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哲學
存在與生成:以“事”觀之
2020年01月30日 08:36 來源:《哲學研究》 作者:楊國榮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Being and Becoming: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hi"

  作者簡介:楊國榮,華東師范大學中國現代思想文化研究所暨哲學系。

  原發信息:《哲學研究》第20194期

  內容提要:形上之域關乎存在和生成及其相互關系。與現實世界不同,本然世界的存在、生成過程既沒有人的參與,也非基于人所作之“事”,然而,其意義的顯現,卻離不開人所“從事”的多樣活動。由本然世界轉向現實世界,“事”與存在和生成的聯系展開于更為內在和深沉的層面。在現實的世界中,事物既呈現為實際的存在,又處于生成的過程之中,兩者的這種關聯,乃是通過“事”而建立起來。現實世界以人為主體,“事”則以人為承擔者。作為現實世界的主體和“事”的承擔者,人本身也涉及存在與生成的關系問題。與其他對象一樣,人既表現為具體的存在形態,又處于生成的過程之中,兩者的彼此關聯,同樣離不開人自身所作之“事”。以成己與成物為具體指向,人所作之“事”展開于不同的領域,“事”的多樣性既伴隨著多重生成過程,也引向了多樣的存在形態,世界之“在”與世界的生成、人的存在與人的生成交匯于人所作的具體之“事”。

  關 鍵 詞:存在/生成/“事”

 

  標題注釋: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重大項目“事與物:古今中西之爭視域下中國現代形而上學的轉換”(編號16JJD720007)、貴州省哲學社會科學規劃國學單列課題“基于事的世界:從形上的視域考察”(編號17GZGX03)、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馮契哲學文獻整理與思想研究”(編號15ZDB012)以及江蘇省“公民道德與社會風尚協同創新中心”研究項目的階段性成果。

  從形而上的視域考察世界和人自身,難以回避關于存在和生成及其相互關系的問題。海德格爾曾認為,“‘存在’(being)這個概念是不可定義的”。(海德格爾,2006年,第5頁。cf.Heidegger)不過,如果不限定于形式層面的定義,而是側重于其實質的內涵,則仍可對其獲得較為具體的理解。從后一視域看,存在(being)一方面在廣義上區別于虛無(nothingness)而指實有或實際之“在”(existence),另一方面又與生成(becoming)相異而表現為人和事物相對確定的形態。相對于此,生成(becoming)則以事物相對確定的存在形態為指向而展開為動態的過程。寬泛而言,上述視域中的“存在”既可表示整體意義上的實有,也可指具體的事物,與“生成”相關的“存在”更多地涉及后者。無論是實在之域中的事物,抑或人自身,都無法僅僅被視為“存在”,也難以單純地被規定為“生成”,作為人與實在之域的真實形態,“存在”與“生成”相合而非相分。在現實世界中,“存在”與“生成”的這種互動和交融,離不開人自身所作之“事”:正是在“事”的多樣展開中,現實世界之“在”與現實世界的“生成”、人的“存在”與人的“生成”形成了具體的關聯。

  一、存在、變化與生成 

  在本體論的層面,可以區分本然世界(primordial world or original world)、實在世界(real world)與現實世界(actual world)。這一視域中的本然世界不同于虛幻的世界,它具有實在性,在此意義上,本然世界與實在的世界呈現相通性。然而,就其尚未與人之所“作”相涉,從而仍處于人的知、行領域之外而言,它又有別于人生活于其間的現實世界。

  與虛幻的世界不同,本然世界首先關乎存在(being)。與前述“存在”義相近,此所謂“存在”,既在廣義上表示本然世界自身之“在”,又指本然世界中的多樣對象,后一意義上的“存在”同樣具體表現為相對穩定的實在。與這種相對穩定的“存在”相對的,是“變化”(change)。這里可以對狹義上的“變化”與“生成”(becoming)作一區分。狹義上的“變化”即存在的變動狀態,在廣義上包括位移、循環、重復等變化形式。位移首先涉及空間位置的變化,循環主要表現為周而復始的運動,重復作為同一現象的再次出現,則經歷時間的流變而不同于相同或類似現象的同時并存,從而也關乎變遷。不過,位移、循環、重復雖關乎不同形式的變化,但卻并不以新質或新事物的形成為內容。相對于此,“生成”意味著形成新的對象。懷特海已注意到這一點,在他看來,“‘生成’(becoming)是一種向新事物(novelty)的演進。”(Whitehead,p.28)當然,如果將變化不僅理解為狹義的變動或變遷,而且也廣義地視為以新事物形成為內容的化生,則生成本身也可以看作是后一意義上的變化。本然世界既包含變遷或變動之維的“變化”,又在引申的意義上關乎“生成”;作為實在,本然世界中的存在首先與變化相涉并處于變動的過程之中。洪荒之世作為人出現之前的存在形態,可以視為本然的世界,根據古生物學、古地質學的考察,這一時期的對象,已在不同意義上展開為變動的過程。以廣義的自然環境而言,海水在日照及風力的作用下,升騰為云霧和水蒸氣,云霧和水蒸氣在一定的條件下轉化為雨水,雨水滋潤土地,流入江河,并進而為生物的生長提供條件。這里既展現了對象之間的關聯,也表征了相關對象本身的變動性。

  在引申的意義上,本然世界的以上變化同時呈現生成的形態。以生物而言,樹木由樹苗到參天大樹,動物從出生到成熟,都經歷了多重形式的生成過程。廣而言之,浩瀚宇宙的不同星球、星系,也有其形成、發展的過程。寬泛地看,存在包括曾經“在”、正在“在”和將要“在”。不同形態的存在(曾經“在”、正在“在”、將要“在”),同時也體現了存在與生成的關聯。懷特海曾將“每一種‘存在’(being)都是潛在的‘生成’(becoming)”視為形而上學原理,并強調“每一現實的實體(actual entity)本身只能描述為有機過程”。(ibid.,p.65,215)這些看法盡管未對本然與現實作具體的區分(懷特海所理解的“現實的實體”實質上屬本然的實體),但肯定存在或實體與生成無法分離,無疑有見于兩者的關聯。從形而上的層面看,存在表現為變化和生成過程的承擔者,生成過程則以事物的形成為指向并規定了事物的多樣形態:“現實實體(actual entity)如何生成,決定了現實實體(actual entity)是什么。”(ibid.,p.23)存在與生成、如何成就與“是什么”之間,始終彼此相關。

  存在與生成的關聯,同時涉及變與不變的關系。從時間之維看,一方面,變化以同一承擔者的存在為前提:如果缺乏作為變化承擔者的同一存在,則唯有不同對象的生滅,而談不上相關存在的變化。以人而言,從兒童、少年、青年到中年、老年的變化,以同一個體的存在為前提,沒有這一個體的存在,則以上變化也就不復發生。作為變化承擔者的所謂“同一存在”,無疑包含某種不變性。另一方面,談到某一個體的變化,總是意味著相關個體經歷了不同的變遷,后者同時表現為差異在時間中的持續發生。差異與同一、變與不變的如上交錯,從另一個方面表明了存在與生成難以相分。

  然而,從哲學史上看,一些哲學家往往或者主要關注存在,或者更多地強調生成。以古希臘的巴門尼德而言,突出存在便構成了其主要的哲學取向。按其理解,“存在永遠是同一的,居留在自身之內,并且永遠固定在同一個地方。”(《古希臘羅馬哲學》,第53頁)在這里,存在的自我同一與存在的固定不變,表現為同一對象的兩個方面。由此出發,巴門尼德強調存在物超乎變化、生滅:“有許多標志表明:存在不是產生出來的,不會被消滅,因為它是整體,沒有變動,沒有終點。存在從不在過去,也不會在未來,它總是作為整體而存在于現在。”①(同上,第52頁)依此,則存在既無生成、消亡,也無變化;既無過去,也無未來,其形態始終保持同一。類似的看法也可以在漢代哲學家董仲舒那里看到。在談到天與道的關系時,董仲舒曾指出:“道之大原出于天,天不變,道亦不變。”(《漢書·董仲舒傳》)這里的“天”和“道”都可以視為形上層面的存在,而不變性則被規定為其基本特點。對存在的以上理解,側重于將其置于生成過程之外。

  與肯定存在而否定變化與生成相對,另一些哲學家更多地強化了實在的變化和生成這一面。赫拉克利特曾提出如下的著名論點:“一切皆流,無物常住。”(《古希臘羅馬哲學》,第17頁)在這種無盡的流變過程中,對象相對穩定的存在形態似乎便退隱了。莊子對實在的流變性也給予了較多的關注,在他看來,物總是處于“方生方死,方死方生”(《莊子·齊物論》)的變動過程,這里的“生死”,可以引申為存在與非存在,“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意味著對象在存在與非存在之間飄忽不定,缺乏確定的性質。對莊子而言,生成意味著走向毀滅,從而,“成”與“毀”之間并沒有根本的分別:“其分也,成也;其成也,毀也。凡物無成與毀,復通為一。”(同上)“生成”本來具有成就某物的意義,但在這里,它卻僅僅流于具有否定意義的變遷,這種變遷并非成就事物,而是虛化事物。類似的看法在現代哲學中依然可見,柏格森便把綿延提到突出地位,認為“綿延的本質就是流逝”。由此,他進一步認為,“實際存在的乃是流逝(flux),是持續不斷的轉變,是變化本身。”(柏格森,第8頁)這種變化運動,甚而被賦予實體性,在談到現代科學時,柏格森便指出:“現代科學,始于人們將運動性視作獨立實體之際。”(同上,第193頁)以持續不斷的變化、流逝、運動為實際的存在或實體,在邏輯上蘊含以變化消解存在的趨向。

  在以上二重觀念中,生成與存在呈現彼此對峙的形態:如果說,無物常住、方生方死的視域以“生成”遮掩了“存在”,那么將物固定于特定時空、強調天不變道亦不變則承諾“存在”而否定“生成”。上述理解的背后,同時交織著經驗與理性的不同視域:經驗世界往往被視為變易不居的對象,在莊子那里,便不難看到對經驗對象的這種規定;理性的對象,則常常被賦予不變而恒久的性質,柏拉圖的理念世界,便呈現以上特點。在這里,對象的規定與考察對象的視域,內含著某種一致性。

  從實在的形態看,存在與變化、生成事實上難以相分:變化和生成(becoming)離開了存在(being),便缺乏具體內容和現實依托,從而趨于空泛和抽象;存在(being)離開了變化和生成(becoming),則將始終停留于未分化的混沌形態,難以擺脫超驗或思辨的形態,而具體的事物則將相應地失去自身發生的根本前提,無從呈現其現實性的品格。只有在存在和生成的統一中,對象才可能獲得實在性。懷特海曾指出:“它(現實的實體)是從一個階段到另一階段發展的過程,每個階段都是其后續階段的實在基礎,而后續階段本身則指向相關事物的完成。”“隨著現實實體(actual entity)的生成,以前在時空連續體中是潛在的東西,現在成為某種現實事物的最為真實的階段。”(Whitehead,p.215,67)“事物的完成”“實體的生成”即存在形態的確立,盡管其“現實實體”的提法包含某種模糊性,但認為存在經歷過程、生成過程的實質內容即事物的完成,多少也從一個層面注意到了存在與生成的統一性。

  當然,對實在的如上理解,本身體現了人的視域。本然世界本身無所謂“存在”與“生成”的區分,唯有相對于人所從事的認識活動以及更廣意義上成己成物的踐行過程,對象才呈現存在和生成的不同意義。在這里,需要對物之“是其所是”與物之“向人而示”或物之“意義呈現”作一分別。本然世界中的物之“是其所是”,與人無涉,然而,物之“意義呈現”,卻無法離開人自身的存在及人的知行過程。本然世界中對象自身的規定,并非依賴于人,然而,其意義的呈現,則首先與人的認識活動相關,這種認識活動屬人所“作”的廣義之“事”。人類誕生之前,本然世界中的實在形態誠然尚未向人敞開,然而,通過古生物學、古地質學等研究,人可以讓尚未進入人的知行之域的實在形態“向人而示”。例如,地質學和物理、化學等方面的研究表明,煤炭是植物經過生物化學作用和物理化學作用而轉變成的沉積礦產,這樣,由目前煤炭的勘探發現,可以推知遠古時代樹木等植物曾經存在,而這種研究,便屬于人“從事”的活動。就此而言,本然世界中的存在與生成雖非基于人所作之“事”,但其以“存在”“生成”等不同意義向人顯現,則與廣義之“事”(包括人從事的認識、研究活動)相涉。

  進一步看,如前所述,生成意味著新的存在形態的形成。然而,在本然世界中,對象本身無所謂“新”和“舊”,當我們從“生成”的角度理解本然世界的對象時,本質上乃是以人觀之。換言之,唯有從人的認識視域出發去考察相關對象,表現為新的存在形態的形成過程,才能獲得“生成”的意義。黑格爾曾指出:“在自然界里真是‘太陽下面沒有新的東西’。”“只有在‘精神’領域里的那些變化之中,才有新的東西發生。”(黑格爾,1999年,第56頁)這里所說的自然界中沒有新東西,可以視為本然世界的實在本身并沒有新舊之別,而“精神領域”在引申的意義上則涉及人從事的認識活動,與之相應,“只有在‘精神’領域里的變化之中,才有新的東西發生”,同時意味著:以“生成”之維的“新”規定本然世界中的實在,乃是基于人從事的認識活動。《易傳》也曾提及“日新”:“日新之謂盛德,生生之謂易”(《周易·系辭傳上》),此“德”、此“易”,其意義同樣因人而顯,與之相涉的日新、生生,也相對于人的存在和人的認識過程而言。

  本然世界的意義呈現,在古生物的把握中得到了具體展示。作為尚未進入知行之域的存在,古生物的本然形態難以直接向人顯現,然而,通過古地質學、古生物學等考察和研究,人們可以判定現存古生物化石所顯示的遠古生物具有與現代生物相通的性質,而由現代生物的特點,則可推知相關古生物的類似規定,包括樹木這類植物由種子而到大樹的變化過程,等等,亦即推知本然世界中的實在所體現的“存在”與“生成”的關聯。無論是古地質學、古生物學的考察,還是古生物與現代生物的比較研究,都屬于廣義上人所作之“事”,后者具體表現為人所“從事”的認識活動。

  要而言之,本然世界的存在、生成過程固然既沒有人的參與,也非基于人所作之“事”(所“從事”的活動),然而,其意義的顯現,卻離不開人所“從事”的認識活動。

作者簡介

姓名:楊國榮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