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關系學 >> 拉美聚焦
中拉關系的問題領域及其階段性特征 ———再議中國在拉美的軟實力構建
2020年01月23日 09:33 來源:《拉丁美洲研究》2019年第3期 作者:張凡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中拉關系研究框架應包含歷史、理論、問題領域和關系特征等幾方面的內容,中拉關系的問題領域則包括務實合作、政治、地緣政治、多邊和全球治理、發展互鑒和文明對話等6項,而在差異性與特異性以及綜合性與階段性的特征歸納中,最值得關注的是對中拉關系在不同歷史時期所面臨不同挑戰的考察。新時期中拉關系的一個重要特點和有待深入分析的課題是軟實力的地位和作用。20世紀國際關系和外交政策研究以及公共外交分析中有大量關于國際事務中各種權力樣態的探討,中國國際關系理論研究和中國近現代史研究也揭示了中國學者對于思想文化作用的情有獨鐘,以及這一現象背后中國傳統思想模式的深刻影響。中拉關系進入全方位合作的歷史階段后,軟實力的構建將愈發顯現其獨特的效應,既可發揮助力其他各領域合作順利開展的工具性作用,其本身也是文明對話和命運共同體的本質內涵。但有關軟實力的探討尚有若干未決問題值得進一步研究。 

  關鍵詞:軟實力;中拉關系;文明對話;命運共同體 

  作者簡介:張凡,中國社會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員,北京外國語大學客座教授。 

 

  本文在中拉關系研究概述的基礎上再度提出軟實力的問題,并通過外交政策目標、權力分析、公共外交等問題的討論,以及中國國際關系和中國近現代史研究中思想文化因素的定位,進一步探討軟實力的意義,同時以設問方式呈現若干與軟實力討論相關的議題。 

  一 中拉關系及其研究框架 

  (一) 中拉關系:歷史與理論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中國與拉美國家關系的發展已走過了近70年的歷程。對于這一段關系歷史的考察,可以運用不同的標準進行分期并作出相應的分析。例如,可以根據20世紀下半葉以來國際格局的變遷,來觀察中拉關系的演變,其中最突出的參量即根據冷戰時期和冷戰終結之后世界政治不同的歷史階段,了解中國及拉美相關國家對外政策和雙邊外交、經濟關系的發展。一些學者根據中國外交政策的歷史演變,特別是中國領導人的代際變化及其伴隨的戰略考慮,來考察中國對拉美國家關系在不同時期的不同特點。 

  以拉美國家在特定歷史時期的總體變化以及第三方(如美國)不同時期對中拉關系演變判斷的不同來觀察中拉關系,也是一種很獨特的視角。例如,從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拉美國家出口導向模式到20世紀中葉以后的進口替代模式,以及20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新自由主義改革模式一路走來的歷史軌跡中,來探討21世紀初期中國因素介入拉美對于該地區發展成敗得失的效應,以及拉美國家如何利用和強化與世界上最大兩個經濟體之間的聯系;或者著重分析拉美國家如何從20世紀八九十年代“別無選擇”地擁抱“華盛頓共識”,到21世紀初期由于欽羨中國成就甚至出現“我們都是中國人”這樣的表述;以及美國在面對中國在拉存在和影響增大時所表現出的“神經過敏”或“溫和節制”等不同態度。更多的研究則聚焦于中拉關系本身的歷史發展,根據不同階段的特征及其背后不同的驅動因素(如意識形態、政治、經濟等),來綜合考察中拉關系或特別強調某一因素在中拉關系發展中的突出作用。 

  就中拉關系史的研究而言,由于70年間大約每十年都會呈現出不同的特點,以每十年為一周期進行敘述和分析,不失為一種簡潔、方便的分期方法。例如,可以大致將20世紀50年代理解為民間外交時期,60年代為官方關系的突破和曲折發展時期,70年代為中美關系緩和以及中國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后的建交高潮時期,80年代為中國改革開放和對外政策調整后的穩步發展時期,90年代為冷戰終結之后的雙方相互借重時期,21世紀第一個十年為伴隨中國迅速崛起雙邊關系特別是經貿合作的迅猛發展時期,21世紀第二個十年則在世界經濟“新常態”和世界政治不確定性日益凸顯的大背景下雙邊關系進入“五位一體”的全面合作階段。對每個十年特點的概括,有些較容易達成共識,如20世紀50年代(民間外交)和21世紀第一個十年(迅猛發展),有些可能會由于論者的視角或關注點的差異而有所不同,如20世紀90年代和21世紀第二個十年。 

  20世紀40年代后期至70年代前期,中國領導人先后提出了兩個“中間地帶”理論和“三個世界”劃分戰略思想,成為中國世界認知和外交政策的基本出發點和理論基礎。“中間地帶”最初是指社會主義陣營和美國之間三種性質的國家,即擁有殖民地的帝國主義國家,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國家,以及不擁有殖民地的歐洲自由國家。后來,“中間地帶”則分為兩個部分,即亞、非、拉廣大經濟落后國家,和以歐洲為代表的帝國主義國家和發達資本主義國家。“三個世界”則是指美國、蘇聯兩個超級大國為第一世界,歐洲、日本、澳大利亞、加拿大等中間派為第二世界,亞、非、拉發展中國家為第三世界,中國屬于第三世界。中國與拉丁美洲國家的交往就是在這種理論和思想的指導下起步和不斷展開的。 

  在同一歷史時期,與拉美發展和國際關系密切相關的拉美“本土性”思想資源主要是結構主義和依附理論,基于對本地區“欠發達”狀況及其根源(國際結構)的認知,結構主義者試圖通過經濟結構變遷尋求出路,而依附論者則希望在政治上開辟一個新的方向(例如向社會主義過渡)。在對外關系中,與上述理論并行的政策主張就是發展中國家聯合推進國際經濟新秩序以及加強南南合作等訴求。20世紀末葉以來,隨著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經濟體的群體性崛起,南南合作再次成為建立更加公平國際秩序的一種途徑。與此同時,全球化進程中的新情況也觸發了對于依附理論的再思考,即全球化進程會在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地區產生不同的效應,除內部因素外,兩組國家在國際體系中的不同地位也是這些不同效應的重要原因,這種強調外部因素形塑作用的分析在一定程度上是向早期依附理論邏輯的回歸。對中拉關系而言,除南南合作主旋律外,基于中國和拉美在全球化進程中發展的不同結局,以及依此效應推論出的國際地位差異,中拉關系有時會被定格在南南、南北關系以外的第三種類型———“東南關系”(East-South),即依東南軸線重塑國際分工。

作者簡介

姓名:張凡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规则