在這一時期,海德格爾就像在其“轉折”時期一樣,把“真理”和“本質”并談。這種作為不安和運動的“本質”顯然已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抽象普遍之物,而是像在“轉折”時期的海德格爾那里一樣,意味著“運動”。在早期弗萊堡時期,他同樣以前理論的方式從“動蕩”“運動”出發來理解和規定“真理”。

作者簡介

姓名:朱松峰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规则 上海股票指数行情 辽宁体彩11选5计划 湖北11选5走势图表 排列三预测走势图带连线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号码表 开滦股份股票 江苏快3开户 112期心水一点必中特 山东11选5的买号技巧 网上配资炒股 快中彩中奖方式 股票开户流程首选金多多策略 pk10模式长期稳赚 广西快3大小单双推荐 泳坛夺金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快三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