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育學 >> 普通教育學
新科學教育:從思想到行動
2020年01月23日 10:31 來源:《教育研究》2019年第2期 作者:朱永新 王偉群 字號
關鍵詞:科學教育;新科學教育;科學實踐

內容摘要:新科學教育提出讓科學知識有溫度,讓科學智識有力度,讓科學智慧有深度,讓科學信念有高度,讓科學教育有長度的科學教育新理念。探索新科學教育的實施路徑和課程教學改革,以求為科學教育探索一條新路。

關鍵詞:科學教育;新科學教育;科學實踐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朱永新,王偉群,蘇州大學新教育研究院教授。江蘇 蘇州 215123

  內容提要:科學教育是提高全民科學素質最關鍵、最基礎的工作。目前的科學教育存在科學教育目標功利化、科學教育對象精英化、科學教育內容片面化、科學教學方法形式化、科學教育資源分散化、科學教育教師非專業化等諸多問題。在這種背景下,新科學教育提出讓科學知識有溫度,讓科學智識有力度,讓科學智慧有深度,讓科學信念有高度,讓科學教育有長度的科學教育新理念。探索新科學教育的實施路徑和課程教學改革,以求為科學教育探索一條新路。

  關 鍵 詞:科學教育 新科學教育 科學實踐

  一、反思科學教育存在的問題

  近年來,在國家的大力扶持下,我國的科技有了迅猛的發展。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2016年初發布的《美國科學與工程指標》顯示,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研發大國,中國科技在全球的地位日益突出。航空航天、人工智能、深海探測、生物醫藥、橋梁高鐵等技術在世界上有了一席之地。但是,我國的科學教育仍不盡人意,表現在國家科技人才還比較緊缺,國民的科學素養總體不高。2015年PISA測試顯示,中國科學教育與世界先進水平仍然存在較大差距,科學素養呈現出一定的“高成就低興趣”傾向,“喜歡學習科學的指數”排名13,“將來有從事科學事業愿望的學生比例為16.8%,遠低于美國的38%和歐盟國家24.5%的均值。[1]世界經濟論壇《2017-2018全球競爭力報告》顯示,盡管中國全球競爭力的排名有所上升,但中國的創新水平、技術就緒度、高等教育與培訓等仍低于亞洲新興和發展中國家的平均水平。而在137個國家和地區的數學與科學教育質量排名中,中國大陸僅列50位,這些年呈現下降趨勢,更是遠落后于排名第一的新加坡。[2]科學素養的差距反映了我們科學教育的差距。

  (一)科學教育目標功利化

  基礎教育科學教育的目標是“提高全體學生的科學素養”,但這個目標在中小學已經嚴重窄小化。小學科學教育呈現明顯的弱勢,表現在課時少,已經少得可憐的課時還時常被占用;專職教師的比例小,有的學校甚至音樂教師上科學課;專用的科學實驗室少,儀器藥品缺乏。而中學的科學教育以應試為主要目標,考什么教什么,不考什么也就不教什么。如2008年江蘇的高考方案中,把物理、化學、生物地理等科學科目作為選考的科目,分數以等級計算而不計入總分,導致學校對這些科目的教學很不重視,高考中報考科學的人數急劇下降,各類奧賽中獲獎人數也急劇下降。而這種情形在2017年浙江的高考改革方案實施后同樣發生了。紙筆測試中由于很難考查學生的真實的實驗能力和實踐能力,導致在目前中學的科學教育中實驗、實踐教學功能弱化,視頻實驗、黑板實驗屢見不鮮,導致科學教育中“做”得很少。

  (二)科學教育對象精英化

  既然科學教育的目標是“培養科學素養”,面向所有人就顯得非常重要,科學教育不只是培養科學家的教育。但是,我們的科學教育在很大程度上表現出精英化傾向,千軍萬馬過獨木橋,重應試輕視對公民的科學素養教育,影響了全體公民的科學素養。

  地區的差異、經濟的發展以及職業、性別的不同造成科學教育的對象更呈現出精英化的態勢,當城市的孩子在學編程、人工智能時,農村的孩子關于自身健康知識的科普教育還遠遠沒有跟上。精英化教育導致地區之間、人群之間、性別之間科學教育的不均衡,不能做到為“每一個人的科學教育”。

  (三)科學教育內容片面化

  重視“雙基”(基礎知識和基本技能)是我國基礎教育的傳統。加之應試的過程中,知識是考核的最重要內容,因此,“課程過于注重知識傳授”,“課程結構過于強調學科本位、科目過多和缺乏整合”,“課程內容“難、繁、偏、舊和過于注重書本知識”,“課程實施過于強調接受學習、死記硬背、機械訓練”,“課程評價過分強調甄別與選拔的功能”,[3]目前情況雖有所改善,但科學教育中學習目標重視知識、學習過程強調記憶、學習內容脫離生活、學習結果用于解題、題海戰術訓練的現象依然普遍,這種見題不見人的高強度、枯燥訓練,導致學生最初對世界的好奇、對科學的興趣在題海中一天天減少。

  (四)科學教學方法形式化

  在各種各樣的展示課、優質課和比賽中,各種新型的課堂教學層出不窮:快樂學習、探究教學、翻轉課堂、STEM(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各種技術涌入學校,使學校、教室的形態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一切對科學教育的改革無疑是十分有益的。但也有不少教師在改革中只重形式,缺乏對科學本質的理解,使得有些科學課堂轟轟烈烈走過場,只有游戲,沒有思考,只有形式,沒有深入,特別缺乏的是給學生在真實情境中解決復雜問題的機會。中國科普研究所對我國學生的科學態度調查發現,學生的科學態度有虛高的成分,對于科學學科及一些主題的具體含義認識不夠深入。[4]許多學生表示他們參與了較多的科學活動,但是結果顯示深度不夠,并沒有獲取更多有價值的內容,更沒有圍繞具體問題形成更為深刻的認識。這種活動有余、思維不足,缺少思維容量的“虛假探究”,是無法發揮科學教育價值的。

  (五)科學教育資源分散化

  盡管科學教育的社會資源和學校資源都比較豐富,但利用率不高。以重慶三峽博物館為例,實行免費開放以后,博物館年均觀眾在160萬人左右,其中18歲以下的觀眾只有24萬人,占全部觀眾的15%左右。而作為學校團體預約的觀眾只有13次,約1萬人。這與國外中小學生是博物館的生力軍形成鮮明的對照。學校科學教育、家庭教育和社會教育的資源分散和資源割裂,導致大多數人把科學教育的場所限于學校,限于教室。科學教育環境的封閉,導致科學教育資源被浪費,科學資源的價值很難充分體現。

作者簡介

姓名:朱永新 王偉群 工作單位:蘇州大學新教育研究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