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育學 >> 教育學原理
Pdagogik學科辨析 ——五談教育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2020年01月29日 08:08 來源:《教育學報》2019年第6期 作者:陳桂生 字號
關鍵詞:Pdagogik;西方教育學;西學東漸;人類教育歷史的視野

內容摘要:把教育之學連同Pdagogik放在人類教育歷史視野中審視,探詢教育學的學科性質,教育基礎理論與教育實踐理論的分化,或有助對我國教育文化歷史的再認識,并端正教育學西學東漸中應有的態度。

關鍵詞:Pdagogik;西方教育學;西學東漸;人類教育歷史的視野

作者簡介:

  摘 要:德語Pdagogik,中文譯為教育學,并泛指西方教育學。在新舊時代交匯之際,有感于我國教育事業落后于時代,遂發生長達百年的西學東漸過程。Pdagogik究竟是什么學科,其中講的什么學問,,只能就其研究的對象做出判斷。問題在于Pdagogik本身先天不足,其建構過程又非一帆風順,研究對象亦多有變化。為此,把教育之學連同Pdagogik放在人類教育歷史視野中審視,探詢教育學的學科性質,教育基礎理論與教育實踐理論的分化,或有助對我國教育文化歷史的再認識,并端正教育學西學東漸中應有的態度。

  關鍵詞:Pdagogik;西方教育學;西學東漸;人類教育歷史的視野

  作者簡介:陳桂生(1933—),男,江蘇人,曾任華東師范大學教育學系教授,主要從事教育基礎理論研究。

  中圖分類號:G40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31298(2019)06-0003-04

  DOI:10.14082/j.cnki.16731298.2019.06.001

  德文Pdagogik,中文譯為教育學,泛指源于西方的教育學。至于它究竟是什么學科的名稱,研究什么學問,只能視其研究的對象而定。那么它究竟研究什么學問? 英語地區干脆以education取代Pdagogik,中文把education譯為教育,把Pdagogik譯為教育學。所以,為分辨Pdagogik的原義,只能先從education的原義談起。

  一、Pdagogik研究的對象

  education原為“引出”之義,表明它實際上是同教—學活動中“輸入”對舉的概念。在這個意義上,Pdagogik實際上屬于教—學活動之學。這不奇怪。由于西方理論界在很長時期關于教育同教—學活動之間區別與聯系的認識若明若暗,而以“引出”取代“輸入”,為變革教學活動的客觀需求,才使“引出”為Pdagogik研究的對象。除此之外,在德國,Pdagogik研究的對象,除erziehung(譯為“教育”)外,還有bildung(譯為“教養”)。英語地區雖然未把“教養”作為專業概念,其實現代教育興起之際,歐洲各國無不把培養“有教養的等級”后代作為Pdagogik題中應有之義。在這個意義上,Pdagogik也算是教養之學。

  如此說來,難道Pdagogik同教育無關么?其實不然。現代歐洲畢竟經歷稱之為“理性時代”的18世紀啟蒙運動,一般難以接受“輸入”性質的所謂“教育”,而致力于從兒童時期開始,培養獨立的人格。其中包括在教養基礎上形成理性的、自律的道德人格。這便是Pdagogik中的“教育”概念。總之,以教育(狹義)和教養為衡量教-學活動的價值標準,合為廣義“教育”,便成為Pdagogik中完善形態的研究對象。這在一度以凱洛夫《教育學》為代表的俄羅斯教育學中表達得更為清楚。其實,引出與輸入,理性與非理性,自律與他律,都是相對而言,不必視為排他性的概念。因為排他免得到他排的報應。所以實踐中的是非、對錯,只能因實際情況而定。

  二、教育學的學科性質

  18世紀與19世紀之交,在以自然科學為先例,把形而上學的實踐哲學改建為現代人文科學的潮流中,以赫爾巴特《普通教育學》為代表作的教育學領域首當其沖。有道是“由于各種錯綜復雜的社會關系,最初倒出現了一種引人注目的現象,教育學一時變成了主要學科,為其他科學之桂冠。因為當時其他學科的提高相應較慢。”[1]問題在于新興的教育學,實際上是什么性質的學科。

  赫爾巴特在《普通教育學》即將出版時,曾在哥廷根報紙上刊載自擬廣告。據稱該書為“從教育目的推論出來的教育原理”(其中教育為education的中文譯詞)。關于教育學的性質,作者自稱:“教育學作為一門科學,是以實踐哲學和心理學為基礎的。前者說明教育的目的,后者說明教育的途徑、手段與障礙;同時教育學希望盡可能嚴格地保持自身的概念,并進而培植出獨立的思想,從而可能成為研究范圍的中心,而不再像偏僻的、被占領的區域一樣受到外人治理。”[2]那么《普通教育學》究竟在什么意義上是教育的“科學”呢?

  按照以自然現象為研究的對象的實證-實驗科學的學術規范,每個事物的基本概念,是以大量同一事物(無例外)共有的本質屬性為概念的內涵,進而揭示事物發展的必然聯系,發現事物發展的內在規律。現代人文學科(如教育學)都是參照中世紀末期以來,尤其是17—18世紀流行的形而上學的實踐哲學,建構本學科的基本概念。即每個基本概念未必以事物的內在本質為其內涵,而是按照時代的需要,以該事物“應有的屬性”為基本假設,并以古代拉丁語或希臘語的某個語詞為詞根,建構表達基本假設的新詞。如此假設只要經過合乎邏輯的論證即可成立。若在論證中出現邏輯差錯,假設便不能成立。education便是以古代拉丁語educare為詞根建構的新詞,意為“引出”。其實,教—學活動從“輸入”到“引出”的轉變,是有待長期實踐中逐步解決的課題。“引出”作為“應然”的教—學活動的假設,實際上是一個價值觀念。唯其如此,在實證—實驗科學占優勢的學術氛圍中,教育學的“科學性”不能不受到質疑。如此質疑雖不無道理,而教育學是否應有這種“科學性”,卻是有待解決的問題。

  其實,實證—實驗科學本身旨在發現問題。雖可作為認知事物參考,其研究本身并不在于指導實踐。后來經歷從基礎科學到技術科學的轉化,進而從技術科學到工程科學的轉化,才逐步接近改造客觀事物的實踐。

  至于教育學和其他人文科學,其研究的對象至少不像自然科學研究對象那樣長期相對穩定,并且其中還存在人本身的能動性問題,故人文科學研究中對象的偶然性難以排除。通過研究才逐步發現人文科學的特點,即研究對象歷史性的演變中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排除偶然性,并顯示研究對象歷史事實演變的趨勢,在此基礎上把握價值變化的緣由。那么如此研究是否堪稱“科學”呢?其實“科學”有兩義,一為按照實證—實驗科學研究規范“求知”之義;一指合乎邏輯的系統的學問。盡管“科學”有兩義,實際上科學研究的基本規定大體上一致。即既以客觀事實為依據,對事物之間的關系又須進行合乎邏輯的論證。

作者簡介

姓名:陳桂生 工作單位:華東師范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