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族學
全球電影史里的跨國民族電影 ——冷戰全球史與20世紀50-70年代中國電影的歷史建構
2020年01月22日 09:00 來源:《當代電影》(京)2019年第5期 作者:李道新 字號
關鍵詞:冷戰全球史/社會主義中國電影/20世紀50-70年代/全球電影史/跨國民族電影

內容摘要:

關鍵詞:冷戰全球史/社會主義中國電影/20世紀50-70年代/全球電影史/跨國民族電影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由于各種原因,在對20世紀50-70年代的中國電影予以整體觀照和具體闡發的過程中,往往會出現歐美視域下的“非連續”性與國族視域下的“斷裂”論。然而,如果將20世紀50-70年代亦即冷戰時期的社會主義中國電影,納入與第一世界、第三世界電影及其內部相互比較生發的維度,那么,這一時期的中國電影,則既是對1949年以前戰爭背景下中國早期電影的合法性延展,又跟改革開放以來全球化語境里的中國電影一樣,成為民族電影在特定國家特定時期的具體呈現。基于冷戰全球史的視角考察社會主義中國電影,有望建構一種新的跨國民族電影史。

  關 鍵 詞:冷戰全球史/社會主義中國電影/20世紀50-70年代/全球電影史/跨國民族電影

  盡管“何謂全球史”仍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命題,但毋庸諱言,在過去的幾十年里,全球史已是中外歷史學科中發展最快的領域。誠然,隨著現代民族國家的建立而孕育的民族主義歷史觀念,雖然仍有其存在的合理性與合法性,卻不可避免地會在一定程度上滯緩或阻礙全球史的理論與實踐;全球史觀與民族主義歷史之間的張力和沖突,也成為眾多歷史學家難以釋懷的“心結”。①在不斷反思、批判與對話的過程中,通過反復比較、交互與建構,全球史在理論建構與寫作實踐方面存在的某些局限性,以及民族主義甚或民粹主義歷史范式原有的盲點和誤區,有望在新的歷史闡釋或全球史敘事中被逐漸克服以至最終消解。

  實際上,全球史與國族史在知識論和價值觀等方面的裂隙,也并非不可逾越。隨著全球史觀的逐步確立,以及國際關系學、政治學、民族學、文化研究和社會性別研究等跨學科視野和方法在歷史學中的廣泛運用,即便在冷戰史研究領域,約翰·L·加迪斯(John Lewis Gaddis)、約翰·福賽克(John Fousek)、高龍江(John W.Garver)、戴維·恩格曼(David C.Engerman)、馬克·布拉德利(Mark P.Bradley)和瓊·斯科特(Joan Scott)等海外學者,以及沈志華、王立新、時殷弘、陳兼、余偉民和夏亞峰等中國學者的相關研究,②也都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果;特別是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冷戰史新研究”或“冷戰全球史”(“全球史視角下的冷戰國際史研究”)更是獲得長足進展。2010年和2013年分別出版的《劍橋冷戰史》(劍橋:劍橋大學出版社)與《牛津冷戰手冊》(紐約:牛津大學出版社),便在梳理冷戰國際史研究路徑及其強調全球性互動、關注非國家行為體的基本特征之時,著重討論了正在興起的“冷戰全球史”范式。顯然,全球史視角拓展了冷戰史研究的問題領域和史料來源,并通過更新研究視角和分析路徑,描摹了更為豐富復雜的冷戰歷史圖景,在全球史與國族史之間搭建了一個互通、協商與共享的平臺。③

  為此,在冷戰史與中國電影的歷史敘述之間,以及在跨國構型、國族想象與跨國民族電影史的層面,進一步討論20世紀50-70年代中國電影,將為處理世界/全球電影史和國家/民族電影的關系問題帶來某種值得期待的前景。④本文即在冷戰史基礎上,以冷戰全球史與社會主義中國電影(20世紀50-70年代)的歷史建構為主要觀照對象,試圖在此基礎上批判性地反思全球電影史里的中國電影,并努力克服民族主義或民粹主義歷史觀念的盲點和誤區,建構一種全球電影史里的跨國民族電影。

  一、全球電影史里的中國電影:歐美視域里的“非連續”性

  20世紀90年代以來,全球史視域里的電影史書寫,亦即全球電影史的理論與實踐,在歐美各國的電影史研究中開始得到一定程度的體現;“非美國電影”或“非歐美電影”亦即亞、非、拉電影或“第三世界電影”,也正在日益顯露其電影史的重要性。⑤其中,較具代表性并被翻譯成中文的學術成果,主要有美國學者克里斯汀·湯普森(Kristin Thompson)與大衛·波德維爾(David Bordwell)合著的《世界電影史(第2版)》(Film History,2nd Edition,McGraw-Hill Education,1994,2003)⑥、英國學者杰弗里·諾維爾-史密斯(Geoffrey Nowell-Smith)主編的《牛津世界電影史》(The Oxford History of World Cinema,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6),⑦以及美國學者道格拉斯·戈梅里(Douglas Gormery)與荷蘭學者克拉拉·帕福-奧維爾頓(Clara Pafort-Overduin)合著的《世界電影史(第2版)》(Movie History:A Survey,2nd Edition,Routledge,1991,2011)⑧等。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牛津世界電影史》仍以“世界”(World)一詞表明電影史所涉的“世界”或“全球”范圍之外,其他兩部“世界”電影史著述,均在書名中直接省略了World或Global。

  早在美國學者羅伯特·C·艾倫(Robert C.Allen)和道格拉斯·戈梅里合著的《電影史:理論與實踐》(Film History:Theory and Practice,McGraw-Hill,1985)一書里,便討論過在英語世界的電影史理論與實踐中,之所以傾向于以美國電影為主要線索和內容取代世界或全球電影史的原因和動機。作者指出,盡管好萊塢霸權或“好萊塢風格”會被一些學者稱為“文化帝國主義”,但也不得不承認,要想獲得電影史“全部”事實的工作,其實都是“徒勞無益”的;另外,電影史雖然是復雜的歷史現象和開放的系統,但基于好萊塢電影在工業、美學和文化等方面的主導地位,任何電影史研究都會不可避免地側重于美國電影。⑨這樣的理解和認知,雖然是一種立足于電影知識生產與傳媒經濟力量的權宜之計,但也在很大程度上為世界/全球電影史觀念及其寫作實踐中的歐美中心傾向找到了“開脫”的依據。

  大衛·波德維爾與克里斯汀·湯普森的《世界電影史》就是如此。在其專門探討“電影史和做電影史的方法”的“引論”中,作者自述其“核心意圖”,就是要探討“電影媒介在不同時期和地域的使用方法”,并且試圖憑借對國際和跨文化影響怎樣起作用的觀念,來平衡對于“重要國家”的電影貢獻的思考。在他們看來,只有通過追溯“跨文化”和“跨地區”的趨勢,才能更好地理解已經存在的一個“全球化”的電影市場。

  不得不說,在所涉國家(地區)的多樣化、研究視域的深廣度與具體論述的生動性等方面,大衛·波德維爾與克里斯汀·湯普森的《世界電影史》均令人耳目一新。然而,由于電影史本身的“復雜性”和“開放性”,《世界電影史》仍未從整體上突破傳統電影史中的“影響-接受”模式,無法從“交互”經驗和跨國(跨地)行為的角度重新考察世界各國的電影關系。至于中國電影,則在第三部分“有聲電影的發展:1926-1945”第十一章“其他制片廠制度”中第一次出現,并以“中國:受困于左右之爭的電影制作”為題跟這一時期的英國、日本和印度電影并列在一起。按作者觀點,在制片廠體系的電影制作所可能采用的“多種形式”之外,中國的電影業則“努力仿效西方的樣板”,“最終卻被政治環境摧毀”(第335頁)。然而,根據已有的中國電影史研究,將會發現這些論述往往不夠準確,其觀點也大多似是而非。

  這種試圖將中國電影與其他國家(地區)電影尤其好萊塢電影進行簡單比照的論述方式,在第四部分“戰后時期:1945年—1960年代”第十八章“戰后非西方電影:1945-1959”中“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節,以及第五部分“1960年代以來的當代電影”第二十三章“1960年代和1970年代的政治批判電影”中“中國:電影與‘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一節更是得到集中體現。特別是對《一江春水向東流》(1947)、《小城之春》(1948)、《三毛流浪記》(1949)、《祝福》(1956)、《舞臺姐妹》(1965)以至《紅色娘子軍》(1971)等冷戰時期經典影片的闡釋,大多仍在與相應的“好萊塢風格”或歐洲電影的聯系中肯定其歷史價值。⑩

  或許,正是因為無法對中國電影的國家意識和“民族主義”及其風格變遷予以整體性觀照,《世界電影史》才會將其對中國電影的分析和評判,始終定位于對好萊塢或歐洲電影,而非蘇聯電影或其他社會主義國家電影的影響所作的反饋之中,并在對冷戰及其前后中國電影的“非連續性”表述中,將20世紀50-70年代社會主義中國電影描繪成一種相對穩定并漸趨僵化的風格樣態。這樣的論述,顯然無法滿足中國電影學術界對“世界電影史”或“全球電影史”的期待。實際上,在“引論”中,作者已經意識到這一點,并明確表示:“盡管本書是要勘測世界電影的發展歷史,但我們卻不能以‘什么是世界電影史’這樣的問題開始我們的工作。它不會給我們的研究和組織我們找到的材料帶來任何幫助。”(第14頁)——并以此延宕甚至拒絕對“世界電影史”的概念和內涵進行探討。大衛·波德維爾與克里斯汀·湯普森的電影史觀,因此遺憾地止步于“宏大理論”的構架面前;但問題已經提出:基于全球電影史和民族電影史相互交匯的視角,回答“什么是世界電影史”這樣的問題,恰恰應該是研究工作的開端。

  相較而言,作為一個對電影史理論進行過專門研究的電影史學者,道格拉斯·戈梅里的“電影史”寫作反而更加直接甚至不無偏激,也同樣無法滿足電影史學界對“世界電影史”或“全球電影史”的期待。因為以電影史的“經濟”維度為核心,《世界電影史》決定以“征服了全球電影市場”的好萊塢為全書的主線,但也并不想把所有其他國家的電影史都簡單地看做是“對好萊塢的回應”;在道格拉斯·戈梅里看來,法國、英國以及其他歐洲國家電影植根于不同的文化歷史之中,探討的是不同主題,具有獨特的外貌和風格;它們有自己要講的故事,并用自己的方式講述,并不一定是要與好萊塢分庭抗禮,但它們也不得不應對美國電影的經濟實力并想方設法在這個行業立足。基于這樣的認知,《世界電影史》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均以好萊塢和歐洲的“西方電影”為主,只是在第三部分“電視時代(1951-1977)”的最后一章,才開始納入“電影工業的不同選擇:蘇聯、澳大利亞、日本及東歐、南美洲”。中國電影第一次出現在“電影史”中,是在第四部分“從視頻到數字時代(1978-2010)”第十三章“1978年以來的當代世界電影史”,跟“丹麥的道格瑪95”和“印度電影”并列在一起;1978年以前的中國電影史,基本付諸闕如。盡管作者指出,印度、中國內地、中國香港和丹麥道格瑪電影“將來”會被寫入電影史,是因為他們的“敘事方式”和“攝影技巧”越來越吸引西方學者的注意;但作者并不相信某種“全球化”的電影世界,而是堅持認為,“民族電影仍然會抵抗好萊塢,并努力保持其民族身份”(第356-357頁)。在經典的“影響-接受”與“霸權-抵抗”電影史模式之下,民族電影仍被處理為一種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電影史”個案;中國電影也基本沒有過去的歷史,或者只是“電影史”的“將來式”。

  這樣,在“電影史”中克服或隱或顯的歐美中心主義,或者在全球電影史(“全球電影機制”)與民族電影史(各地電影特性)之間尋找“平衡”,便成為杰弗里·諾維爾-史密斯主編的牛津版《世界電影史》遇到的最大挑戰并取得的顯著成績。

  為了在“世界電影史”寫作中“平衡”好萊塢單一的全球性與民族電影多樣的差異性,牛津版《世界電影史》不僅“有幸地呼召了一個作者團隊”,試圖從專業知識和多種視角層面,展現一幅“復雜的世界電影圖景”,并努力辨析不同地域、不同時期電影在不同方面的“互相牽制”和“互相影響”的特征。這便使世界電影史中的“民族電影”,得到了專業的民族電影史學者相對深廣地關注和闡發,避免了一般世界電影史中“民族電影”敘述普遍出現的知識錯漏和意圖謬誤。在對中國電影的觀照中,裴開瑞(Chris Berry)之于“1949年前的中國電影”、丘靜美(Esther Yau)之于“革命之后的中國電影”、李焯桃(Li Cheuk-To)之于“香港流行電影”與葉蓁(June Yip)之于“臺灣新電影”,顯然都是不可多得的一時之選。尤其丘靜美的部分,對“革命之后的中國電影”亦即1949年至20世紀90年代的中國內地電影,予以較為簡略卻也頗為深入的考察,要言不煩卻又切中肯綮。例如,在討論1956-1959年“百花齊放”和“反右”時期的電影時,丘靜美便從中外互動、比較生發的綜合視角進入,可謂獨辟蹊徑。

  毫無疑問,牛津版《世界電影史》為全球電影史里的“民族電影”敘述提供了一個值得深入探討的成功范例;尤其當它將20世紀60年代前后以來的“世界各國電影”(包括上述丘靜美、李焯桃與葉蓁撰述的中國電影部分)全部納入“無聲電影(1895-1930)”和“有聲電影(1930-1960)”之后的“現代電影”框架之中,便在最大限度上為“民族電影”的豐富性、多樣性和復雜性預留了巨大的闡釋空間。這也是世界/全球電影史寫作中最值得重視的進展。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杰弗里·諾維爾-史密斯還從觀念和經驗的層面探討了“世界電影”與“民族電影”的關系,冷靜分析了牛津版《世界電影史》在處理這一問題上的利弊得失。在他看來,在“民族電影”或“世界電影”的名目之下,牛津版《世界電影史》對“世界電影”的分類,尤其是以類似第一世界、第二世界或第三世界這樣的概念為基礎進行的分類,都有“高度的不利之處”。因為按照這種分類法,“民族電影”或者“世界電影”只是簡單地、粗略地從西到東的一種“地理秩序”。(“全書導言”,第1-7頁)

  確實,牛津版《世界電影史》對“世界電影”或“民族電影”(中國電影)的整體觀念及其內部的豐富復雜性,仍然缺乏理論的準備和更加有效的應對策略。例如,在“1949年前的中國電影”之后,附上弗雷達·弗賴伯格(Freda Freiberg)撰寫的“李香蘭(山口淑子)”作為“特別人物介紹”,反而容易造成讀者對“民族電影”的巨大迷惑;也是在這一部分里,有關中國電影三個“黃金時代”的觀點,也明顯承襲單一美學維度的歷史判斷,并在美學上將20世紀50-70年代的中國電影置于尷尬的境地;正是在“黃金時代”的價值觀念導引之下,改革開放以后的中國電影及其現代性,被描述成對社會主義中國電影(“經典的革命現實主義慣例”)的“瓦解”和“重新定義”。作為“民族電影”的中國電影,在牛津版《世界電影史》中,仍然無法獲得其本應具有的整一性。

作者簡介

姓名:李道新 工作單位:北京大學藝術學院

職稱: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