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語言學
關于圖式性構式歷時擴展的理論思考
2020年01月20日 10:09 來源:《語言教學與研究》2019年第2期 作者:彭睿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圖式性構式歷時擴展是歷時構式語法研究的重要課題。目前的一些理論方法(如構式化理論)以統一的模式來概括不同類型構式歷時演變的規律,對諸如圖式性構式歷時擴展自身存在的理論問題關注不夠。圖式性構式的歷時擴展應當具有跨語言的機制和原則,當務之急是在調查跨語言事實的基礎上,逐步地總結這些普遍性規律。近年來以漢語為觀察對象的相關研究,為圖式性構式擴展普遍規律的歸納作出了理論貢獻。

  關 鍵 詞:圖式性構式;歷時構式語法;構式化;擴展

  作者簡介:彭睿,男,斯坦福大學博士,新加坡國立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一、引言

  近年來,復合型圖式性構式(complex and schematic construction,以下簡為“圖式性構式”)的歷時演變逐漸成為學界的一個研究熱點。原因很清楚,首先是語法化研究的局限性。過去幾十年語法化研究在理論方法上不統一,但這些理論方法的共同特點是以具體語素、詞和短語(即“實體性構式”)為主要研究對象,而據此歸納出來的語法化原則和參數等對圖式性構式的歷時演變并不完全適用。其次是構式語法的興起。構式語法中的“構式”概念包括實體性和圖式性在內的所有類型語言單位,使得圖式性構式和實體性構式的歷時演變以統一理論框架進行探索成為了可能(彭睿2016)。一個似乎沒有引起足夠重視的問題是,要在不同類型構式基礎上建立統一的理論框架,其前提條件是這些構式的歷時演變之間具有足夠的共性。對共性的真正了解,自然應當以對不同類型構式個性特征的挖掘為基礎。長期以來,學界對圖式性構式及其歷時演變特征和規律的認識是粗淺而模糊的。這個問題在早期歷時構式語法研究中體現得十分明顯。究其原因,主要是人們對圖式性構式歷時演變規律認識不夠深入。

  圖式性構式的歷時演變分為兩個階段,即“形成”和“繼續發展”,分別對應于構式化理論里的“構式化”(constructionalization)和“構式性演化”(constructional change)(見如Traugott & Trousdale 2013)。在構式語法(包括認知語法)文獻中,第二階段亦稱“擴展”(extension)(如Langacker 1987、2008)或者“概括”(generalization)(如Goldberg 2006、2009)。本文將重點討論和第二個階段(稱為“圖式性構式歷時擴展”)有關的理論研究。余下內容共分五個部分。第二節介紹圖式性構式的幾個主要特征,第三節則對過去20年涉及圖式性構式及其擴展的理論研究進行述評。第四節討論近年來基于漢語的圖式性構式歷時擴展研究。第五節介紹有關圖式性構式歷時擴展值得深入挖掘的幾個問題。第六節總結全文。

  二、關于圖式性構式

  過去20年,學者們對圖式性構式的多方面特征進行了探討,主要包括語義類型多元性(semantic diversity)、構式性層級(constructional hierarchy)、內部成員之間的原型效應(prototype effect)和范圍的有限性等。

  2.1 語義類型多元性

   

   

  每個語義類型還可以細分為若干次類,次類成員也可以繼續分類。不同語義類型及其次類一道構成圖式性構式的語義網絡。

  2.2 構式性層級

  按照Hilpert(2013:5)的說法,構式在語言使用者心理上呈現為一個圖式性征(schematicity)的連續統。Traugott(2007、2008a)提出了一個具體的四分構式性層級,包括:

  宏觀構式(macro-construction):具有高度抽象性和圖式性。

  中觀構式(meso-construction):相關聯的構式類型的網絡;抽象而且在句法語義上相似。

  微觀構式(micro-construction):單個的構式類別。

  構例(construct):微觀構式的實例。

  正如Traugott(2008a:236)所指出的,中觀層級不限于一個,而微觀、中觀和宏觀層級的復雜程度也不確定。Traugott&Trousdale(2013:16)提出了一套“最小”的圖式性層級,包括圖式(schema)、次圖式(subschema)和微觀構式(micro-construction),其實質上和四分的構式層級并無二致。作者特別指出,圖式層大致相當于宏觀構式,次圖式層大致相當于中觀構式(第一章腳注13)。構式性層級適用于一切圖式性構式。例如,依據Traugott(2007、2008a)的分法,漢語隱現句的構式層級可以例示如下:

   

  表2把中觀層級分為兩個層次,但只舉出了隱現句的語義類別之一的“現隱”的例子:中觀Ⅱ層次則只列出了這一類中的“顯現”次類。微觀層在表中只顯示了“出現”為主動詞的小類;“前面出現了兩個人影”則是這一小類的一個構例。在第四節我們會看到,構式層級可以用來對一個圖式性構式在不同歷史時期的語義多元性進行追蹤和比較。

  2.3 原型效應

  根據Taylor(1995、1998)等的研究,圖式性構式的構例之間在形式和意義特征上都呈現出原型效應(prototype effect)。其他學者也有類似觀點(如Goldberg 1995、2006、2009;Geeraert 1997;Langacker 2008;Bybee 2010;Trousdale 2008a、2008b)。比如,Taylor(1995)討論了英語的兩個高能產性構式,即領屬性所有格構式(possessive genitive construction)和及物構式(transitive construction)。以下是作者舉出的領屬性所有格構式的四個構例:

  (1)a.John's car

  b.the dog's bone

  c.the secretary's typewriter(意指打字機已分配給秘書用)

  d.the car's road-holding ability

  其中(1a)是這類句子的原型,以下是其特征的一部分(完整特征集見Taylor 1995:202):

  (2)a.the possessor is a specific human being.Non-human animates,and even less,inanimates,cannot possess things;

  b.the possessed is a specific concrete thing(susally inanimate)or colletion of specific concrete things,not an absract;

  c.the possessor has the right to make use of the possessed; other people can make use of the possessed only with the permission of the possessor.

  以這些特征為標準,例(1b)-(1d)不同程度地偏離了例(1a)這一原型。圖式性構式構例的這種原型結構在漢語中也體現得很明顯。例如Peng(2016a)討論了漢語述評兼語句,指出其中的“存在類”句子(如例(3a))是原型,其他類型如“獲得類”(如例(3b))、“產出類”(如例(3c))、“經歷類”(如例(3d))和“操控類”(如例(3e))等的特征,都不同程度地偏離了這一原型(均轉引自Peng 2016a):

  (3)a.(宣傳單)上面印著一款杯子特價只要20元。

  b.鄰居淘了個廚房置物架不好用。

  c.我發了篇文章被很多新浪博客轉摘。

  d.帕金森病年輕化,淮安曾收治一患者僅42歲。

  e.家里請了個保姆真能干。

  2.4 范圍有限性

  任何一個圖式性構式的構例的語義類型都是有限的,這在具有語義特異性(idiosyncrasy)的圖式性構式(區別于“動賓結構”或“主謂結構”等一般性句法格式)身上體現得更為明顯。以具有語義特異性的動詞論元構式為例,這類構式往往只容許一定范圍的動詞成為主動詞。這一點從母語者的語感上能夠清楚看到。例如,彭睿(2012)調查了漢語母語者對溯因兼語句的接受度,結果顯示,例(4)中兩句的母語者接受度高,而例(5)中兩句的母語者接受度極低,是不合法的(均轉引自彭睿2012):

  (4)a.老板罵我懶。

  b.哥哥笑我不會開車。

  (5)a.?我們吃蘋果味道好。

  b.?那個賊偷故宮珍寶值錢。

  就是說,漢語母語者對圖式性構式的“邊緣”(本身是模糊的)有一個大致的認知,在交際中通常不會明顯逾越這一界限。在以下的討論里我們會提到,圖式性構式的范圍有限性和其歷時擴展有著直接關系:圖式性構式之所以范圍有限,是因為其歷時擴展受到阻遏。

  三、既有理論方法回顧

  3.1 圖式性構式擴展的驅動因素

  Pinker(1989)、Goldberg(2006、2009)以及Bybee(2010)等都認定意義是圖式性構式擴展的驅動因素。這牽涉到語言表征的本質問題。形式學派(見如Chomsky 1993、Newmeyer 2003等)主張的是純粹句法表征,而其他理論方法則認為語言能力的根本表征是意義(如Pinker 1989;Goldberg 1995等;見Ambridge et al 2016的總結)。比如,Pinker(1989)發現,成人語法中的被動范疇是受語義制約的。根據對成年人的接受度判斷和理解方式的研究,Ambridge et al(2016)不但證實了被動句法受語義制約的說法,并且指出這種制約是有心理基礎的。這一結論也得到了其他心理語言學研究成果的支持(如Baggio et al 2009)。

  3.2 圖式性構式擴展的方式:局部擴展還是整體擴展

  “局部擴展”,顧名思義,意指圖式性構式的擴展是以各空位中詞項范圍擴大的方式進行的。持這一看法的代表性研究是Bybee(2010)。概括起來,作者的觀點包括如下幾點:

  (i)圖式性構式各空位的詞項是受到語義限制的;能夠進入特定空位的詞項圍繞高頻率的范例(exemplar)而簇聚。

  (ii)每個空位的詞項都能發生擴展;擴展的方式是說話人以高頻率范例的局部特征(而非整體性抽象特征)為線索進行類推并準入(sanction)新的詞項。

  (iii)這種局部語義特征比較的類推方式的后果是,能夠出現在圖式性構式相同空位的詞項之間形成家族性相似范疇,而不局限于特定語義類型。

  這幾點都有一定的解釋力。特別地,能夠出現在相同空位的詞項不限于特定語義類型的情形十分常見。比如,無論是英語雙賓構式還是漢語雙賓構式的主動詞,都可以歸入不同的語義類型;漢語溯因兼語句以及隱現句的主動詞,各自都無法歸納出一個統一的語義特征。

  我們的看法是,這種局部擴展的說法是有問題的。2.3節提到,一個圖式性構式的構例之間呈現出原型結構關系,即不同語義類型的構例有核心和非核心之別,而不同非核心成員和核心成員之間的特征差異形成一個連續統。因此,圖式性構式的構例之間最有可能是以整體(而非其中單個的空位)為單位的形式相關聯的。不同構例之間如何能因局部(即構成成分)意義類型的擴大而產生這種系統性、有規律的差異,似乎欠缺一個合理的解釋。Bybee(2010)的視角是共時的(詳見3.3節的介紹)。從歷時角度看,對照Peng(2013、2016b)這兩份研究(詳見第四節),至少有如下兩個方面可能讓局部擴展的說法受到質疑:

   

  以上兩點應該都不是巧合,而是證實了在擴展中起作用的是構例的整體意義。也就是說,圖式性構式的歷時擴展應該是以整體為單位進行的。“局部擴展”和“整體擴展”既然在圖式性構式擴展過程中同時發生,二者必然有著一定的關聯性。一種可能性是,圖式性構式具體成分范圍的擴展是構式整體擴展的附帶現象。這一說法有待更多研究來證實。

  3.3 圖式性構式擴展的研究視角

  歸納起來,目前學者們主要從三個視角來探討圖式性構式的擴展問題:兒童語言學習、認知心理及語言共時創新和語言歷時演變。以下我們將逐一對這三種視角的研究進行簡要述評。

  3.3.1 兒童語言學習

  兒童語言學習和圖式性構式擴展的關系在文獻中有著“貝克悖論”(Baker's Paradox)的說法。Baker(1979)指出,兒童在學習語言的過程中,一方面要培養概括(generalization)能力,即能夠把他們所熟知的動詞的用法從特定構式移植到尚未掌握的構式中去,另一方面又要避免進行這種概括,以免造出成年人語感上不合法的句子來。兒童語言學習中如何避免過度概括(overgeneralization)的問題,一直為學界所關注(見如Braine & Brooks 1995;Brooks & Tomasello 1999;Goldberg 2006、2009;Boyd & Goldberg 2011;Amgridge et al 2012;Amgridge et al 2016)。以下我們會介紹兩方面研究,一是兒童在語言學習中如何避免過度概括,二是兒童語言學習和語言歷時演變之間有何關系。

  兒童在語言學習過程中到底如何避免過度概括,是近幾十年來兒童語言學習及認知心理學界的一個研究熱點。最有影響的觀點是如下三種假說:

  (i)動詞義類假說(semantic verb class hypothesis)

  這一假說是Pinker(1989)提出的,依據的是這樣一個觀察:出現在同一構式里的動詞不是隨意性的,而是能夠簇聚成若干動詞義類。作者主張兒童語言學習有兩階段。他們首先建起“寬范圍規則”(broad-range rule),這一規則準允那些在某特定構式里出現的動詞也出現于相關聯的構式里(第一階段)。之后,兒童在符合寬范圍規則的動詞基礎上組建窄范圍動詞義類:一個動詞,只有其自身或者同義類動詞曾出現在某一構式,才能被用于這一構式中(第二階段)。兒童正是以此方式來決定新學習的動詞能夠出現的構式。

  (ii)穩固性假說(entrenchment hypothesis)

  這一假說的核心思想是,一個動詞如果被反復使用(不管出現在何種句型里),會增強語言學習者的這樣一個概率性推斷(probabilistic inference),即這個動詞出現在未曾經歷的句子里的情形是不被準允的(見如Braine & Brooks 1995的總結)。

  (iii)統計優先假說(statistic pre-emption hypothesis)

  這一假說的代表性研究包括Goldberg(1995、2006、2009)、Marcotte(2005)、Boyd & Goldberg(2011)等。根據這一理論,說話人期待在某種語境中聽到語言格式(formulation)A,但卻頻頻聽到語言格式B,因此認為B是這一語境中的合適格式,而A不是(Boyd & Goldberg 2011)。就是說,優先是語言習得中的一種間接的反面證據(negative evidence)。統計優先和語言格式的開放程度(degree of openness)(即可出現于這一語言格式的語言項的多元程度)是把過度創新降至最低程度的關鍵因素(Goldberg 2006、2009)。

  關于三種假說的合理性及優劣,我們在此擬不作進一步評論。我們關注的是,“兒童在語言學習中避免動詞使用過度概括”和“圖式性構式歷時擴展受到限制”之間有無直接聯系。如果有,那么前者的一些規律應該能夠在一定程度上體現在后者身上。至少目前的研究并不能證實這一點。這實際上牽涉到另一個更深層次的問題,就是兒童語言學習和語言歷時演變之間到底有沒有平行關系。長久以來,以兒童語言學習來佐證語言變化,篤信兒童語言學習在語言歷時發展中扮演著重要角色,是一部分形式學派和功能認知學派學者的共同認知。然而,學界也一直存在著質疑的聲音。例如,Bybee(2010)指出,兒童語言學習和語言歷時演變既有相似點,也有不同點,體現在語音、構詞法和句子三個層面上。Bybee引用了Baron(1977)的說法,指出影響語言歷時發展的因素和影響兒童語言學習的因素并不完全等同。Diessel(2012)進一步認為,語言歷時發展和兒童語言學習之間的關聯只是一種巧合:因為二者背后的機制是類同的(如類推、固化和范疇化等),所以變化類型有相似之處。關鍵是,兒童語言學習并非語言歷時發展過程的簡單映射,這是因為兩者之間平行關系的不均衡性:在屈折范疇身上最明顯,在語法標記和復合構式身上稍弱,在語音發展方面最弱。作者的結論是,沒有跡象表明兒童語言和語言歷時演變之間有因果關聯。

  學界對于兒童語言學習和語言歷時演變之間的關系迄今尚無共識。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拿兒童語言學習中避免過度概括來解釋圖式性構式歷時擴展受限規律時,必須十分謹慎。

  3.3.2 認知心理及語言共時創新

  這一視角的特點是以認知心理學為理論基礎,同時以語言共時創新為觀察視角。社會語言學和語言學習研究都已表明,說話人終其一生發展語言技能并且進行語言創新,而不限于兒童時期(如Bybee & Slobin 1982;Milroy 1992;Labov 1994;Ravid 1995等)。因此,語言共時創新也是研究語言演變的一個重要方面。此外,按照Bybee(2010:105)的說法,“共時和歷時應該被視為一個整體”;“演變既是認知表征的窗口,也是語言模式的創制者”。就是說,共時變異和歷時演變應該具有某種對應關系。不少學者從共時觀察的基礎上探討了圖式性構式擴展的問題。以下我們簡短地回顧一下Langacker(2008)和Bybee(2010)的相關研究。

  Langacker(2008:248)的方法稱為“環境引發的語義擴展”(context-induced semantic extension)。作者認為圖式性構式能夠準入新的動詞,而這些新準入的動詞可以從其所在構式獲得意義。例如,最核心的雙及物構式是由具有“轉移”(transfer)意義的動詞引領的,如give、bring、send和tell等,比如在如下兩句中:

  (6)a.She gave him an apple.

  b.Tell me a story.

  能夠充當雙及物構式的動詞范圍逐漸向那些原本不具有“轉移”義的動詞擴展,如make、peel、find等(例句引自Langacker 2008:246):

  (7)a.She made him a kite.They build us a porch.I knitted her a sweater.

  b.He wrote me a check.She baked them a pie.Peel me another orange.

  c.I bought him a clock.Find us some old rages.She got you a fancy car.

  這些動詞缺乏“轉移”義,但因為在雙及物構式里高頻使用,最終獲得了轉移義。而如例(7)這樣的例子如果不斷出現,可能導致雙及物構式新圖式的產生;這種新的圖式已經在一定程度上偏離了雙及物構式的原型,可以準入意義上離“轉移”義更遠的動詞,比如sculpt、skin、steal等(例句均引自Langacker 2008:248):

  (8)a.She sculpted him an elephant.

  b.Skin me another cat.

  c.I stole her a diamond ring.

  圖式性雙及物構式正是以這樣的方式逐步建立起來的。

  Bybee(2010)的角度不同。作者主張,圖式性構式的擴展特別適合用范例模型(exemplar model)來解釋。出現在圖式性構式同一空位上的單位是受語義制約的(2010:78);語義上相似的詞項以高頻率的范例為核心簇聚,而這個范例可以被視為一個預制品(prefab),因為它代表了特定意念表達的慣常性方式(2010:81)。前文提到過,作者進一步主張,一個復合圖式性構式的所有空位上的成分的范圍都可能擴展;圖式性構式的擴展是就具體詞項而言、以詞項語義特征為基礎。然而,對構式的特定空位來講,并不存在一個足以概括可以出現在這一空位所有詞項的抽象特征。相反,出現在同一空位的詞項可能依據具體語義特征而簇聚為不止一個類別,每一個類別都呈現出原型結構(2010:88)。

  對于Langacker(2008)和Bybee(2010)的方法,Peng(2016b)的評論是,兩種方法的最重要局限性是相同的,即都以具體詞項(特別是主動詞)而非整個構式為觀察視角。這種看法是以“圖式性構式的擴展即具體空位的詞項類型增加”這一假定為前提的。事實上,我們在3.2節指出,這種“局部擴展”觀的合理性并沒有令人信服的證據支持。Bybee(2010)有關共時變異和歷時演變屬同一整體的說法或許有一定道理,但二者在多大程度上具有平行性,是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

  3.3.3 語言歷時發展

  從歷史語料中發現語言發展規律,無疑是歷史語言學研究最可靠的做法。在和圖式性構式的歷時發展相關的研究方法中,構式化理論(Traugott&Trousdale 2013)是最令人關注的。構式化理論的一大特色是貫徹構式理念的徹底性。它一方面充分融匯了語法化和詞匯化研究的成果,另一方面又澄清和摒除了語法化和詞匯化學說中欠合理的部分。構式化理論區分了“構式化”(即創造“新形式—新意義”組配的過程)和“構式性演化”(即單純的形式變化或意義變化)。構式性演化又進一步分為先于構式化而發生的“構式化前構式性演化”(PreCxzn CCs,簡為“構式化前演化”)和后于構式化而發生的“構式化后構式性演化”(PostCxzn CCs,簡為“構式化后演化”):

  PreCxzn CCs→Cxzn→PostCxzn CCs

  構式化前演化 構式化 構式化后演化

  按照Traugott & Trousdale(2013:27-28)的說法,構式化前演化能夠導致構式化變化,而且通常會引起“語用擴展、語用的語義化、形式—意義的不匹配及一些細小的分布性變化”;而構式化后演化則會引起搭配的擴展,也可能伴隨形態及語音上的緊縮,并可能導致進一步的構式化(也見Traugott 2015)。構式化理論的一個假定是,這些規律對所有類型構式的歷時演變都是適用的。

  構式化理論追求的是對不同構式歷時演變規律的統一解釋,從圖式性構式的角度來看則欠缺針對性,沒有反映出其特征性的東西來。拿具體和圖式性構式歷時演變相關的課題來說,比如第二節提到的四個特征(語義多元性、圖式層級性、原型效應和范圍有限性)是如何形成的,都無法從目前的構式化理論中找到合適的解釋模式。因為過去數十年理論方法以及學界認知水平的局限性,在各種構式類型中,有關圖式性構式的研究是最為薄弱的。實體性構式演變的一部分規律,如“單向性”、“環境”因素、“語用推理”因素等,在語法化研究中已經得到了很好的解釋。這些規律是不是就能類推到圖式性構式身上呢?舉個例子,漢語的處置標記“把”以及體標記“了”、“著”和“過”等的形成和發展規律,和雙賓句、兼語句、隱現句等圖式性構式的形成和發展規律是不是具有高度的一致性呢?如果不是,具體來說同的部分和異的部分分別有多少呢?很清楚,要回答這些問題,唯一的方法就是對圖式性構式演變的規律和原則展開跨語言的調查。這項工作恰恰是當前包括構式化理論在內的歷時構式語法研究所欠缺的。對此,彭睿(2016)作了如下評論:

  構式化理論致力于從構式角度對形態句法變化的規律進行宏觀闡釋。這一理論追求本無可厚非,但似乎蘊含了一個其本身尚有待證實的前提,即不同類型的構式(如圖式性構式和實體性構式)的演變規律具有高度共通性。我們的研究實踐表明,圖式性構式的演變,特別是復合型圖式性構式的演變,在諸多方面不同于實體性構式演變;前者絕不可簡單看作后者的一種圖式化的體現。

  接下來我們將把目光轉向近年來以漢語個案為基礎對圖式性構式歷時擴展規律的探討。

  四、基于漢語的圖式性構式歷時擴展研究

  過去十幾年里,以漢語為觀察對象的圖式性構式歷時演變研究可圈可點,既有事實描寫,也有理論探討。這些討論無論是沿襲語法化方法(如洪波、董正存2004;楊永龍2011、2016;龍國富2013),借鑒句式糅合(如葉建軍2013、2014)和語言接觸(如楊永龍2014)等理念,把認知心理學和范疇化理論運用于歷時構式語法研究(如Peng 2013、2016b、2017;王昕2015),還是踐行構式化理論方法(如Zhan & Traugott 2015),都為圖式性構式歷時演變研究作出了重要貢獻。限于篇幅,本文擬不全面評述這些研究,而是把重點放在圖式性構式歷時擴展的理論問題上。Peng(2013)和Peng(2016b)分別以漢語溯因兼語句(形式化為)和隱現句(形式化為)的個案研究為基礎,初步總結了圖式性構式歷時擴展的部分規律,其目的都是雙重性的,即一方面從歷時構式語法的視角來剖析漢語個案,另一方面在漢語個案基礎上總結普遍性規律。本節將集中對這兩份研究在方法上的得失進行檢討。

  4.1 一般性規律初探

  歷時構式語法興起之初,學者們試圖在構式語法和語法化之間找到接口,因此即使是以圖式性構式為個案的討論,也都能看到語法化方法的影子,如Traugott(2008a、2008b)和Trousdale(2008a、2008b)等代表性研究都是如此。Peng(2013)雖也涉及了一些語法化觀念,但力求擺脫語法化路子。歸納起來,這份研究在方法上主要有兩個特點:

  首先,借鑒了Taylor(1995、1998)的“特征集”的做法,即用一組特征來描述一個圖式性構式的不同圖式性層級在特定歷史階段的句法和語義限制條件。由不同時期的比較,察檢原始限制條件的變化。例如,公元3世紀以前的宏觀層級的溯因兼語句在語義特征上包括六個方面,到了8世紀以后,這些特征就只剩下兩個方面了。

   

  這種以特征集定位圖式性構式并觀察其演變規律的做法,在Peng(2016b)和Peng(2017)等幾份研究中也有嘗試。

  其次,首次運用了構式層級比較的方法。圖式性構式任何特定歷史階段的分類及構式層級都可以以下頁圖表形式描寫。如圖1和圖2分別是公元前2世紀-公元1世紀以及14-17世紀這兩個時期溯因兼語句的構式層級(因為受空間限制,圖中只顯示宏觀層級和兩個中觀層級)。通過不同時期構式層級的比較,就能清楚地看到圖式性構式多層次的語義類別和圖式性程度兩個維度的變化軌跡。

   

   

  關于圖式性構式歷時擴展,這份研究總結了三條規律:

  (i)圖式性構式的擴展以原始的形態句法和語義語用限制條件的放寬為特征。

  (ii)圖式性構式的擴展包括“層級化”(即圖式性程度的提升)和“包容性增長”(即語義類別的增加,或說語義多元化)兩個變化維度。

  (iii)層級化和包容性增長互為前提,循環性相互促進(即“二維循環”)。

  這三條規律預測性很強,但都只是對總體特征最基本的觀察。這份研究未能厘清的東西很多,以下僅僅列出其中和這三條規律相關的兩點:

  (i)“原始限制條件放寬”的說法忽略了一個重要事實,即歷時地看,各層級構式在丟失舊限制條件的同時,也會獲取新限制條件①。新限制條件的獲取(準確地說,新舊限制條件之間影響力的此消彼長)是如何影響圖式性構式擴展過程的,在Peng(2013)里未予討論。

  (ii)層級化和包容性增長及其二維循環關系,揭示了語義多元性和圖式性程度之間的互動關系,但沒有解釋語義多元性特征以及不同語義類型之間原型結構關系的來龍去脈。

  Peng(2013)是進一步建構理論模型的基礎。以此為起點,針對圖式性構式歷時擴展規律的不同方面開展專題性研究,十分必要。

  4.2 專題性研究

  與圖式性構式歷時擴展相關的研究課題很多。Peng(2016b)試圖初步地探討這類變化的推動和阻遏因素,具體涉及了對以下兩個現象的理論解釋:

  (i)新實例準入的先后順序受到制約,即圖式性構式構例和該構式最早構例之間的語義差距與這些構例被準入的時間先后順序相一致。這在溯因兼語句的演變過程中看得很清楚,較晚準入的構例和最早構例在語義上的距離,要大于那些較早準入的實例。

  (ii)新實例的類型受到一定的限制,即一個圖式性構式的包容性增長(或語義多元化)往往是有限度的:一些創新可以為母語者所接受,而另一些創新則不被母語者認可。再以漢語溯因兼語句為例,動詞論元構式的創新受限,簡單地講,就是并非所有動詞都可以成為這類構式的主動詞。

  第二個現象和圖式性構式的范圍有限性直接相關。Peng(2016b)詳細考察了漢語隱現句的個案,同時以認知心理學和范疇化框架為理論假定(assumption),具體包括如下兩個方面:

  (i)主張圖式性構式的擴展是一種范疇化過程。

  這份研究的主要理論框架都和范疇學習理論以及相關學說有關。為彌補范疇化理論“原型模式”(prototype model)和“范例模式”(exemplar model)的缺陷,這份研究采用了Vanpaemel & Storms(2008)所提出的“范疇化彈性抽象性模式”(varying abstraction model of categorization,VAM),主張范疇表征(category representation)是由范疇成員的次原型(subprototype)構成的。

  (ii)強調“知識效應”(knowledge effect)在范疇化中的作用。

  范疇學習理論文獻關注“早前知識”(prior knowledge)在范疇化中的作用(Murphy 1993、2002;Heit 1998、2001;Lin & Murphy 1997;Rehder & Murphy 2003;Harris & Rehder 2011;等)。學者們認識到,范疇化理論應當把早前知識對范疇化學習的影響納入考量(Heit 2001:156)。按照Lin & Murphy(1997)的說法,早前知識是“為概念和特征提供因果關聯的關系集”。知識效應指的是人們帶入范疇學習的“有關實物或者事件的早前知識的影響”(Murphy 2002:146)。Peng(2016b)采納了Heit(2001)所提出的知識效應模式。這一模式的核心觀點是:當一個人研判X是否屬于新學習的范疇A的時候,X同時被拿來與對范疇A的實際觀察結果以及該范疇的早前知識相對照。Murphy(2002:172-173)也指出,早前知識在影響概念的最初編碼之后,也會影響范疇化過程;人們會“正面地范疇化那些與其知識相吻合的實例”,而“排除那些與其知識不相符的實例”。從這個意義上說,范例為新實例提供模板,因而是創新的推動者;早前知識可能排除過于偏離范例的新實例,也就是在一定程度上扮演著阻遏創新的角色。Peng(2016b)認為,圖式性構式的早前知識既包括人們對特定語言的綜合性了解,也可以部分地定義為關于該語言中特定圖式性構式的認知(簡為“構式性早前知識”)。為簡便起見,Peng(2016b)的討論只涉及構式性早前知識,即一個圖式性構式所有實例的共同特征。

  在以上兩個理論前提的基礎上,Peng(2016b)提出了圖式性構式擴展的“整合模式”,其主要觀點是,圖式性構式擴展以范例和構式性早前知識的交互作用為驅動力。一方面,范例的吸引作用可以導致創新;另一方面,構式性早前知識制約著創新。換言之,因為構式性早前知識的“錨定角色”(anchoring role),圖式性構式擴展中的創新是相對保守的。構式性早前知識在提供圖式性構式的總體信息(包括各構成部分的特征及其相互之間的關系)的同時,也為可能的創新擴展劃定了界限:當新構例依循范例的模式被創造出來的時候,其偏離程度總是會受到構式性早前知識的限制。就是說,構式性早前知識可以起到錨固的作用,避免新用法或新構例偏離太遠。因此,構式性早前知識在創新中是一種限制力量。那么為什么新構例在語義上越偏離范例,其出現時期就越晚呢?這份研究的解釋是,歷史時期越晚,制約圖式性構式的條件也越寬松,使得制約創新的構式性早前知識不斷概括化;因為制約創新的構式性早前知識不斷概括化,較早時期受到阻遏的創新有可能在較晚時期得以實現。

  Peng(2016b)是對圖式性構式歷時擴展受限問題的初步探索。文中提出的整合模式的解釋力有待跨語言事實的驗證,也必然存在進一步修正的空間和必要性。

  五、值得探討的課題

  圖式性構式歷時擴展的理論問題十分復雜,相關專題研究仍處于起步階段,Peng(2013)和Peng(2016b)都只能算是初步思考。本節將簡單介紹我們目前正在討論的其他理論課題,包括圖式性構式歷時擴展和構式化的關系,以及圖式性構式的多元性的產生方式。和Peng(2016b)的做法一樣,這兩個專題研究同樣是以認知心理學及范疇化學說為理論基礎。

  5.1 擴展和構式化的關系②

  前文提到,Traugott&Trousdale(2013:28)主張,構式化后演變(即擴展)可能導致進一步的構式化。那么這樣的變化是如何實現的呢?目前的構式化理論對此著墨不多。我們不妨來觀察一下語言中那些表層形式相同而意義解釋相異的句子。例(9)中兩例屬典型的現代漢語隱現句,而例(10)和(11)兩組句子明顯已經無法直接以隱現義來解釋了。

  (9)a.打前面來了個喇嘛。

  b.半路上殺出個程咬金。

  (10)a.在場的人哭了一大片。(轉引自劉探宙2009)

  b.我大學同學已經離婚好幾個了。(轉引自劉探宙2009)

  (11)a.張巖所在的班級這次中考特別好,考取了三十多個。(大肥羊《重生1990之官運亨通》,搜索自BCC語料庫)

  b.飛龍幫包括我在內的二十五個大小頭目已經反水了九個。(明月百年心《重生之鳳凰傳奇》,搜索自BCC語料庫)

  例(10)和(11)兩組句子到底屬于邊緣的隱現句,還是已經形成一個新的圖式性構式?學者們的看法不一致(見李杰2009;劉探宙2009;沈家煊2009;宣恒大2011;Peng 2016b;等)。文獻中對以上三組句子之間關系的爭議,我們在此不予復述。我們感興趣的是,能否從歷時構式語法的角度厘清這些句子之間的關系,并且進一步建立起一個有普遍意義的解釋模型來。擴展是語義驅動的,新準入的構例在表層形式上不會立即發生變化。因此,如果構式化變化由擴展引起,新產生的圖式性構式有可能和其源構式保持一致。不同于Peng(2013)和Peng(2016b),我們把圖式性構式限制條件分為兩個部分,即“區別性特征”(原始限制條件)和“創新性特征”(在擴展中獲得的新限制條件),并且假定圖式性構式成員的創新性特征和區別性特征的影響比通常會維持在一定范圍(“門檻”)內。以漢語隱現句為個案,我們提出了“擴展中的語義變異”假設,概括如下:

  “擴展中的語義變異”假設

  在圖式性構式的歷時擴展過程中,區別性特征和創新性特征此消彼長,即后者對構式整體語義解釋的影響力越來越強,而前者的影響力越來越弱。新成員準入越晚,創新性特征和區別性特征的影響比就越高。當創新性特征和區別性特征的影響比高于圖式性構式的“門檻”時,區別性特征就會失去其在語義詮釋中的主導地位;而創新性特征增強到一定程度,就可能成為新語義的基礎。具有新語義的構例簇聚在一起,就構成了新的圖式性構式。

  我們把圖式性構式這種區別性特征和創新性特征影響力的此消彼長現象稱為“語義稀釋”(semantic dilution)。由語義稀釋引起的變異現象,通常發生于Peng(2013)所說的層級化和包容性增長到了相當程度之際——邊緣構例可能以其創新性特征為語義基礎而產生新的語義詮釋方式,因循既有表層形式和句法結構而產生新的復合型圖式性構式。

  以上假設的關鍵是這種決定構例歸屬的“門檻”是不是真的存在。對于這個問題,范疇化理論原型觀中的“門檻理論”(threshold theory)(如Hampton 1995、1998)說得很清楚:范疇化是通過對事物表征和范疇表征之間的對比來進行的;如果二者相似性超過一定門檻,該事物就可確定為這種范疇的一個成員,否則就必須從這種范疇成員中排除出去。因此,拿漢語隱現句來說,可以斷定的是,隱現句作為一個范疇,其合格成員必然符合一定的限制條件,即必須與核心成員保持一定的相似度(例如創新性特征和區別性特征的影響比)——相似度低于這一標準的構例,就無法用隱現義來詮釋了。這一思路有助于解決構式化理論所沒有回答的問題,即構式化后演化(擴展)到底是如何導致構式化的。我們的目標是在漢語隱現句個案的基礎上初步地概括出一個普遍適用的解釋模型來。

  5.2 圖式性構式的語義多元化機制

  前文提到,圖式性構式都具有語義多元性。我們不妨再舉漢語隱現句的例子來予以說明。Peng(2016b)依據NP出現或者消隱的方式,把漢語隱現句構例分為不同類別,如“現隱”“放射”“增減”等。Peng(2013)的研究顯示,歷時地看,一個圖式性構式的圖式性程度和語義多元性(包容性)程度成正比。一個尚無理論解釋的問題是,圖式性構式語義多元性的產生機制是什么。就是說,我們還不清楚一個圖式性構式的不同類型的構例“語義方向”(即與構式核心意義適配的語義域,如隱現句的“現隱”“放射”“增減”等意義)的差異性是如何形成的,其中的決定因素是什么。從理論上講,決定圖式性構式擴展的語義方向的可能因素包括“范例”、“既有構例”和“目標義”三種。

  在Goldberg(2006、2009)和Bybee(2010)等文獻里,范例被定位為圖式性構式文本頻率(token frequency)最高的那一類成員。比如Peng(2016b)比較了隱現句不同時期各語義類型的構例,結果顯示其中“現隱”類構例的文本頻率一直居首,這類構例也因此成為漢語隱現句的范例。范例的作用就是范疇化的模板或模仿對象,包括形式和意義兩個方面。范例不僅是圖式性構式各成分之間句法和語義關聯方式的模板,同時也是抽象語義解釋方式的模板。如果創新的語義方向是由范例決定的,那么圖式性構式的語義多元性就不可能存在。

  創新必須有一定的語義基礎。既有構例的意義特征在創新的語義基礎中扮演什么樣的角色,值得深入探討。如果既有構例能夠影響創新,那么需要回答的問題就變成既有構例的哪些語義特征以何種方式影響創新。關于語法化中的語義變化,Lichtenberk(1991)指出,意義中的特定方面可能成為功能引申的基礎,而這個特定方面不限于主要意義特征,邊緣意義特征也可能被凸顯,并進而成為語義引申的依據。這一觀點對我們具有很大的啟發性,那就是既有構例語義特征的方方面面都可能成為創新的義源。

  再來看目標義。目標義指的是說話人在交際中意欲傳遞的信息。Peng(2016b)指出,圖式性構式在每個歷史時期都可由一組獨特的語義語用特征來制約,因此構式性早前知識具有階段性。Lauwers&Willems(2011)認為,語言變化中的創新是“語言系統所強加的限制條件和該系統所允許的靈活性(以及創造性)之間的妥協”。構式性早前知識正是這些限制條件中的一部分。就是說,以表達目標義為目的的圖式性構式的創新,通常不會完全擺脫構式性早前知識的約束。這種約束并不能完全鉗制目標義在創新過程中引領語義方向的作用。

  歸納起來,關于語義多元化成因,我們的初步思路是:圖式性構式的語義多元性是目標義和既有構例交互作用的結果。目標義為圖式性構式的擴展提供語義創新的方向,但受制于構式性早前知識;既有構例為擴展提供語義創新的依據。這一思路亟待跨語言事實的證實或修正,當然也可能被跨語言事實證偽。無論被證實、修正還是證偽,這種理論模型的探索都是必要的。

  實體性構式和圖式性構式的歷時演變有共同點,也必然有各自的特色。得益于長期以來的語法化研究,目前我們對實體性構式歷時演變的規律、原則和機制等已經熟知,而對圖式性構式歷時演變的個性化東西的了解仍然十分粗淺。如果對圖式性構式歷時演變無深透了解,是難以真正建立起跨構式類型的統一理論框架的。跨語言的研究已經證明,語法化有普遍適用的動因、規律和原則,個別語言和個別語法化項受個性化因素制約的情形只是一種表象(彭睿2017)。同樣毋庸置疑的是,圖式性構式的歷時演變一定有普遍適用的動因、規律和機制。這一觀念和圖式性構式歷時演變的個別語言特色以及個別圖式性構式特色的存在并不矛盾。當前的歷時構式語法研究,包括本文討論的圖式性構式擴展問題,不妨沿兩個路子走。第一個路子,繼續從跨語言的角度探討不同構式類型(如實體性和圖式性,獨體型和復合型)各自的演變規律,扎實挖掘各個類型的個性特征。第二個路子,對這些個性特征進行細致梳理和比較,并結合不同領域(如構式語法、心理語言學、認知心理學等)的研究成果,逐步總結出跨語言、跨類型的構式歷時演變規律來。這兩個路子的研究應同步進行、相互支撐。特別地,目前圖式性構式歷時演變的研究,包括事實調查和理論建構,都只是處于起步階段。漢語悠久的歷史以及保存完好的歷史語料,是探討圖式性構式歷時演變普遍規律的寶貴資源。漢語研究應當、也完全能夠在這一領域的理論建設中發揮重要作用。

  本文系由作者在中國人民大學(2018年10月24日)和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2018年10月25日)所作的兩場學術報告綜合整理而成。部分內容曾在“中國語言學會歷史語言學分會首屆年會”(首都師范大學,2018年10月20-21日)上宣讀過。同行們的反饋意見十分有啟發性,在此謹表謝忱。文中存留問題概由作者負責。

  ①區分新、舊限制條件的想法受到了胡亞(新加坡國立大學中文系博士候選人)相關研究的啟發。

  ②有關擴展和構式化之間關系的討論的不同版本,我們曾先后在“第九屆漢語語法化問題國際學術討論會”(安徽大學,2017年10月)和“語法化高端論壇及語法化詞庫建設工作會議”(江西師范大學,2018年1月)兩個會議上報告過。

  原文參考文獻:

  [1]崔建新 1987 隱現句的謂語動詞,《語言教學與研究》第2期.

  [2]洪波、董正存 2004 “非X不可”格式的歷史演化和語法化,《中國語文》第3期.

  [3]李杰 2009 試論發生句,《世界漢語教學》第1期.

  [4]李臨定 1986 《現代漢語句型》,商務印書館.

  [5]劉探宙 2009 一元作格動詞帶賓語現象,《中國語文》第2期.

  [6]龍國富 2013 “越來越……”構式的語法化——從語法化的視角看語法構式的顯現,《中國語文》第1期.

  [7]呂冀平 2003 《漢語語法基礎》,商務印書館.

  [8]彭睿 2012 溯因兼語句的可接受度和意義調查,《中國語文》第6期.

  [9]彭睿 2016 語法化·歷時構式語法·構式化——歷時形態句法理論方法的演進,《語言教學與研究》第2期.

  [10]彭睿 2017 如何定位漢語語法化的“特色”,《語言教學與研究》第5期.

  [11]沈家煊 2009 “計量得失”和“計較得失”:再論“王冕死了父親”的句式意義和生成方式,《語言教學與研究》第5期.

  [12]史有為 1992 混沌性:“我喜歡他老實”,載《呼喚柔性——漢語語法探異》,海南出版社.

  [13]宋玉柱 1987 隱現句,載《語言研究論叢》第四輯,南開大學出版社.

  [14]王昕 2015 雙賓構式的歷時演化——從歷時構式語法角度研究,新加坡國立大學博士學位論文.

  [15]宣恒大 2011 現代漢語隱現句研究,安徽大學博士學位論文.

  [16]楊永龍 2011 試說“連X+都VP構式”的語法化,載吳福祥、張誼生主編《語法化與語法研究》(五),商務印書館.

  [17]楊永龍 2014 從語序類型的角度重新審視“X+相似/似/也似”的來源,《中國語文》第4期.

  [18]楊永龍 2016 結構式的語法化與構式演變,《古漢語研究》第4期.

  [19]葉建軍 2013 “X勝似Y”的來源、“勝似”的詞匯化及相關問題,《語言科學》第3期.

  [20]葉建軍 2014 的生成機制與動因,《中國語文》第3期.

  [21]Ambridge,Ben,Amy Bidgood,Julian M.Pine,Caroline F.Rowland & Daniel Freudenthal 2016 Is passive syntax semantically constrained? Evidence from adult grammaticality judgment and comprehension studies.Cognitive Science 40(6):1435-1459.

  [22]Ambridge,Ben,Julian M.Pine & Caroline F.Rowland 2012 Semantics versus statistics in the retreat from locative overgeneralization errors.Cognition 123(2):260-279.

  [23]Baggio,Giosuè,Travis Choma,Michiel van Lambalgen & Peter Hagoort 2009 Coercion and composotionality.Journal of Cognitive Neuroscience 22(9):2131-2140.

  [24]Baker,C.L.1979 Syntactic theory and the projection problem.Linguistic Inquiry 10(4):533-581.

  [25]Baron,Naomi S.1977 Language Acquisition and Historical Change.Amsterdam:North Holland Publishing Company.

  [26]Boyd,Jeremy K.& Adele E.Goldberg 2011 Young children's failure to generalize when exposed to the same input as older learners.Journal of Child Language 39(3):457-481.

  [27]Boye,Kasper & Peter Harder 2012 A usage-based theory of grammatical status and grammaticalization.Language 88(1):1-44.

  [28]Braine,Martin D.S.& Patricia J.Brooks 1995 Verb argument structure and the problem of avoiding an overgeneral grammar.In Michael Tomasello & William E.Merriman(eds.)Beyond Names for Things:Young Children 's Acquisition of Verbs,353-376.Hillsdale,NJ:Lawrence Erlbaum.

  [29]Brooks,Patricia J.& Michael Tomaaello 1999 How children constrain their argument structure constructions.Language 75(4):720-738.

  [30]Bybee,Joan L.2010 Language,Usage and Cognition.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31]Chomsky,Noam 1993 A minimalist program for linguistic theory.In Ken Hale & Samuel J.Keyser(eds.)The View from Building 20:Essays in Linguistics in Honour of Sylvain Bromberger,1-52.Cambridge,MA:The MIT Press.

  [32]Diessel,Holger 2012 New perspectives,theories and methods:Diachronic change and language acquisition.In Alexander Bergs &Laurel Brinton(eds.)Historical Linguistics of English:An International Handbook,1599-1613.Berlin/New York:Mouton de Gruyter.

  [33]Geeraert,Dirk 1997 Diachronic Prototype Semantics:A Contribution to Historical Lexicology.Oxford:Clarendon Press.

  [34]Goldberg,Adele E.1995 Constructions:A Construction Grammar Approach to Argument Structure.Chicago: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35]Goldberg,Adele E.2006 Constructions at Work:The Nature of Generalization in Language.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36]Goldberg,Adele E.2009 The nature of generalization in language.Cognitive Linguistics 20(1):93-127.

  [37]Goldberg,Adele E.2016 Partial productivity of linguistic constructions:Dynamic categorization and statistical pre-emption.Language and Cognition 8(3):369-390.

  [38]Hampton,James A.1995 Similarity-based categorization:The development of prototype theory.Psychological Belgica 35(2):103-125.

  [39]Hampton,James A.1998 Similarity-based categorization and fuzziness of natural categories.Cognition 65(2):137-165.

  [40]Harris,Harlan D.& Bod Rehder 2011 The knowledge and resonance(KRES)model of category learning.In Emmanuel M.Pothos& Andy J.Wills(eds.)Formal Approaches in Categorization,274-298.New York: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41]Heit,Evan 1998 Influences of prior knowledge on selective weighting of category members.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Learning,Memory,and Cognition 24(3):712-731.

  [42]Heit,Evan 2001 Background knowledge and models of categorization.In Ulrike Hahn & Michael Ramscar(eds.)Similarity and Categorization,155-178.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43]Hilpert,Martin 2013 Constructional Change in English:Developments in Allomorphy,Word-formation and Syntax.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44]Hopper,Paul J.& Elizabeth C.Traugott 2003 Grammaticalization.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45]Labov,William 1994 Principles of Linguistic Change:Internal Factors.Oxford:Blackwell.

  [46]Langacker,Ronald W.1987 Foundations of Cognitive Grammar,Vol.Ⅰ:Theoretical Prerequisites.Stanford: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47]Langacker,Ronald W.2005 Construction grammars:Cognitive,radical,and less so.In Ruiz de Mendoza ,Francisco J.&M.Sandra Cervel(eds.)Cognitive Linguistics:Internal Dynamics and Interdisciplinary Interaction,101-159.Berlin/New York:Mouton de Gruyter.

  [48]Langacker,Ronald W.2008 Cognitive Grammar:A Basic Introduction.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49]Lauwers,Peter & Dominique Willems 2011 Coercion:Definition and challenges,current approaches,and new trends.Linguistics 49(6):1219-1235.

  [50]Lichtenberk,Frantisek 1991 Semantic change and heterosemy in grammaticalization.Language 67(3):475-509.

  [51]Lin,Emilie L.& Gregory L.Murphy 1997 Effects of background knowledge on object categorization and part detection.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Human Perception and Performance 23(4):1153-1169.

  [52]Marcotte,Jean-Philippe 2005 Causative alternation errors in child language acquisition.Ph.D.thesis,Stanford.

  [53]Milroy,James 1992 Linguistic Variation and Change:On the Historical Sociolinguistics of English Oxford:Blackwell.

  [54]Murphy,Gregory L 1993 Theories and concept formation.In Iven Van Mechelen,James Hampton,Ryszard S.Michalski & Peter Theuns(eds.)Categories and Concepts:Theoretical Views and Inductive Data Analysis,173-200.New York:Academic Press.

  [55]Murphy,Gregory L.2002 The Big Book of Concepts.Cambridge,MA:The MIT Press.

  [56]Newmeyer,Frederick J.2003 Grammar is grammar and usage is usage.Language 79(4):682-707.

  [57]Noёl,Dirk 2007 Diachronic construction grammar and grammaticalization theory.Functions of Language 14(2):177-202.

  [58]Peng,Rui 2013 A diachronic construction grammar cccount of the Chinese cause-complement pivotal construction.Language Sciences 40(1):53-79.

  [59]Peng,Rui 2016a Chinese descriptive pivotal construction:Taxonomy and prototypicality.Language and Linguistics 17(4):529-573.

  [60]Peng,Rui 2016b The integration of exemplars and prior knowledge in the extension of schematic constructions:Evidence from Chinese emerge-hide construction.Language Sciences(56):1-29.

  [61]Peng,Rui 2017 Pivotal Constructions in Chinese:Diachronic,Synchronic,and Constructional Perspectives.Amsterdam/Philadelphia: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mpany.

  [62]Pinker,Steven 1989 Learnability and Cognition:The Acquisition of Argument Structure.Cambridge,MA:The MIT Press.

  [63]Ravid,Dorit Diskin 1995 Language Change in Child and Adult Hebrews:A Psycholinguistic Perspective.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64]Rehder,Bob & Gregory L.Murphy 2003 A knowledge-resonance(KRES)model of category learning.Psychonomic Bulletin &Review 10(4):759-784.

  [65]Taylor,John 1995 Linguistic Categorization:Prototypes in Linguistic Theory(second edition).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66]Taylor,John 1998 Syntactic construction as prototype categories.In Michael Tomasello(ed.)The New Psy-chology of Language:Cognitive and Functional Approaches to Language Structure,177-202.Hillsdale NJ: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67]Traugott,Elzabeth C.2007 The concepts of constructional mismatch and type-shifting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grammaticalization.Cognitive Linguistics 18(4):523-557.

  [68]Traugott,Elizabeth C.2008a Grammaticalization,constructions and the incremental development of language:Suggestions from the development of degree modifiers in English.In Regine Eckardt,Gerhard Jager & Tonjes Veenstra(eds.)Variation,Selection,Development:Probing the Evolutionary Model of Language Change,219-250.Berlin/New York:Mouton de Gruyter.

  [69]Traugott,Elizabeth C.2008b The grammaticalization of NP of NP constructions.In Alexander Bergs & Gabriele Diewald(eds.)Constructions and Language Change,21-43.Berlin/New York:Mouton de Gruyter.

  [70]Traugott,Elizabeth C.2015 Toward a coherent account of grammatical constructionalization.In Jóhanna ,Elena Smirnova,Lotte Sommerer & Spike Gildea(eds.)Diachronic Construction Grammar,51-79.Amsterdam/Philadelphia: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mpany.

  [71]Traugott Elizabeth C.& Graeme Trousdale 2013 Constructionalization and Constructional Changes.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72]Trousdale,Graeme 2008a Constructions in grammaticalization and lexicalization:Evidence from the history of a composite predicate construction in English.In Graeme Trousdale & Nikolas Gisborne(eds.)Constructional Approaches to English Grammar,34-64.Berlin/New York:Mouton de Gruyter.

  [73]Trousdale,Graeme 2008b Words and constructions in grammaticalization:The end of the English impersonal construction.In Susan M.Fitzmaurice & Donka Minkova(eds.)Empirical and Analytical Advances in the Study of English Language Change,301-326.Berlin/New York:Mouton de Gruyter.

  

作者簡介

姓名:彭睿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