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科基金 >> 基金基地 >> 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
斯拉夫人族源多學科研究及困境
2020年01月21日 09:3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周厚琴 曹維安 字號

內容摘要:斯拉夫人的族源是東西方斯拉夫學研究的元問題。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斯拉夫人的族源是東西方斯拉夫學研究的元問題。關于其起源時間,最早可至公元前3000年,晚至4世紀;起源地則有“多瑙河說”“第聶伯河說”“喀爾巴阡山說”“奧得河說”“亞洲起源說”,眾說紛紜。歷史學、語言學、民族學、人類學、考古學等學科雖積累了一定基礎,但也面臨著各自困境。

  歷史學:缺乏史料

  從古代文獻資料中探尋族群起源,是歷史學最常用的基礎方法之一。最早回答斯拉夫人族源問題的是古羅斯編年史家涅斯托爾的《往年紀事》(12世紀初)。這是斯拉夫人起源“多瑙河說”的俄國版本:斯拉夫人是“雅弗的后裔”,定居于“多瑙河流域”。這一認識在中世紀羅斯編年史和著作中流行。與此不同,15—16世紀波蘭和捷克的編年史,則流行著古代斯拉夫人是“哥特人”和“薩爾馬特人”的說法。

  實際上,俄國編年史出現較晚,應當從更早的歷史文獻中尋找斯拉夫人的蹤跡。能追溯到斯拉夫人族源記載的史籍不多,且斯拉夫人隱藏在眾多族名之下,如維涅德人、安特人、斯克拉文人。1824年,В. 蘇羅維茨基指出,古典著作中的維涅德人就是斯拉夫人,這一看法得到公認。但在А. А. 沙赫瑪托夫的研究之后,羅馬史料中的維涅德人就不再被視為斯拉夫人的祖先,而是古代史學家后來附加給斯拉夫人的名稱。安特人、斯克拉文人是原始斯拉夫人之說也多有存疑。

  由于缺乏史料記載,加之描述不確定,解答斯拉夫人族源問題顯然不能僅僅依靠文本史料。在族源研究領域,起源神話和傳說逐漸不被視為有效可用的史料,傳統文獻應首先接受嚴格的“史料批判”。

  語言學:時間、空間難以確定

  歷史比較語言學為斯拉夫人族源問題提供了諸多解決方案。語言學家對斯拉夫人族源的研究一般從探討印歐人發源地開始,以斯拉夫語從印歐語系中分化產生為邏輯基礎,并通過探討斯拉夫語與其他族群語言之間關系來辨識斯拉夫人的族源。斯拉夫語屬于印歐語系,但如何分化而來?德國語言學家H.克拉埃在20世紀50年代論證了作為中間階段的古歐洲語共同體的理論。語言學家通過研究表明,斯拉夫人在詞匯方面比立陶宛人更接近普魯士人,比羅曼語更接近日耳曼語,比波羅的語更接近凱爾特語。從而基本確定,早期斯拉夫人的地域首先是在日耳曼人與西波羅的人之間的地區。斯拉夫人的鄰居同時還有凱爾特人、色雷斯人,最初與伊朗人也有緊密接觸。

  原始斯拉夫語的歷史分期乃是確定斯拉夫人族群起源非常關鍵的一步,語言學對此卻難有統一意見。其中一種分期方法是由Ф. П. 菲林提出的:第一階段是斯拉夫語體系基礎建立的初始階段(公元前1000年末),這時斯拉夫語開始了自己的獨立發展,逐漸形成了區別于其他印歐語言的獨立體系;第二階段(公元前1000年末到3—4世紀),斯拉夫語的語音發生重大變化(輔音的顎化,消除某些雙元音,詞尾中輔音排列的變化等),發展它的語法體系,并不斷補充新詞匯,形成其第一次方言分化;第三階段(5—7世紀),這一階段恰與斯拉夫人的廣泛散居相符,斯拉夫人大遷徙最終導致分化為單獨的斯拉夫語。

  地名學可為解決斯拉夫人族源問題提供新路徑。科學分析專有地名可能梳理保留在地理名錄中的民族語言痕跡,確定不同族群集團遷徙的路線和地區。地理名稱中對族群起源考查最有價值和富含信息量的是水體名稱。水體名稱大部分是在居民點名稱產生之前的古代形成的,而且很少隨族群遷移和更替發生重大改變。學者Ю. 烏多里夫《古代歐洲水體名稱與原始斯拉夫人的水體名稱》的報告引起了關注。報告分析了最早的斯拉夫水體名稱,在廣泛使用古代歐洲水體名稱時,斯拉夫人借助構詞形式、加后綴、元音交替等而逐漸讓這些名稱有所變形。其研究劃出了這些變化過程的地域:北從喀爾巴阡山,西至奧得河流域上游,東到第聶伯河中游右岸。

  可見,現代語言學在闡明斯拉夫人族源問題上意義重大。但困境亦很明顯,至少有兩個無法解決的問題:難以確定原始斯拉夫語言起源和族群形成的確切時間,以及具體地域。

  人類學和民族學:間接性與起步晚

  人類學中對解決斯拉夫人族群起源問題頗具價值的是,側重研究形態、遺傳、生理等人體特質的自然人類學(體質人類學),以及側重風俗、文化史、語言等文化特質的文化人類學。文化上,需考察青銅時代和早期鐵器時代歐洲所有生活過斯拉夫人及其先輩的地區的死者火化儀式,但實際完全缺乏早期斯拉夫人的材料。最早的斯拉夫人人類學資料要到他們分別大量定居于中歐、東歐和南歐的時期去尋找,但這一時期他們很大程度上是與本地部落居民——凱爾特人、西徐亞-薩爾馬特人、日耳曼人、波羅的人、色雷斯人、芬蘭-烏戈爾人居民混居在一起的。因而,在中世紀早期斯拉夫人的不同居民點所呈現的是迥異的人類學構成,后來的中世紀顱骨學材料難以描述斯拉夫人的原有面貌。一些人類學家曾著手對比分析不相連的、超過兩千年間的顱骨材料,其結果具有很大的假設性質,這種假設的結果對于族群起源研究是難以利用的。只能說,中世紀的人類學材料對于研究中世紀時期的斯拉夫世界仍是很重要的史料,但在解決斯拉夫人族源問題上可發揮的作用并不大。

  近年來,西方學者嘗試利用遺傳學資料來劃定斯拉夫人族源地的范圍。2007年,有學者根據遺傳學Y染色體短串聯重復序列的數據(Y-STR)得出結論,將有斯拉夫舌音的種群劃定在第聶伯河中游地區。Н. Д. 盧欽斯基據此認為,可將斯拉夫人的族源地劃定在第聶伯河中游,起源時間劃定在公元前13世紀左右。但遺傳學資料因其間接性而備受爭議。

  民族學在考察斯拉夫人族源地方面可提供一些信息。斯拉夫人雖是一個很大的同族集團,但完全是一個個獨立的族群。在長期不斷的遷徙過程中,斯拉夫族群共同體的構成中融入了大量不同族群的土著居民。如此一來,許多先前的民族學特征會在習俗發展、地理和氣候變化的條件下也隨之發生某種程度的改變。根據具有斯拉夫人民族學特征的地理分層可以判定斯拉夫人的族源地。但此項工作非常復雜且遠未系統化,比如,編制全斯拉夫族群地圖集的工作尚處于起步階段。不過,上述學科的缺憾在考古學中得到了一定彌補和突破。

  考古學:回溯研究法

  在斯拉夫人族源研究中真正占主導地位的是現代考古學。以考古文化的發掘為核心,現代考古學可解決前述語言學路徑的兩個困境,闡明斯拉夫族群共同體所經歷時段的歷史,并將其劃定在確切的地域。考古學研究中常用的回溯法,能關注到古代各族群間復雜的、相互影響的一些細微差異。回溯法從中世紀早期開始,在對斯拉夫人考古文化的鑒定得到歷史史實和其他事實的證實后,再追溯至羅馬時代甚至深入到青銅時代的考古文化中。

  隨著類型考古學、結構考古學等分支學科的細化研究,東歐考古學家們確定了“基輔文化”(2—5世紀)、“布拉格文化”(5—7世紀)等最具斯拉夫人族群特征的基本考古文化類型。進而向前推導,找出那些與其相似的更早的考古文化,從而探尋斯拉夫人族源時間和族源地。學者們推論出的早期斯拉夫考古文化主要有:切爾尼亞霍夫文化(2—4世紀)、扎魯賓涅茨文化(公元前3—前2世紀到2世紀)、倒甕文化(公元前5—前3世紀)、米羅格勒文化(公元前7—前1世紀)、盧日支文化(公元前12—前4世紀),甚至還追溯到特希涅茨文化(公元前15—前13世紀),并由此提出了幾種關于斯拉夫人起源地的看法:“第聶伯河—奧得河說”“維斯瓦河—奧得河說”“普里皮亞季河—第聶伯河說”“第聶伯河—維斯瓦河說”等。

  這些學說嘗試闡釋從公元前15世紀到5—7世紀這一長時段內斯拉夫文化的連續性和繼承性,但目前依然只能停留在假設階段。主要原因有二:第一,考古學所分離出純粹和可信的斯拉夫文化只是5—7世紀的,而之前所有的文化都是混合的,其具體族屬成分依然存在爭議;第二,斯拉夫人起源的民族學資料有太多模糊之處,在混合了原始斯拉夫人或斯拉夫人的考古文化載體上,難以分辨究竟存在哪些部落、民族的遺跡。

  綜上可見,各學科在斯拉夫人族源研究方面積累了大量豐富的成果,各有自圓其說的結論,但也往往相互抵牾,多有矛盾。考古發掘與史料記載、語言學研究之間有較大出入,進行更加深入的跨學科綜合研究,方為探索斯拉夫人族源問題的有效路徑。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科基金項目“俄國專制君主制探源”(15XJC810007)、國家社科基金項目“古羅斯文明研究(9—13世紀)”(16CSS006)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陜西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周厚琴 曹維安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0.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