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育學 >> 學前教育
日本學前教育保障幼兒游戲權利探索
2020年01月28日 08:55 來源:《陜西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3期 作者:王幡 劉在良 字號
關鍵詞:日本學前教育;幼兒權益;幼兒園;幼兒教師;游戲

內容摘要:日本學前教育5個領域內容的形成經歷了一個漫長的探索過程,也是保障幼兒游戲權利的探索過程。5個領域在其幼兒教育實踐以及學前教育“去小學化”“幼小銜接”,特別是保障幼兒游戲權利等方面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關鍵詞:日本學前教育;幼兒權益;幼兒園;幼兒教師;游戲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王幡,女,山東萊陽人,教育學博士,金華職業技術學院師范學院教授(浙江 金華 321017);劉在良,山東師范大學外國語學院(山東 濟南 250014)。

  內容提要:日本學前教育重視以幼兒游戲、自由玩耍為中心的自然的生活節奏。日本學前教育要求通過幼兒的游戲玩耍與生活體驗實現幼兒教育的基本目標。幼兒園教師的工作就是堅持兒童本位,從5個領域即健康、人際關系、環境、語言、表現的視角,為幼兒的游戲玩耍、日常生活創造條件和布置環境。日本學前教育5個領域內容的形成經歷了一個漫長的探索過程,也是保障幼兒游戲權利的探索過程。5個領域在其幼兒教育實踐以及學前教育“去小學化”“幼小銜接”,特別是保障幼兒游戲權利等方面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關 鍵 詞:日本學前教育 幼兒權益 幼兒園 幼兒教師 游戲

  基金項目:北京市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項目“北京市高素質幼兒教師培養模式研究”(12JYB009)。

  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很多人對幼兒游戲都抱有很深的成見。直至文藝復興運動之濫觴,人們才認識到孩子游戲的價值,開始重視兒童游戲的積極作用。1762年,盧梭在《愛彌兒》中闡述了“孩子的游戲有重要意義”的觀點,其后游戲逐漸被人們認可。[1]17后來,福祿貝爾接受盧梭這一思想,并在《人的教育》第2編“幼兒期與人”中,論述了“做游戲或游戲是幼兒發育,即該時期人的發育的最高境界”的觀點。[2]71嗣后,布勒(Ch.Buhler)、帕滕(M.D.Parten)等人從不同視角對游戲給予兒童成長發育之功用進行了深入探究,肯定了兒童游戲的價值和意義。[3]65-761989年,《兒童權利公約》從廣闊的視角確立了兒童的基本權益,強調應該保障兒童游戲權利。如今這一觀念已然成為很多國家學前教育的重要指導思想。保障兒童游戲權利是學前教育工作的重心之一,是學前教育工作的起點。

  在生活節奏不斷加快、生活壓力越來越大的今天,學齡前兒童的壓力也越來越大,被迫學讀寫、學外語、學加減法等,甚至存在幼兒園“小學化”這一令人擔憂的嚴重問題,學齡前孩子游戲的權利經常得不到很好的保障。因此,2018年7月4日,教育部印發《關于開展幼兒園“小學化”專項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堅決糾正“小學化”傾向。而在日本學前教育機構中①,大多數孩子基本上還是快樂的,能夠自由自在地游戲玩耍,這是孩子快樂的一個重要原因。[3]77-86研究日本學前教育保障幼兒游戲權利的實際狀況,對于我們幼兒園更好地“去小學化”“幼小銜接”、促進幼兒健康、快樂、全面發展具有一定的借鑒意義。因此,本文在梳理《兒童權利公約》等關于幼兒游戲權利的相關規定的基礎上,探究日本學前教育保障幼兒游戲權利的探索之路,并且解析日本學前教育保障幼兒游戲權利的實際狀況,最后將著力闡明日本學前教育保障幼兒游戲權利的幾個特征。

  一、游戲是兒童的權利

  1977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咨詢團體認可的兒童游戲權利國際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Child's Right to Play:IPA)在《兒童游戲權利宣言》中,明確規定了游戲所固有的價值及其目的,并對兒童游戲做了如下界定:第一,游戲如同營養、健康、住所和教育等,也是兒童生活所不可或缺的,是發展兒童與生俱來的能力所不可缺少的。第二,在游戲中,同伴之間相互交流各自的想法和想做的事情,進行自我表現,通過游戲品味滿足感和成就感。第三,游戲是一個人自然而然產生的本能,不是被強迫做的事情。第四,游戲能夠發展兒童的身體、精神、感情和社會性。第五,游戲對兒童養成生存所需要的各種能力是不可缺少的,而不是浪費時間。概言之,最基本的思想就是,游戲是兒童作為兒童這個獨特存在所不可或缺的,必須無條件地予以保障。即兒童游戲不是為了健康、人格的形成等其他目的,游戲本身就是兒童權利,具備應該保障的價值。[4]109-110

  1989年,聯合國通過的《兒童權利公約》的第31條明確規定了兒童休息、閑暇、游戲權利以及參加文化、藝術生活權利。其第1項規定,締約國承認兒童休息和閑暇權利,兒童進行適合其年齡的游戲和娛樂活動以及自由參加文化和藝術生活的權利。其第2項規定,締約國應充分尊重并進一步促進兒童參加文化、藝術生活的權利,鼓勵為兒童文化和藝術活動、娛樂及閑暇活動等提供適當的平等的機會。[4]20因此,游戲、休息、休閑、娛樂等是兒童的權利,具有不同于成人的獨特價值,必須予以保障。[5]113上述相關條款明確“給兒童游戲和娛樂的機會”,認為“游戲是兒童不可或缺的權利”。不僅僅是家庭和教育機構,全社會都應該意識到,保障兒童健康豐富的游戲是自身的義務。豐富的游戲是孩子發育成長不可缺少的要素。[1]22

  簡言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要求各國為兒童提供游戲和娛樂條件,保障兒童游戲權利。這是關心、愛護和尊重兒童的基本舉措,也是學前教育工作的基本前提。

  二、日本學前教育保障幼兒游戲權利的探索之路

  世界上許多國家積極履行《兒童權利公約》,在保障幼兒游戲權利方面取得了良好成效,日本便是其中之一。基于日本學前教育內容5個領域的演變脈絡,通過梳理其保障幼兒游戲權利的探索歷程,對于我們也許會有一些啟發。

  (一)“5個領域”形成之前的探索

  日本于1876年創辦了其近代最早的幼兒園——東京女子師范學校附屬幼稚園。②1877年,制定了《東京女子師范學校附屬幼兒園規則》,開始了“保教科目的時代”③。其后日本幼兒園教育內容經過了一個漫長的演變過程。1899年,日本文部省制定的《幼兒園保育及設備規程》明確教育內容為游戲、唱歌、談話、手技等“4個項目”。1926年,隨著《幼兒園令》的出臺,又增加了“觀察”一項,教育內容變為“5個項目”,1948年實施的《保育要領》又將幼兒教育內容擴展為“12項目”。④1956年,頒布的《幼兒園教育要領》將教育內容簡化為健康、社會、自然、語言、繪畫制作、音樂節奏等“6個領域”,這是首次使用“領域”來劃分幼兒園教育內容,以便與小學科目相區分。

  隨著幼兒教育的發展,如何處理幼兒園教育內容和小學科目的關系等問題也顯現出來。日本幼兒園教育內容無論是“4個項目”還是“5個項目”,都存在著容易與小學科目相混淆的問題。盡管1948年制定的《保育要領》所確定的“十二項目”含有“自由游戲”“捉迷藏游戲、表演游戲”等項目,1956年制定的《幼兒園教育要領》開始運用“領域”這個表述方式,但是,上述問題依然明顯。1956年,日本關于幼兒教育的討論主要集中在如何協調教育和幼兒發育特點的關系、幼兒園教育課程的本質等方面,強調幼兒園時期孩子發育的獨特性,要求關注每個孩子自身的特點,明確規定幼兒園不能以班級為單位讓孩子坐在座位上聽課。在制定該“要領”的過程中,教育課程審議會關于使用“領域”的緣由以及“領域”與小學科目之間的差異等都作了一些說明,但依然存在一些“領域”與小學科目容易混淆的現實問題。盡管如此,幼兒園教育內容應該有別于小學科目,這一觀點越來越清晰明了,并且被越來越多的人所認可和接受。[6]這就是日本幼兒園教育內容不斷演進的重要原因,也是很多學前教育工作者不懈追求的動力之源。

  綜上,自1876年開始經過半個多世紀的發展,日本幼兒園教育內容從“保教科目時代”開始,經歷了“保教四項目”“保教五項目”“十二項目”等時期,到20世紀50年代發展成為6個領域。特別值得高度關注的是,日本幼兒園教育內容不斷發展演變的邏輯起點是,幼兒園時期孩子所具有的獨特的成長發育特點與小學階段明顯不同,所以幼兒園教育應該與小學教育不同,不應該“小學化”,應該保障幼兒的游戲權利。幼兒園時期孩子發育的獨特性決定了幼兒教育的獨特性。而要保證幼兒教育的獨特性,就必須將幼兒園教育內容與小學的科目相區分,才可能有效地去“小學化”。

作者簡介

姓名:王幡 劉在良 工作單位:金華職業技術學院師范學院;山東師范大學外國語學院

課題:

北京市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項目“北京市高素質幼兒教師培養模式研究”(12JYB009)。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