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學 >> 名家著作
英國美術黃金時代的啟示
2020年01月26日 14:24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丁寧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英國美術的黃金時代》

[英]威廉·沃恩 著

龍曉瀅 譯

北京大學出版社

2019年10月版

  坊間流行了很多年的“藝術世界”叢書,由英國著名的T&H出版社出版,大多出諸英國藝術史名家的手筆,如今多多少少有點經典的意味了。龍曉瀅移譯的威廉·沃恩的《英國美術的黃金時代》也不例外。威廉·沃恩既是倫敦大學的藝術史資深教授,也是藝術家,身體力行地創作了大量的版畫與水彩畫,同時策劃過很多重要的學術專題展覽,近年又偶爾現身于藝術慈善領域。頗為關鍵的是,作者一直筆耕不輟,著述繁富,主要著作有《浪漫藝術》(1978年)、《德國浪漫主義與英國藝術》(1980年)、《19世紀英國藝術與自然界》(1990年)、《德國浪漫派繪畫》(1994年)、《浪漫主義與藝術》(1994年)、《威廉·布萊克》(1999年)、《庚斯博羅》(2002年)、《約翰·康斯坦博》(2002年)、《弗里德里希》(2004年)、《塞繆爾·帕爾默:1805—1881》(2005年),以及《塞繆爾·帕爾默:墻上的影子》(2015年)等。看得出來,威廉·沃恩最得心應手的研究領域是歐洲浪漫派的藝術,而英國藝術黃金時代的發軔恰與浪漫派的問世相關。不過,細究起來,《英國美術的黃金時代》一書并不僅僅是關涉浪漫派的描述而已。

  熟悉英國的人一定對英國文化史中的傳統傾向有所感受。德國浪漫主義藝術在英國甚至到了20世紀后半葉還有些不被看好。當威廉·沃恩1972年在英國泰特美術館策劃德國浪漫派大師卡斯帕·大衛·弗里德里希的專題展時,事實上當時的英國對后者依然有些許認知上的隔閡。像著名美術史家肯尼斯·克拉克將這位畫家看作不自量力地想用畫筆與文學家競爭的藝術家,其中的輕慢意味顯而易見。因而,威廉·沃恩單槍匹馬的工作方向在當時具有以正視聽的開拓性意義。1980年問世的《德國浪漫主義與英國藝術》更是首而為之地揭示了德國哲學與藝術對英國藝術的深刻影響,更為重要的是界定英國藝術的黃金時代,是其真正的自覺之為。

  一提到文藝復興時期,我們就會想到莎士比亞、馬洛、格林等,很少有人知道希利亞德這樣的畫家,更遑論其像莎士比亞那樣的普世影響了。那么,英國藝術的黃金時代,究竟始于何時呢?

  《英國美術的黃金時代》這本書就是一個相當完整的答案。

  英國浪漫派大師約翰·康斯坦博的成名卻不是在英國,而是在法國巴黎。他一生從不遠行,覺得每一天都是新的,連一個小時也不會與另一小時相同,何況這個世界上的每一片葉子也是獨一無二的。當他的杰作《干草車》于1824年在巴黎沙龍展上大獲成功時,他也不曾動心要去巴黎看一看,因為他覺得,只要想一想英格蘭薩福克寧靜農舍旁的美麗山谷,就可以迷倒巴黎人。確實,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的畫深深地影響了法國的德拉克洛瓦和巴比松畫派。1824年,德拉克洛瓦正在完成要在沙龍展出的作品《希阿島的屠殺》。就在開幕前幾天,他看到了一位法國收藏家不久前得到并準備在這次沙龍里展出的英國畫家約翰·康斯坦博的一些作品。他由衷地被其所表現的色與光打動,甚至覺得這是奇跡般的杰作。于是,他馬上對康斯坦博的作品展開研究,發現它們均非以均勻單一的色彩來畫,而是用許多并列色彩的小筆觸加以組合;當觀者站在適當的距離外觀看時,這些小的筆觸會顯示出遠比德拉克洛瓦作品更為強烈的色彩效果。德拉克洛瓦從中得到莫大的啟迪。在沙龍展開幕前的短短數日里,他對《希阿島的屠殺》做了整體的修改,用非調和的筆觸畫在過去他常用的平涂顏色之上,并用透明的釉色使畫面上的色彩具有顫動感。瞬間,藝術家發現他的《希阿島的屠殺》變得閃閃發光,渾然一體,飽滿的力度溢出生氣,尤有真實感……我們在德拉克洛瓦當時的日記里尤其可以體會到畫家當時的感覺:“我看了康斯坦博的作品,這位康斯坦博對我大有教益”“我重新研究了康斯坦博的一幅草稿,它真是奇妙的難以置信的杰作”。1825年,德拉克洛瓦已經對當時法國畫家時髦、無聊、因襲的油畫風格倍感厭倦,可是,當時人們對他們的喜愛遠超更有才氣的普呂東和格羅。于是,德拉克洛瓦決定離開巴黎前往倫敦,他要向英國的色彩大師學習。回國后,德拉克洛瓦對先前自己未曾留意過的特納、威爾基、勞倫斯、康斯坦博等畫家的壯麗色彩贊嘆不已。例如,他認為康斯坦博畫的草地的綠色之所以高明,是由于它由許多不同的綠色組成。一般風景畫家畫的草地顯得平淡而缺乏生氣,他這種新異而美妙的用色,令德拉克洛瓦難以忘懷,甚至在其生命結束的最后一天還在學以致用。

  有趣的是,本書的主題與內容并非與中國無關。除了書中提及的威廉·亞歷山大對中國有西方化的想象與描繪之外,約翰·佐法尼在1771年至1772年間為英國國王喬治三世而作的油畫《皇家藝術學院的院士群像》更是與中國有關。這是皇家藝術學院成立后的杰出院士的群像,其中畫家畫了自己手持調色板的形象,還畫了兩位不便出現在裸體模特面前的女畫家安吉麗卡·考夫曼和瑪麗·莫澤的肖像。出現在英國畫家本杰明·韋斯特和杰里邁亞·邁耶身后的東方面孔,恰是最早進入歐洲主流藝術界的中國廣東藝術家譚其華(音譯)。盡管譚其華在英國的活動時間不是太長,但是他應邀參加了1770年的第二屆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展覽,并被記錄在當時的展覽目錄中。這是中國甚或亞洲藝術家第一次應邀參加如此重要的西方美術展覽。譚其華得以置身于佐法尼的畫面中,是非同尋常的。其實同年,譚其華還被首邀去大英博物館品鑒中文藏書,可見其并非胸無點墨的藝術工匠而已。當時與譚其華交往過的名流有著名陶藝家和企業家喬賽亞·韋奇伍德、著名建筑師威廉·錢伯斯,著名作家詹姆斯·鮑斯維爾等。他剛到英國不久,還曾被英國國王喬治三世和王后接見……可惜,藝術史中有關這位中國藝術家的研究才剛剛開始。

  當然,面對進入過黃金時代的英國美術,中國讀者尤其是藝術家可以思考的東西會更多,諸如中國當代藝術如何自信地面對世界并影響久遠。

  (作者系北京大學教授,本文為《英國美術的黃金時代》序言,題為編者所加。)

作者簡介

姓名:丁寧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胡子軒)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