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哲學 >> 倫理學
鄧曉芒:康德論道德教育
2020年01月30日 08:52 來源:《清華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作者:鄧曉芒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Kant on Moral Education

  作者簡介:鄧曉芒,華中科技大學哲學系。武漢 430074;湖北大學哲學系。武漢 430062

  原發信息:《清華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第20193期

  內容提要:康德的道德教育思想十分豐富,除了在《論教育學》和《系科之爭》中闡發了他多年的從幼兒到青少年的教學經驗以及對國民教育的見解之外,在《道德形而上學奠基》、尤其是在《實踐理性批判》的“方法論”部分,全面系統地展示了他關于道德教育的哲學意義和具體步驟,論證了道德教育的本質不是外在的教條灌輸,而是對每個人的理性本質的內在的啟發,道德教育的方法雖然可以把榜樣的示范當作初級入門的手段,利用人的感性初步形成某種道德習慣,但這還只是道德教育的準備性的第一步,真正的道德教育卻在于從這種榜樣的感性激動作用中領會到它的理性的普遍法則、并最終歸結到自己心中的自由意志的自律,這才能使學習者擺脫偽善,從表面的合法性進到真正的道德性。最后,在《道德形而上學》的“倫理學教學法”中也提出了由道德教師來酌情掌握的三階段的技術法規,即面授法、問答法和對話法,這是很實用的。

  關鍵詞:道德教育/純粹實踐/榜樣/法則/方法論

 

  伊曼努爾·康德不但是偉大的哲學家,而且是卓越的教育家。其實按照他的觀點,教育問題說到底是一個哲學問題,因為他把自己的全部哲學問題都歸結為“人是什么”的問題。①而按照當時盛行的看法,人是教育的產物,且教育者必須先受教育,這些都不是單純的經驗問題、家庭問題和社會問題,而是哲學問題。在這方面,康德受盧梭的影響極深,據說他惟一的一次打破了平生機械遵守的習慣,沒有在下午3點出門散步,就是因為通宵看盧梭的教育學代表作《愛彌兒》忘了時間。康德生活的18世紀被稱為德國歷史上的“教育學的時代”,②普魯士當局在世界上首次發布了強迫義務教育的法令,巴澤道(Johann Bernhard Basedow)在德紹創辦的泛愛實驗學校以人道主義精神教育孩子,在整個歐洲都影響巨大,并得到康德的極力推崇。康德自己出身貧寒,大學畢業后當過9年的家庭教師,先后在3個家庭教12歲以下的男孩,有豐富的幼兒教育經驗;后來進入哥尼斯堡大學當教師,從講師到正教授,有40多年的大學教育生涯,這些都使他具備充分的資格來談論教育問題。他一度還當過哥尼斯堡大學校長,對于當時的德國教育的現狀和弊病了如指掌,并積極思考改進之道。

  康德的談教育的著作有《論教育學》和《系科之爭》,前者集中討論兒童教育的問題,后者則主要涉及大學教育和社會大眾教育。而在《實踐理性批判》中,“方法論”的部分則是專門討論道德教育的方法問題,表達了康德的教育哲學的思想。康德的教育思想和他的建立于實踐理性之上的道德哲學是一脈相承的。如果要用一句話最簡潔地概括他的教育觀的話,那就是從兒童到青年,一切都要向著培養一個有道德的人格而努力。

  就兒童教育來說,康德在《論教育學》中把教育分為“自然的教育”和“實踐的教育”。所謂自然的教育,就是一方面對兒童進行初步的紀律規范,不能縱容和放任自流(消極方面);另一方面要讓他們自己去嘗試、摸索和發展自己的自然能力,不能人為束縛或越俎代庖(積極方面)。所謂實踐的教育,就是除了學習生活的技能和與人打交道的處世方法外,還必須教給孩子運用自己所培養起來的自然能力、特別是按照準則行動的能力,去建立起善惡和義務的觀念,最后經過道德教育而通往宗教,真正的宗教教育是屬于道德性的。

  可見在兒童教育問題上,他主要吸收了盧梭的自然主義的教育觀,但同時也融入了理性主義和斯多葛主義的規訓觀念,并且還從當時的著名教育家約翰·海因里希·裴斯泰洛齊(Johann Heinrich Pestalozzi)和巴澤道那里接受了教育和生產勞動相結合的思想。從中他總結出兒童道德教育的三大原則:第一,要讓兒童自由發展自己的能力,但以不要傷害自己和妨礙別人為前提;第二,要讓兒童知道,要想達到自己的目的,必須要讓別人也能夠達到他的目的;第三,要讓他知道,對他實行的強制是為了他今后能夠自由獨立地做人。③

  在具體的教育細節上,他根據自己的教育經驗,列舉了大量生動的例子,說明在孩子哭鬧時應該怎么辦,在他們說謊時應該怎么辦,在孩子欺負別人、歧視傭人時如何對待,如何培養他們的勇敢堅毅的性格等等,這些貫穿著啟蒙理性的自由、平等和博愛思想的教育觀,對于今天的家長和老師們都非常具有參考價值。但也有由于他的新教虔敬主義背景而帶來的過于嚴峻的偏向,例如,他反對“寓教于樂”的游戲式教學,甚至反對孩子看小說。在青春期的性教育上,他主張,通過嚴肅坦率的交談而在適當的時候讓青少年獲得性的知識,同時又讓他們意識到過早關注于這方面不利于他們自身的成長,主張通過積極的工作學習來轉移注意力,為將來的戀愛和家庭生活做好準備。他主張真正健康的性關系應該建立在對異性的敬重之上。他看重的是青年應該形成獨立自尊的人格,不要按照別人的價值標準來評價自己,而要初步樹立起自己的法權原則,即權利意識和公平意識。

  就大學和成人教育來說,康德在《系科之爭》中著重探討的是神學系、法學系和哲學系之間的關系。在這里,他把各個系科分為一方面是由神學系、法學系和醫學系組成的“上層系科”,另一方面是哲學系這種“下層系科”。所謂“上層”(obere)和“下層”(untere),是按照官辦大學的意識形態管控來分的,上層就是和官方較近、能直接執行官方意志的系科,而下層則是比較民間的、由自由思想的人士憑借理性和法則建立的系科。有人把這兩個詞譯作“高等學科”和“低等學科”,④其實康德并不承認哲學系是什么“低等學科”,相反,他認為哲學才是最高等的,是“一切科學的科學”;但在當時的普魯士教育體制下,哲學系是最受壓制的,被視為一切動亂之源。然而,康德在承認國家對大學進行思想和意識形態控制的權限和必要性的前提下,巧妙地與現行制度周旋,盡一切可能擴展哲學系的權限和自由思想的空間。他主張,盡管在維護政府的絕對權威以保證社會穩定、人民安居樂業和身體健康方面,起動搖和破壞作用的一切爭執都是“非法的”;但在學術問題上仍然可以由專家學者們在系科間進行“合法的”爭執,政府不得干預;否則,是有失政府尊嚴的。康德認為,哲學層面上的學術爭論并不會引發民眾的思想混亂,因為他們本來就不關心這些抽象理論;但同時這種爭論對于清理其他各系科的原理、尤其是揭示出這些原理底下的道德本質來說,具有不可缺少的作用。因此,從長遠來看,這種爭執甚至對政府本身的長治久安也是有實際好處的。

  首先,宗教教育真正說來應該是道德教育,其他那些外在的形式和崇拜儀式都是第二位的,只有引進門的作用,而決不能喧賓奪主;否則,就會引發無止境的教派斗爭。只有作為道德教育的宗教才具有普遍的意義,并且是基督教在歷史上多次由于內部分裂和信仰滑坡而走向消沉時能夠重新崛起的主要依據。康德在宗教系和哲學系之爭這個問題上的討論和分析占了整個《系科之爭》一半的篇幅,他努力要證明的是他在《實踐理性批判》和《純然理性界限內的宗教》中所闡明的原理,即只有“道德的宗教”,而沒有什么“宗教的道德”。也就是說,宗教必須要以道德為基礎才是真正的宗教,因此,宗教問題說到底是一個道德哲學問題。

作者簡介

姓名:鄧曉芒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