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農村
要把鄉村振興放在全球視野下考慮
2020年01月27日 20:17 來源:農民日報 作者:高飛 字號
關鍵詞:供給;農村;鄉村振興

內容摘要:中國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經濟體,城鄉分治二元經濟特征仍然相當明顯。在這種情況下,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要下大功夫去進一步解決。

關鍵詞:供給;農村;鄉村振興

作者簡介:

  嘉賓: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 賈康

  采訪人:本報記者 高飛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要積極引入創新機制

  記者:實現全面小康社會,最突出的短板在農村,尤其是公共服務方面。農村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問題,社會各界都在探索,但現在可能還沒有一個滿意的答案。對此,您怎么看?

  賈康:中國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經濟體,城鄉分治二元經濟特征仍然相當明顯。在這種情況下,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要下大功夫去進一步解決。教育上,雖然總體來說實現了義務教育普及,但是在教育質量上,城鄉之間差異還是比較懸殊的。特別是一些邊遠地區,要實現教育質量均等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醫療上,要在新農合基礎上,推行大病統籌,進一步提高保障水平。住房上,農村從人均住宅面積來看,指標還不錯,但有些地方是危房,需要改造。未來相當長時間里,我們在進一步優化解決“三農”問題時,要特別注重抓住怎么樣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在中國廣大農村把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水平切實提高起來。

  記者:新型城鎮化戰略,是要讓農民大量遷徙到城市,給他們解決戶籍。十九大提出了鄉村振興戰略,側重點是不是把生產要素引入到農村?

  賈康:鄉村振興,比過去說的農村發展,涵義更開闊。特色小鎮、城鄉融合在一起的新區建設,都屬于鄉村振興的大概念。鄉村振興過程中,要有好機制,確保把巨量的資源在較短時間投下去,完成基礎設施建設和升級換代。這能把農村相對落后的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水平,比較快地提高到和城鎮區域接近一體化的水平上。同時還要有農村產業升級和新產業導入,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之下,有效市場與有為政府結合,把各種要素的流動性提升起來后,真正調動多種要素的潛力和活力。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一定要在中國不同區域、不同特定場景,有高水平的定制化解決方案。各地都要鄉村振興,但絕對不可能用同一個模式到處去套,都得定制化地去解決。有一個創新概念叫做PPP。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更多地從政府之外去籌資。政府的錢是有限的,主要是起到四兩撥千斤作用。PPP的特點是可以把超過政府資金的社會資本、民間資本、企業可動用的資本力量,發揮乘數效應、放大效應。在預算管理上往往表現為“可行性缺口補貼”,在一個整體可行性開發方案中,特色小鎮也好,村區域新區建設也好,政府的錢是一個缺口補貼。有了資金支持,融資模式創新后跟著的是可貴的管理模式創新,它把政府、企業還有專業機構結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1+1+1>3”的績效提升機制。PPP一般的特點是,項目時間段很長,而且里邊要有稱為O的運營期,比如說BOT、TOT、ROT,O指的都是Operation,是一種運營的概念。在運營期間,主體是有管理相對優勢的社會資本方——企業來做運營。這樣一來,讓企業、專業團隊來做,他們的相對優勢充分地發揮出來,來促進鄉村發展。所以,在鄉村振興過程中,特色小鎮建設、產業新區建設,要積極考慮用PPP創新機制來做。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必須城鄉一體發展

  記者:目前宏觀經濟換擋,正處于高質量發展階段,您看“三農”發展分量是不是越來越足了?

  賈康:我覺得,不能只看第一產業,或者“農”字號的產業成分,在整個國民經濟里的比重。從比重來說,趨勢是下降的,但并不意味著重要性下降,它仍然是國民經濟的基礎,而且在以后長期的發展過程中,始終如此。它會更健康合理地和其他產業結合互動,會更多地跟工業、第三產業有機融合。

  三大產業里第一產業比重是在降低,這個道理也可以用到工業的比重。總體來說,工業也是遠遠落后于第三產業服務業上升幅度的。從全局來看,到一定時候,工業的比重會停滯甚至下降,在某些區域已經出現工業比重下降的情況,不能就說工業不重要,而是整個產業結構在升級。現有經驗表明,第三產業還有相當大的提高空間,這又對應到農業的基礎作用、工業的支撐作用、信息產業發展的引導作用,服務業是直接在末端滿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服務業會更充分、多樣化地發展,但服務業發展同樣是在農業基礎之上。產業間通過有機結合和互動支持,使得整個國民經濟結構更加優化、更加可持續健康發展。

  記者:近幾年,我們提出新型城鎮化、脫貧攻堅、鄉村振興,您心里是不是有一種圖景?

  賈康:總體來說,按照十九大提出的新的“兩步走”要求,2035年要基本建成現代化。“十三五”開始時有大概7000萬貧困人口,到2020年都要脫貧,實現全面小康,這是一個最接近的節點目標。再往下,中國有一個歷史性的考驗,2020年再看十年,2030年左右,能不能夠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中國人均GDP那時候一定要走到1.3萬美元以上,才能夠坐穩高收入經濟體這把交椅。按照我們前些年發展的速率似乎不成問題,但要注意這些年增長速度是一降再降,不能讓它老往下走,要穩在一個新常態,由新入常的狀態。

  在外部貿易摩擦升級情況下,我們還在努力爭取消化掉不良因素,穩在由新入常這個平臺上。需要農業和其他產業一起,形成由新入常轉換的支撐力。新的動力就是新型城鎮化與鄉村振興有機結合,使中國的結構優化,實現高質量發展,穩在中高速上,最好能夠達到6%左右,這樣十年時間,足夠我們進入高收入經濟體了。按照世界銀行現行標準,要達到1.2萬美元以上才算穩住,才能坐穩這把交椅,而世界銀行每隔一段時間要調高門檻,所以說十年以后,我們一定要努力達到1.3萬美元。

  基本建成現代化,不能把農村撇出去,一定是中國的城鄉一起基本建成現代化。如果達到這樣一個愿景,再有15年左右時間。從時間表上看,是相當緊迫的。現在我們已經感受到新舊動能轉換中,有很多挑戰性問題,新的動能支撐著我們能夠有后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有一個統計,絕大多數經濟體走到這個階段,都不能如愿地繼續再往上走了,前面的發展勢頭會突然失去,很多經濟社會矛盾攪和在一起,發展失速以后就好像落入一個陷阱。而進入這個陷阱以后,常常一蹶不振,可能好幾十年出不來。中國一定要通過鄉村振興、城鄉一體化發展,堅定不移地推進高質量工業化、信息化,一起來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把農村發展與其他方面發展看作系統工程來思考

  記者:我們最近觀察到,您對供給這個問題研究比較多?

  賈康:對。先看看在“農”的概念之下,供給側要素是什么基本情況、要抓住什么優化要領。供給側五大要素包括勞動力、自然資源、資本、科技成果應用和制度。

  改革開放初期,勞動力有巨大剩余,幾乎無限供給,有很多人要尋求更廣闊的人生空間,考慮到城鎮討生活。不過,那么多進城的人,現在還頂著農民工的帽子,明明跟農業已經無關了,有的在城鎮已經定居了,但仍然沒有取得戶籍。這個要素怎么優化?這就要在彌合城鄉二元經濟以后,實現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讓進城農民真正按照市民化來對標,進行配套改革,提高整個供給體系質量,讓農民越來越順暢便捷地取得市民身份。另一方面,畢竟還有一些人要在農村繼續務農,要讓他們得到更好的教育和培訓,這就需要方方面面的支持,包括財政支持。

  再有就是自然資源,農村的自然資源首先是土地。既要嚴守基本農田紅線,保障糧食安全,使中國人的飯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上,同時城鄉結合部的熟地不得已要占掉,成為城區。那么遠離城鄉結合部的地方,如何集約利用應該思考。

  第三就是資金資本。農村發展,從對接市場化角度來說,要用資本來運作,財政支持資金并不是資本,存在一個怎么樣高效使用的問題。改革開放初期,財政在提高農產品收購價格的同時,對于穩定城鎮糧價和農產品價格要給予補貼,這個補貼稱為農產品價格補貼。收購價提高、市場銷售價不變,中間形成的倒掛,以政府財政資金補貼的方式處理。這樣可以一邊穩定城鎮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一邊讓農民得實惠,這也帶來一個問題,財政的可持續性。財政有沒有這么多錢,不斷往里邊砸?還要想方設法理順比價關系,不能只靠大量的補貼,年復一年這樣去運行。以后財政資金怎么運用,除了補貼要合理化外,還有一個正面投入的支農資金怎么合理化的問題。關于支農資金合理化使用有過很多討論,比如越來越多的農業投入專項資金,能不能整合?把資金整合后,內在的潛力如何更好調動出來?而在農村和鄉村區域投入的資本,不像財政資金,可以不考慮回報。有些企業想做風投、創投、天使投資的,不適合做鄉村振興的PPP,因為追求快進快出取得超額利潤,承擔極大風險。另外一些資本在支持“三農”過程中,愿意鎖定30年甚至50年。當然其間法制化保障條件、陽光化運行制度,防止各種不正之風的破壞干擾,還有專業化的智力支持都不可缺少,這叫PPP的規范化,是一篇大文章。

  還有兩大要素,一個是科技創新、科技成果的應用,從運用良種、合理使用農藥,到休耕輪作等技術指導,這都是使農業更好發展的科技因素。第五大要素,農村改革的升級發展。在農村經濟組織形態上,未來有一系列改革任務。

  記者:您對“三農”有什么樣的憧憬或者寄語?

  賈康:按照偉大民族復興新的兩步走,到中國夢夢想成真這個時點來看,也就是30年。這30年的挑戰性,我們要充分重視。中國農村是在整個統一市場之內的,農業、工業、服務業整個國民經濟是有機結合的,必須沖破思維定勢,把農村發展、鄉村振興放在統一市場里,放在擁抱全球化視野里,放在中國農產品要越來越多加入全球競爭里,來考慮高質量發展。

  未來30年,要把中國農村的發展,堅定不移地和工業化、城鎮化、市場化、國際化以及民主化、法制化打通,這是只能順應不可違拗的世界潮流。中國的農村要加入進去,農村改革以及相關配套改革,鄉村治理、財政預算管理、公眾參與機制,都要發展,不發展是不可能的。我更愿意把農村的發展和整個國民經濟、和擁抱全球化等方方面面的發展,看作一個系統工程來思考。

作者簡介

姓名:高飛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禹瑞麗)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规则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