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學 >> 藝術鑒賞
“心化”苦旅
2020年01月26日 14:27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王漪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中國山水畫自六朝興,歷1500余年而不衰。其原因是受中國古代“天人合一”思想的影響和中國人特別強調人與自然的相互依存及和諧,這種思維方式把世界看成一個統一的整體,著重探索天與人、主與客、自然與社會之間的關系。山水畫也就成為富有人性的“人化”自然,即“胸中山水”。畫家運用技巧表現自然之美,或為“暢神”“怡性”之媒介,更要成為某種精神品格的象征。畫中的山水,也非真正意義的自然山水,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經過畫家的“心化”過濾,富有生命律動。它源于自然,又高于自然,是畫家理想中的自然,是由物質派生出的精神世界,是超現實的現實,超物質的物質,是藝術家主體精神的升華。鏡花水月,皆由心會;興寄神游,良足動人。

  畫家手握一管,寫盡人間丘壑,此“寫”之過程是“瀉”“胸中盤郁”的過程,是情動的過程更是到達理想彼岸的過程。劉勰在《文心雕龍》中云:“物色之動,心亦搖焉。”“游目騁懷,佳興發”“積思游滄海”“花有榮敗,人有生死”。亦是由物心動,心動驅使情動。畫家在這邏輯規律的演進中給予定格,并成為作品,成為永久的經過心動的痕跡。

  畫宜有心有物,心到物邊是情,物來心上是形。此心此物,即物亦即是心,心物各一又合于一,有了心之非真和物之真就有了畫,也算得了真正的畫。若無此心之非真,何來超然,豈能可讀;若無此物之真,何來真切,豈謂可游。有心有物也就成了中國傳統美學的重要特征。

  藝術家心路的旅程永遠背著痛苦的行囊,其痛苦之處在于如何將心物合一。因為畫畫有了心物合一,才能產生畫意與畫趣。意則為心,為虛,宜虛中有實,實中有虛,為畫家通過物之載體寄托的生命意識,表現理想追求;趣則為物,為實,宜實中有虛,虛中有實,為畫家調動一切繪畫因素對物進行重新優化整合;由此即有繪畫上的意趣相合之意,生發了境界,其境界有三:

  一為情境。情是畫中最緊要的,是畫的生命,貫穿于畫的全過程,是心與物的體驗、感受。若無情,又何論畫。劉勰在《文心雕龍》中云:“人稟七情,應物斯感;感物詠志,莫非自然。”畫亦如此,情是人對物的感受,是詩人和畫家對自然的欣賞,但在欣賞時不囿于心情舒暢,興高采烈,有時會在失志落寞和愁苦悲哀的心情中欣賞自然的美麗。愁苦和美麗,心與物產生矛盾的碰撞,能將這種矛盾調和最好的是詩人和畫家,經過傾訴和揮寫,一切煙消云散,留下的是永恒的經過心與物碰撞的新生命——作品。畫家的人品胸次、品德修養、氣質膽魄的高低優劣,決定著在作品中所達之情趣的高低優劣,也決定了作品的生命和價值。元人倪瓚的簡潔數筆,一派淡泊靜穆之意躍然絹素,其除了受莊子“夫虛靜、恬淡、寂寞、無為者,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至”的影響,也與他晚年落難及戰亂,棄家隱跡江湖的經歷有關。又孔尚任《桃花扇》中《沽美酒》為證:“你記得跨清溪半里橋、舊紅板沒一條。秋水長天人過少,冷清清的落照,剩一樹彎腰。”此情、此景是國恨家仇的悲哀,是詩人心靈深處的愁苦與無奈。因此,畫家和詩人要使自己的作品打動人,所繪所言之情必須是真實的。

  二為悟境。悟是心對物體會的結果,是“物”至“化”領悟的過程和終極。陸世儀在《思辨錄輯要》中云:“凡體驗有得,皆是悟。”好似僧人坐禪,以心去觀物之本質,靜悟得度,以微妙之法門超越一切,其不是用邏輯定律去思考,而是用“禪定”領悟體驗。古人寫竹,以物傳心,多借竹子“勁風不能撼其節,雪霜不能奪其色”的堅貞,以及風雅、虛心的風骨以喻自己或表胸中之事。以至皴山染水,意在臥游,托寄情志。與其說是寫竹皴山,不如說是在畫自己,畫中的自己便是心性,見性明心;畫中之竹成為畫家寄托心性的載體,是有呼吸的生命之物。太湖山水之中,又倪瓚蕩一葉小舟隱跡期間,居無定所,眼中兩岸秋冬間的殘枝敗葉與心底的愁苦融為一體,是謂有我之景,故其筆底間皆是“一江秋水淡寒煙,水影明如練,眼底離愁數行雁。”既是自家的心性,又是自我體驗后的寫照,執自己的本來面目,領悟理解一切。心為物化,即物化心,此乃悟境。

  三為神境。神是精神、神韻、靈魂所在,是幻想,是超越自我主宰一切的無形東西。它凌駕于心我與物我之上,而又無影可尋,同時又深信其真實。司空圖《詩品集解》中云:“匪神之靈,匪機之微。如將白云,清風與歸。遠引若至,臨之已非,少有送氣,終與俗違。亂山喬木,碧苔芳暉,誦之思之,其聲愈希。”此中之神,心之神也;機,天機也。所言超詣之境,可望而不可即。遠遠招引,好似相近,但無由踐之途。既而近之,才覺超詣,又便非超詣,超詣之境不可以人力求之,故詩境惟超詣最難。此超詣之境在繪畫中可稱之為神境。亦如陶淵明《桃花源記》中虛擬的一個非真但又似真的空間,讀后深信其真實。王漁洋論詩提倡神韻,神韻為詩中最高境界,也是畫中最高境界,充滿神韻的超詣之作,進入神境。神境是心與物融,物與心化的升華、再造。董其昌以心化之物營造了無我之境,使觀者從其畫中獲得直覺的遐想,絹素間的一點一劃均從心中過濾出來。清初畫家八大山人,由于明朝滅亡的悲哀與流離的愁苦,在心中凝結成精魂,其心物則是血與淚交融的形質,這種形質無法用眼睛辨識,只能用心去解讀。

  畫中三境可概括為:心我,物我,超我。畫家須在此境界中表現自己,不斷地在物我之間追求演進,以殉道精神,作“心化”苦旅……

  (作者系陸儼少藝術院院長)

作者簡介

姓名:王漪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胡子軒)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